第68章 巢穴

小说: 在修罗场求生[快穿] 作者: 茶与非鱼 更新时间:2020-03-26 11:10:35 字数:6616 阅读进度:66/69

虫族等级越高, 气味越难闻, 就像是Alpha与Alpha之间, 会讨厌彼此的信息素味道。

这群庞然大物的带翅膀的虫族越过顾灼头顶后, 留下的气味甚至盖过空气一般,顾灼刚一吸气就被熏得想要干呕, 她伸手抓着石头上支撑住身体, 细瘦的五指抓下来一大把的泥巴。

觉得手感有些怪的顾灼连忙缩回手, 她再次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她心中疑惑。

倒霉的时候她去新环境的情况都不大好, 偏偏在某些时候又是出奇的幸运,如果先前还能勉强解释是虫族不在这些测试区域,但眼前刚刚飞过去的那群庞然大物的飞虫又侧面证明并非如此。

这里大概率就是虫族的巢穴,毕竟十几、几十年被人工驯养, 想要在短短时间内繁衍出足够能摧毁黑尔斯防御系统的虫族数量, 是绝无可能的。

只能是虫族早早就将这里当做是巢穴,并且在这里偷偷繁衍。

虫兵是不会有这样的智商,这只能是黑尔斯学院的疏漏, 他们驯养了高级虫族——又或者是当初驯养虫族时,捕捉到高级虫族。

但是,如此大规模的虫族数量,在没有虫族女王的情况下, 又如何能繁衍得如此之快、如此之多呢?

总不能黑尔斯学院驯养虫族, 刚好把虫族女王也驯养在黑尔斯了吧?

如果真是这样, 那就不是驯养虫族, 而是饲养虫族女王了!黑尔斯自己为虫族提供源源不断的食物。

如果这次事件写进离世,黑尔斯绝对是千百万年的被世人所唾骂的存在。

空气中属于虫族的气味有些稀释了不少,又或者是顾灼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空气质量,她这会儿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想要干呕得厉害。

她将蛋拢在怀里,裹紧自己的外套,准备继续往前走。

她找不到方向,便低头亲了亲蛋壳,压低声音道:“现在该往哪儿走?你能找到霍莉和靳墨吗?”

她担心这里属于虫族的气味过于浓郁,导致蛋分辨不出情况,如果真到了这种情况,她就只能依靠自己去摸索前进的方向。

好在,蛋蛋并没有让她失望,它亲昵地蹭了蹭顾灼的脸颊,便抖动着用蛋尖的位置指出一个方向来。

在适应现在的天气和不顺畅的道路后,顾灼的速度又慢慢提升起来,她几乎都没怎么休息过,这会儿感觉身体都已经不属于自己的,双腿更是处于有些麻木的情况,顾灼悄悄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也不知道是走得太久、还是被冻住,大腿几乎都没什么知觉。

因为是浅橙到橙区,防御屏障比之前数量更多,也更坚固厚重一些,那些被深埋在地底下、最新材质的防御屏障全被虫族给从地底掘出来,就那么横七竖八地丢弃在地面上。

让顾灼想起在伊曼星,D区建造起的防御墙,也是像现在这样。

只是这些防御屏障断裂的地方更加锋利,顾灼身为Omega只能小心翼翼地从上面攀爬过去,又因为天黑她看不见的缘故,这样的行动速度大大减缓。

当顾灼踩在断裂的防御屏障时,她突然听到一声非常响亮和悠长的鸣声,她不知道这是虫族的讯号,还是别的什么,她只能听到周围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越来越靠近自己。

顾灼本来是将蛋挂在身上的,这会儿她顾不得其他,匆忙将蛋放回储物器,加快自己的手脚,从防御屏障上下来,由于时间太过紧急,她并没有越过这片防御屏障,而是躲在防御屏障的下方。

在她刚刚躲到下面后,就有生命体从她头顶上方的防御屏障“走”过,触脚踩在光滑的防御屏障时的哒哒哒声响,就像是踩在顾灼的神经线上,顾灼大气不敢出地瞪大眼睛望着上方。

借着微弱的月光,她看到月光投射在虫族躯壳上的反光,带着金属一般的冷光,这些大概是虫兵,它们并没有发现顾灼的存在。

似乎是另外接收到命令,它们脚步整齐划一地朝橙区外围出发,数量巨多,密密麻麻,大约整整十分钟以后,这些虫兵才彻底走完。

而防御屏障也被这些身体庞大、体重较重的虫兵压得即将破碎,大部分屏障上都出现蛛丝网状的情况,顾灼都不确信她再往上面走,会不会直接把屏障给踩碎。

又等了两分钟,确认再没有虫兵以后,顾灼才动了动她的手脚,发现已经冻得快要麻木。

储物器里察觉到她行动的蛋蛋便有些憋不住,不停滚动着想要出来,顾灼便将它拿出来,挂在自己的包里。

蛋里的幼崽大概是很会体贴人,感知到顾灼身体发冷,就不停让自己的蛋壳发热,顾灼都快要怀疑它是不是要把自己变成煎蛋,她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脸色有多难看,也难怪蛋蛋会这么担心。

冻得太久的结果就是,因为失去双腿知觉,她站起来都费了很大一番功夫,走路时也像是丧尸一般,难以控制自己的双腿,不得不伸手抓住防御屏障,才让自己没有跌倒在地。

也是这时顾灼才注意到,她的手不知何时被划伤,流出来的血直接将袖子都给染透,但又因为橙区的气温太低,这些血又很快凝住。

难怪她会感觉到越来越冷,偏偏除了蛋蛋她没有别的可取暖的东西。

她不抱什么希望地翻出通讯器,继续记录她深入橙区以后的遭遇:夜晚到达橙区,遇到虫兵往外围进发。

稍微写过几句,她看一眼通讯器上方的信号显示,依旧是无信号,就连电量也不大够,顾灼不敢再浪费电,直接将通讯器给关掉,丢回储物器当中。

“真是可怜你,被我给捡到了……”顾灼对着这颗蛋蛋喃喃自语起来。

人到了绝境,大概就需要用这样苦中作乐的心态,才能坚持走下去。

但像这种辨别不了方向、找不到人的情况下,顾灼只觉得心中越发绝望,她不知道霍莉和靳墨是不是也是这样。

尽管如此,顾灼深吸一口气后,还是继续往前走。

当她从防御屏障爬出来时,就被猛然吹过来的风吹得差点滚飞,还好她抓着屏障才没有被吹跑,以及扑面而来更加明显的虫族气味。

她先前已经适应得差不多虫族的味道了,这会儿却又臭了一点,顾灼甚至都要怀疑是不是虫族女王也在里面,她现在大概是已经站在巢穴上方了。

正想着,她忽然意识到什么,顾灼将自己的右手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血腥味虽然不重,但对于敏感的虫族来说,不可能会忽视掉她身上的这丁点血腥味。

就像是与她的思想连通一般,这股猛烈的风又突然停止,就像是巨人打了个喷嚏一样,风吹过就没了。

顾灼站在防御屏障上,周围的窸窣声并未消失,但是也看不到虫族。

顾灼将自己的袖子扯掉,从储物器里找出她先前在水源那里取的水,她直接蹲在屏障上,拧开瓶口对着她受伤的右手开始浇水,然后擦拭起来。

在遇到水以后,凝固的血液便又流动起来,血腥味也更加明显。

如果附近有虫族,在嗅到血腥味以后,大概是会直接扑过来,要么是咬断顾灼的喉咙,要么是将顾灼也给拖回虫族的巢穴。

手上的血迹逐渐洗掉以后,那道长长的伤口也就显露出来,露出那点泛白的伤口,顾灼疼得皱眉,她将瓶口拧紧扔回储物器,又随便找了纱布将伤口给裹好。

她没有忽略在处理伤口时,附近窸窣的声音变大的事实,她似乎还听到虫族的灼热的呼气声,就像是她在伊曼星更衣室时遇到的那只虫族一样。

当时的那只虫族一定是高级虫族,因为这只虫族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学会星际语言,这只有高级虫族才具有的能力。

顾灼的心高高悬吊起来,她不知道附近到底有多少虫族,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附近的高级虫族不会少就是。

就是不知道这些虫族为什么迟迟没有对她出手。

以及,这些虫族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她的?顾灼努力回忆,似乎是从她进入黑尔斯驯养虫族区域开始,除了刚开始还有虫族阻拦,到后续她基本上就是畅通无阻。

虫兵虽然没有思考能力,但这种基本的传达信息的意识应该是有的,不然高级虫族该如何去控制虫兵?

一想到这些虫族是故意让顾灼进入到这些区域,顾灼就觉得心里发毛,她不知道这些虫族为什么要这么做。

别看顾灼现在表面这么淡定平静,实际上内心早已慌得一批,她拿不准虫族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想着想着,顾灼就又将蛋蛋给放回储物器——她不知道这些凶残的虫族会不会放过一颗蛋,但至少在她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她希望尽可能地保护这颗蛋蛋。

她把蛋放进去以后,精神力摩挲着通讯器,最终是大着胆子将通讯器拿出来,迅速开机以后打字飞快地将眼前的情况给记录下来。

她不敢说话,因为早在伊曼她就已经知道,虫族是能很快掌握星际语言的,她怕自己说的话引起这些虫族的注意。

“……或许这些虫族还有别的想法,尽管不知道它们为什么要将我放进来。”顾灼将最后一行字打完以后,就面色如常地把通讯器放回储物器。

放进去的一瞬间,蛋蛋便有自己滚动出来,顾灼将其又放回去,但蛋又会自己出来,反复几次以后,顾灼也就没有再做这无谓的重复动作,她将蛋护在怀里。

周围粗重的呼吸和窸窣声渐弱,顾灼继续往先前的方向走,在蛋没有纠正方向的情况下,她也就没有换方向。

这会儿的温度她已经适应习惯,斟酌片刻后,顾灼从储物器里掏出小手电筒——她之前担心被发现,所以一直没敢用。

在她意识到她能活着到达这里,是虫族有意为之以后,她就开始试探起来,她想知道这些虫族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轻轻“啪”的一声,手电筒便投射出一道小小的光束,光束照在地面上的一块小石子上,顾灼正要抬脚将其踢开,这颗小石子便“动”起来,伸出自己的触脚,光速离开了原来的位置。

也不知道之前遇到过多少这样的“虫子”,顾灼抿唇,当做没看见地继续往前走。

有了光束的照亮下,顾灼走得要顺当很多,周围的窸窣声顾灼忍住了好奇心,没有用手电筒去照,她怕自己手电筒一移过去,看见的就是一个黑乎乎的虫族张着獠牙的模样。

看不见虽然可怕,但总比直面虫族的可怖面孔要好上许多。

被护在怀里的蛋似乎能察觉到顾灼的想法,竟转了个圈当做是安慰,顾灼心里又熨帖又觉得愧疚,毕竟是个小幼崽,却要跟着她受这些苦。

顾灼并不知道自己要走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霍莉和靳墨是不是还活着,她只能硬着头皮这样走秀时,她怕自己一想到这些就感到绝望,就怕自己走不下去,所以她只能不去想。

正当顾灼觉得大概是要走到天亮时,她看到一个非常巨大的洞穴入口。

这个洞穴直径大约是好几十米,像她之前看到的那种可以飞行的虫族一次性大概能并行飞进去好几只,而且这洞穴还不断传来虫族的气味,这明显就是虫族的巢穴。

顾灼还没有想到过自己会走到虫族巢穴中来,她只以为她会在巢穴外围找到霍莉和靳墨,因为她不觉得霍莉和靳墨能单枪匹马地闯进虫族巢穴深处。

结果没想到,一个Omega竟然误打误撞来到了虫族巢穴。

顾灼头皮发麻,她站在洞穴入口处,脚底仿佛生根再也无法往前靠进一步,而身后渐弱的窸窣声再次响起,并且像是要逼着顾灼往里面走一样。

但身后的虫族和眼前的虫族巢穴,是个正常人都知道不能进去,顾灼站着没动,她后背已经开始出汗,被风口的冷风一吹,湿透的衣服便直接贴在她的后背上,冷得她一哆嗦。

察觉到顾灼害怕和冷,蛋蛋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发热,把顾灼的手都差点烫到,倒是让顾灼回过神来,安慰地摸了摸蛋。

很快,身后的窸窣声消失,这里显得安静极了,就连洞穴入口都始终没有虫族出现,顾灼开始迟疑。

蛋蛋恰在此时动了动,似乎无声催促顾灼往里面走。

顾灼顿了一下,她轻声道:“你确定她们在里面吗?”

哪怕顾灼的声音已经放得很轻,但依旧是传来回声,顾灼赶紧闭上嘴巴,怀里的蛋却是十分肯定且急切地抖动起来,生怕顾灼反悔要掉头离开的样子。

顾灼盯着黑漆漆的洞穴入口深思,她又看一眼怀里通体漆黑的蛋,然后注意到蛋蛋表面的纹路似乎更加明显,变得剔透无比,仿佛能透过蛋壳看到里面的幼崽,似乎还有一道影子动了动。

估计这颗蛋快要孵化了。

顾灼一咬牙,硬着头皮往里面走,当她踩在洞穴入口时,一些黏液便粘在顾灼的鞋底上,每一次抬脚都像是踩在强力胶上,抬起来就会拉扯出一大段黏黏的东西。

她猜想这大概是虫族遗留下来的东西。

虫族女王在虫族当中非常重要,不管是虫兵还是高级虫族,基本上都是女王繁衍出来的,但高级虫族数量并不多,大部分还是依靠虫兵来完成各式各样的侵略和战争。

比起这些强悍的虫兵和高智商的虫族,虫族女王就显得脆皮许多,她自己就深深地藏在巢穴深处。

顾灼觉得虫族女王也并非没有任何智商,至少人家知道在黑尔斯橙区悄咪咪地繁衍,不然黑尔斯也不至于落到今天的这个地步。

如果说虫族攻陷黑尔斯,那么黑尔斯支持驯养虫族的人就占了一大半的功劳,虫族女王只需要繁衍就行。

这段洞穴的距离非常远,并且因为黏液的原因,顾灼走得也比较慢。

洞穴比较空荡的原因,随便一个虫族发出点声音,便能在洞穴里引起巨大的回声,导致顾灼走上几步就要胆战心惊地贴着洞穴内壁,直到那些声音都消失以后,才敢继续往前走。

就这样顾灼胆战心惊地走过一大段路,她觉得自己即将深入到虫族巢穴内部时,一阵轰隆隆巨响的振翅声再度传来,顾灼已经见到过一次,她几乎是立马就意识到这是什么声音——就是之前见过的飞行虫族。

她这里几乎避无可避,只能自欺欺人地紧贴着洞穴内壁,屏息仰头看着头顶飞过的虫族——

这些虫族又要“外出”,它们振动翅膀时引动洞穴内的气流,顾灼的头发都被吹得往上飘,她以为自己大概是要葬命于此,结果这些飞虫却是压根儿就没注意到她的存在。

一直到飞虫里的,顾灼还有些惊魂未定,好半天,她才找回身体的知觉。

真是奇怪,虫族不是据说对气味、尤其是AO的信息素味道特别敏感的吗?哪怕顾灼已经打了伪剂和喷了喷雾,但也不至于这么多的虫族没有一个发现她的异样吧?

就算真把她当Beta,那这么大一个活人在这里,虫族不也应该将她撕成碎片吗?

顾灼带着心中的疑惑和深深的不解,赶紧找缝隙将这些奇怪的现象给记录下来,当她把通讯器丢回储物器时,她突然意识到什么,她有了个大胆的猜测和试探。

接下来顾灼都没有再特意掩盖自己的存在感,她就是正常行走,听到洞穴传来的虫族声音,她也没有再躲避,而是继续往前,一直往前。

周围的窸窣声再次响起来,顾灼根本就没有理会。

到一大片虫兵从洞穴深处涌出来时,顾灼的心高高提起,她靠在墙壁,尽管她内心不断告诉自己这些虫族大概率是不会伤害自己,她还是害怕地闭上双眼,一直到这些虫兵速度奇快地从她身边掠过,甚至因为速度过快而带起一点微风,将她的碎发吹起来。

察觉到这些虫兵没有伤害自己,顾灼睁开眼睛,就见这些比人类还高数倍的虫兵从她身边“走”过,它们坚硬如金属般的身体外壳泛着冷光,黑色的眼睛没有任何的情感,也像是看不见顾灼一样。

这些虫兵在遇到顾灼,就像是被一把剪刀剪开幕布一般,遇到顾灼就分流开,一丁点的接触都没有,顾灼的周围直接出现一个真空地带,这些虫族哪怕互相拥挤到混乱都不会碰到顾灼一点点。

顾灼从一开始的害怕到惊疑不定,她站在原地看向已经“走”到洞穴入口的虫兵,她确信这些虫兵一定是发现了她,并且已经将信息反馈回给高级虫族,但这些虫族依旧没有撕碎她,或者是将她拖回巢穴。

顾灼看着虫族往外涌动,她回过头,迎着虫兵的兵流一直往巢穴内部走去。

这些虫兵很注意与她的距离,哪怕顾灼逆流而行,这些虫兵也会非常及时地躲开顾灼,给顾灼让开一条道路——这也足以证明这些虫族是知道她的存在。

她相信了,这就是虫族的刻意为之,就是想让她进去!

从星舰的事就能看出来它们对Omega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优待,也不可能因为轻视Omega就让顾灼随意在虫族的地盘来回乱跑,所以一定是有别的原因。

虽然不知道虫族为什么要这样做,或许是有陷阱等着顾灼,但她还是选择往里面走,而这些虫兵十分规律的行为也意味着虫族并没有遇到什么威胁。

没有威胁,就是正常的侵略和扩张,所以哪怕有一个Omega已经来到它们的巢穴,它们甚至都懒得针对。顾灼觉得她先前的想法过于简单,但又觉得自己似乎距离虫族的秘密也越来越近。

玄幻一点的想法就是,霍莉和靳墨已经控制住虫族的女王,以至于可以随意差遣虫族。

当然。

……也有可能霍莉和靳墨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