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五章聪明反被聪明误

小说: 醉入红楼 作者: 味道欢 更新时间:2019-07-10 05:21:56 字数:2151 阅读进度:764/770

却说贾赦进到贾母的屋子,贾母原本正在床上小憩,看到贾赦进来,眉头略微的皱了皱,因为迎春的事情,贾赦让贾母极为的不高兴。

贾母看了一眼贾赦说道“你这个大忙人,今天怎么会来到我这个老太婆这里?”

贾赦讪讪一笑道“母亲,孩儿看您不是正常的事情吗?再说今天孩儿实在是有事情需要母亲做主。”

“哦?”

“怪不得你会过来,原来是遇到困难了?莫非是又没钱了?整天让你多干正事,脑子里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可你就是不听。”贾母气愤道。

说实话,贾母拿自己这个大儿子真的没有办法,贾赦自来就是如此,花钱如流水,每个月自己的俸禄再加上家族给他补贴的钱,仍然不够他大手大脚的花。

谁知道这次贾赦并没有开口要钱,反而是跪在地上哭诉道“母亲孩儿实在是太憋屈了,今天您一定要为孩子做主,否则孩儿在这个家,真是没法待下去。”

看着贾赦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贾母怎么能够不心疼?虽说她平素不怎么喜欢这个大儿子,但毕竟也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今天见他如此的可怜,不由得心疼的说道“怎么啦?什么叫没有办法在这个家里待下去了?”

贾赦只是跪在地上,一句话也不再多说了,他自己心中十分清楚,若是现在就哭诉贾宝玉的事情,只怕反而会被自己的母亲责骂,因而他需要等到大家都来到才行。

贾母不住的问,但贾赦却一言不发。

这让贾母心中更加的纳闷,不知道自己这个大儿子到底怎么了?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贾珍,贾政,贾琏等一干自己的子孙后代都来了,见到他们来了,贾母更是纳闷“怎么回事?今天你们怎么都来了,莫非一起约定过吗?”

贾政等看了看贾赦说道“孩儿并不知道,是大哥叫我们来的。”

众人再次将目光转向贾赦,但看着他痛哭流涕的趴在地上,更是纳闷。

“母亲大哥到底怎么了?哭得如此伤心?”

贾母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一进来就是这样说是受到别人的欺负了,可是就他这种性格,谁敢去欺负他?谁敢去惹他?不惹别人已经算是够好的了。”

没过多大时候,贾宝玉也来了,看着周围的情景,贾宝玉心中有些数了,尤其是贾赦趴在地上痛哭流涕的模样,更是让他暗暗心中警惕。

难道他知道了孙绍祖的事情?可就算如此,不应该会闹得如此大呀,难道他真的豁出去了,一点脸面都不要了?

越想贾宝玉越觉得有可能,特别是在下一刻,迎春居然来了。

当看到迎春到来之后,贾母心中微微有些怒火,刚才她满脸摸不着头脑,可现在若是再不明白,就真成了糊涂虫了。

只怕自己这个大儿子是来针对宝玉的,对于贾宝玉在外面的所作所为,贾母也是有所耳闻,不过说实话,贾母心中还是赞同,这样既可以防止和贾赦发生冲突,也能够解决迎春的事情。

原本想着自己这个大儿子就算知道了,应该会忍下去,毕竟这都是为了他自己的女儿着想,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聚集了全家人要来这里质问贾宝玉。

想到这贾母更是厌恶的看了一眼贾赦,他这个大儿子着实的混账,不过当着家中所有人的面,他却不好直接说出来。

“怎么了?家中人都来了,你还趴在地上哭哭啼啼,这算什么样子,当着你儿子的面真的合适吗?”贾母说道。

贾赦瞧着人基本上都到齐了,顿时起身说道“母亲还请您为孩儿做主,孩儿费尽千辛万苦为自己的女儿定了一门极好的亲事,那家人族上还是爹爹的旧部,原本想着一切都很好,一切也都会很美满,可是偏偏因为那人得罪了宝玉,结果宝玉打上门去让人家退婚。”

“人家不肯,宝玉还每天前去找麻烦,如今弄的整个京城都知道了我们家这个事,若真是这样,我的女儿迎春以后还怎么出嫁呀?谁还敢去娶她?”

“宝玉,今个当着母亲的面,做大伯的恳求你放过孙绍祖一家吧!让你姐姐有一个好归宿,行吗?你要是真的看不惯伯伯,那伯伯今天就在这里,任你责罚了。”

贾赦这话不可谓不毒辣,在这个时代,一向只有长辈的教训晚辈,从来没有听说过长辈的,却向晚辈求情。

而贾赦这些话看似在像贾宝玉求情,实际上则是在埋汰贾宝玉,让贾宝玉无地自容,只要这事情传出去了,那贾宝玉的名声可真就臭了,不尊敬长辈,这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会被鄙视的,会被瞧不起的。

贾宝玉万万也没有想到贾赦居然会这样说话,并且还当着家中所有人的面这样说,此时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或者说该怎么开口。

贾珍,贾政等一干人,并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见贾赦如此说话,脸上也都不太好看。

贾政赶忙上前道“大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宝玉毕竟是你的子侄,他若是有什么事情做的不对,你直接打骂直接说出来就行了,何必用言语来伤人?若是传出去了,宝玉还要不要见人?”

贾政的心中也是满满的怒火,他不知道到底因为什么原因让贾赦如此对待贾宝玉,但他清楚,若是他不给自己的儿子结围,那可真的就麻烦了。

贾母也听不下去了,她略微有些生气的说道“你真以为你干的那些事没有人知道吗?咱们家是什么样的家庭?你要是缺钱了,去哪里要不到?何至于将自己的女儿给卖?”

“那姓孙的到底是什么人?你难道不清楚吗?还是真当我们老眼昏花,什么都不知道了?你还有脸来这里找宝玉的麻烦,你真的不觉得丢人吗?”

贾母这话说的更厉害了,简直就是在训斥着贾赦,而其余的众人更是在这当口根本插不进去嘴,只是静静的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