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辟邪

小说: 诸天:开局亿点天赋 作者: 馒头和包子 更新时间:2022-05-12 字数:2358 阅读进度:9/48

“你的短剑轻灵为主,剑招朴实,很不错,可这套剑法也只能算是上乘,谈不上绝顶。”

小院内,张涛在指点任盈盈武功,“我现在教你一套剑法。”

说完,张涛伸手接过任盈盈手中短剑,然后身形快速挪移,短剑随着身形的挪移如同旋转的陀螺一般在手中转动。

剑招并不深奥,可招式连贯,极快,而且剑影仿佛无穷无尽,旁人恐怕还没捕捉到真正的剑身在何方,便已经被砍了。

“这是什么剑法?”

张涛收剑,任盈盈双眸中还回放着刚刚那绝伦剑法,久久不能回神。

“这是辟邪剑法,不过和原版不同,我结合你刚刚展现的剑法,给你改良了一下。”张涛笑道,“这剑法的内气运转很关键,否则剑在手中,你很难掌控那若即若离的感觉。”

“辟邪剑法?”

听到张涛的话,任盈盈微微一怔,“所以你真的得到了辟邪剑法?你的剑法如此厉害,难道就是因为辟邪剑法?”

“我剑法厉害,只是因为我本人厉害,至于辟邪剑法....”

张涛突然一声轻笑,“平之,进来,把你们林家的辟邪剑法给你师娘看看。”

张涛去福州,第一件事就是拿了辟邪剑法。

自然也是修炼了,不过他的修炼只是借鉴,以自身亿点天赋点借鉴改版,纵然不自宫,这剑法也绝不逊色原版。

“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看着林平之递过来的袈裟,任盈盈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中充斥着震惊。

这辟邪剑法,竟然是这种害人的东西?

“师娘,这辟邪剑法常人不能修炼,不过师父改造了一下,威力更强。”林平之轻声说道。

“为什么还留着这东西?”

任盈盈相信林平之的话,身旁的男人绝对没修炼,毕竟,太监是不会时刻想着把自己弄上床。

“正常人自然用不上这东西,可这江湖,总有些人想要不正常,比如那个岳不群。”张涛笑道,“说实话,我还是挺想看看岳姐姐重出江湖呢!”

“你这是什么见鬼的癖好?”

白了一眼张涛,任盈盈撇了撇嘴,不再看袈裟上面的剑法,而是按照张涛所教开始在院子中演练剑法。

“盈盈,你也喜欢我,是吧?”

任盈盈在练剑,张涛坐在一旁指点,一边指点,一边聊天。

“呵呵!”任盈盈只用两个字回应。

“搂也搂了,抱也抱了,亲也亲了,咱们江湖儿女不拘小节,要不咱们今晚就洞房?”张涛尝试劝说任盈盈放弃最后的抵抗。

“你可以用强。”任盈盈的回答很生猛。

“那没意思,床笫之间的事,两情相悦的缠绵才是至高,为夫又不是田伯光那等下流货色。”张涛从来都不否认自己好色,可是他好色却并不会用强。

不心甘情愿,和木头一样,没意思。

“我出去练剑!”

深吸口气,任盈盈毕竟是姑娘家,纵然江湖儿女,也没豪情到和张涛讲荤段子的程度。

“别走!”

一把拉住就要离开的任盈盈,张涛一脸无奈道,“你继续留在这里练剑,我不说这些就是了。”

“听说你和蓝凤凰很熟?”张涛遵守承诺,将话题突然转到了蓝凤凰身上。

“她漂亮吗?”

“很漂亮,应该很对你这色鬼的口味。”任盈盈冷声说道,心理很不爽,想要反手砍死旁边的男人。

“那你觉得她会介意自己男人有好多个妻子吗?”张涛再问。

嗖!

话音刚落,任盈盈剑光一闪,直接就冲着张涛砍来,“一个人单独练剑没意思,效率太慢,你和我陪练!”

“也好。”

张涛拔出自己的长剑,给任盈盈喂招。

“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剑光碰撞间,张涛问道。

手中短剑极速旋转,怒气之中,反而忘却了杂念,手中之剑格外专注,若即若离,掌握了关键,“她不会介意,不过她一身毒蛇毒虫会很介意。”

“那还是算了吧。”撇了撇嘴,张涛不喜欢毒蛇毒虫,当然,白娘子除外。

“那她有让人百毒不侵的能力吗?”

话锋突变,张涛说起了别的。

“百毒不侵?没听过,你要干嘛?”任盈盈剑光不减,继续猛攻。

“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挨刀还好说,皮肉伤早晚能好,可最怕下毒,就比如你们日月神教的三尸脑神丹,所以,你懂?”张涛倒也不避讳自己的想法,直言说道。

“我曾听蓝凤凰说过,金蚕蛊可吞噬万毒。”任盈盈剑光一缓,手中若即若离的短剑失控,差点掉落在地,不过被张涛长剑一挑,又回到了手心里。

“金蚕蛊吗?”

摸了摸下巴,张涛轻声道,“你帮我联系蓝凤凰,我想要问问其中的关键。”

“好!”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就我爹?”相比蓝凤凰,任盈盈更想要快点把自己父亲救出来。

“你一直拖着,难不成是故意骗我,其实你根本不知道我父亲被关在何处!”

“之前已经和你说过了,一年之后。”张涛淡淡道,“你爹残暴成性,把他救出来后我得有足够的实力镇压,否则很容易闹出乱摊子的。”

一年的时间,足够自己的武功更上一层楼,镇压天下。

对于自己的武功,张涛自信很强,剑法无敌,可是自己有短板。

剑法虽强,内力不足,最起码相比任我行这类绝顶,内力是不足的。

“你胡说!”

“我爹才不是残暴成性。”

听到张涛如此评价自己父亲,任盈盈不乐意。

“是与不是,你内心应该有答案。”张涛笑了笑,没有辩解。

在日月神教这么多年,教中人对任我行的评价相信任盈盈还是很清楚的。

“好了,别说这些了,你赶紧练剑,希望等到达嵩山的时候,你的剑法能够大成。”打断了这个话题,张涛让任盈盈继续练剑。

“你觉得自己能够胜过左冷禅?”任盈盈看向张涛。

左冷禅,成名多年的高手,整个江湖,除了东方不败,就没有人敢说一定能够胜过他。

“不好说,不过问题不太大。”笑了笑,张涛道,“而且,咱们放缓步伐,距离到达嵩山可还有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足够我变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