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情况

小说: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 作者: 之言 更新时间:2019-06-25 18:13:47 字数:2151 阅读进度:409/542

第四百一十一章情况

他没听懂,一脸疑惑的表情。“你的意思是,我们一直都是误会了章久林,那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他再次回想了一下之后,突然感觉想到了什么,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江婉白。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心机太重。

“呵呵,战晟茗你有的时候的确很聪明,但是有的时候,笨的就像是一头猪一样。奈何,你还真就有一个爱你还要聪明的老妈。你应该跟你妈好好学习一下,她可是非常清楚如何毁了别人的一辈子,然后抬高自己的地位。”说完,她就看到了战晟茗那张脸上精彩的表情。

他诧异的看着江婉白,他知道啊,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一切跟自己的母亲都有关系。她本来就知道是她跟章久林一起串通害了江婉白,只不过,他自己忘了而已。他怎么什么都忘记了自己就像是个傻子一样

战晟茗收回看着江婉白的视线,叹了一口气“燕儿,对不起,是我”

“战晟茗,有的时候对于一个受害者,选择原谅就已经是最大的宽容了。因为无论我们做什么,都没有办法拯救那些已经变得肮脏嗯灵魂。你母亲在章久林入狱的时候,将自己撇的干干净净,你觉得现在章久林出来了,真的会那么轻易的就原谅她么”江婉白看着战晟茗,认真的说着,可是她不知道,现在无论她说什么,现在在战晟茗的心里,还是她紧紧的揪着这些事情不放,所以才会提起这些事情。

他皱着眉头,看起来像是为难,其实不过是在觉得厌烦而已,毕竟他现在对于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没有任何的信任。“燕儿,你想多了。你没有看到章久林,她现在真的已经悔改了,真的不一样了。而且,我们现在已经结婚了,她再也不会对我们有任何的威胁了。”他尽量让江婉白不要想的那么复杂,也知道,她现在怀孕,会多想也是应该的。

不过,他其实什么都不知道。现在面前的女人对他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他已经将所有的心思全部都放在了别的女人身上,根本没有那个心思去了解,江婉白现在到底在想什么。他不喜欢那个搬弄是非的江婉白。

“如果我这么说,你觉得我是在多想的话,那么战晟茗,你就当做我是在多想好了。可是我现在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你。我再也不想跟燕林家族有任何的关系,我也再也不想跟章久林,你的母亲,还有章伯父有任何的瓜葛。尤其是你,我对你们充满欲望的人生感觉到恶心,你们可以继续你们的为所欲为,但是,不要把我也放进你们嗯生活里面”她说着,那双绝望的眼睛里面,再也没有战晟茗的身影了。

她说完了之后,打开车门走了出去。然后转身,直接上了另外一辆黑色的轿车。保镖,是她自己安排的,现在的战晟茗已经不是她当初认识的那个阳光男孩了,她现在也不能保证,为了别人,战晟茗会对自己做出什么别的事情来。

他们两个人,就是天空和大海,看起来紧密的连接在一起,可是到底,还有这天大的距离。曾经美好的回忆,或许会在某一天,成为人生的羁绊。可是,我们应该记住,人生的道路是永远不能后退的,一直沉浸在曾经,只会让我们痛苦的看着周围所有拥有的东西,逐渐离我们远去。

孤独,仿佛一下子世界上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而他们两个人,却分隔了天涯,说不定,再也找不到对方了。明明,两个人之间只相隔了不到几公分的距离,可是这样短短的,不足为惧的距离里面,却夹杂着好几个人。可是,那是别人的人生,他现在毁掉了自己的人生,来成全一个他甚至都不知道这样做是否能够拯救她的一个人。

心,就像是被撕裂了一般,背道而驰的两个人似乎都在无比的痛苦着。明明都这么痛苦,为何就不能放下所有的一切,来紧紧的握住对方的手么不行了,他们再也回不到以前了。

“阿茗,我爸叫你来我家吃饭,你现在,有时间么”她的声音听上去还是有点虚弱,不过现在跟今天早晨的时候比起来,已经好多了。章久林喜欢现在的生活,她没有办法对战晟茗做出任何的补偿,只想要用尽自己的力量,来爱着他。

一整夜没睡,房间里面弥漫着烟草的味道,烟灰缸里面满满的都是被按的畸形的烟头,他听着,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我晚上回去。”沧桑的声音,他看起来异常的疲惫,可是想到江婉白,他却突然感觉累了“算了,我还是不去了。”

章久林诧异的皱了皱眉头,“为什么不来了你是不是生病了要不然等下,我过去看看你吧”章久林说着,口气里面满满的都是担心。她知道,现在的战晟茗心情肯定不好,如果这个时候自己出现,会不会好一些

可是,他现在脑海中想着的人,一定是江婉白,如果自己现在去了,也不能让他改变什么。她不想做江婉白的替代品,还是等到他放下这些事情之后,自己再出现在他面前好了。“好了,乐,你不要说了。我明白。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你不要担心我。我现在很好,你应该认真的解决剩下的事情。”

章久林这么善解人意,战晟茗就忍不住的想到那个咄咄逼人的江婉白,如果她也能像章久林这样,该有多好,可是无奈,自己还偏偏就是喜欢她那个样子。他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里面就全部都是江婉白的影子,怎么忘都忘不掉。他沉浸在回忆里面,身体却还停留在原地,他无能为力,对于江婉白,他突然感觉自己没用的就像是个废物一样,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来挽回她了。

“行,那帮我告诉伯父一声。”说完,他便自顾自的挂断了电话。坐在沙发上的身体,呈现出了一种非常奇怪的样子。然后就开始看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不过,很快,他的安静再一次被一种声音打破。这一次,是敲门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