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我们回家

小说: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 作者: 之言 更新时间:2019-06-25 18:10:05 字数:2066 阅读进度:268/542

第二百七十章我们回家

看到她有些委屈的样子心底莫名的柔软起来,语气也变得温柔,“怎么不说话了”

江婉白眼睛一下子有些微红,鼻头微酸,看着他摇摇头。

战晟霆一下子就看出她的情绪有些不对劲,正视着她语气变得严肃起来问道“到底怎么了小白,你发生什么事儿了”

“没事儿。”江婉白摇摇头,看见周围不但他盯着自己,就连路过的人都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

听她这样说,仔细看了一眼她的表情,战晟霆轻声说道“有什么事儿就给我说,不要憋在心里,我一直都在的。”不但是以前,以后也会一直在她身边。

江婉白被战晟霆带到了医院门口等着,她偷偷看了一眼站在自己旁边的男人,有些伤心得不能自已。没过一会儿,一辆车停在了他们面前,正是战晟霆叫人来的。她随着战晟霆上了车,疑惑地问道“我们这是去哪儿”

正在看手机的战晟霆这才突然想起她再一次失忆了,笑着说道“我们回家。”

“家”这个词对于失忆的江婉白来说似乎很是陌生,她口中喃喃念叨两声,疑惑地看向车外的景象。她的家在哪里

“小白,到了我再叫你,你要是困了就休息一下吧。”他能感受到她的情绪有些不对劲,到底怎么了江婉白不说他也只能在心里暗自着急。

江婉白突然回头看向他,有些迟疑的开口问道“我们一起回去,”回家这个词她在知道对方有家室的情况下怎么都说不出口,“没有关系吗我是说你的家人,没有关系吗还是在外面的房子”

她的这一番话倒是把战晟霆整得有点懵,这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

“小白,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他皱着眉头,生怕她有什么问题。

他的神情带着疑惑和不解,让江婉白瞬间觉得有些难以开口继续说下去,迟疑了半晌才再次开口说道“我是说,你的夫人和孩子不介意我的存在”

“我虽然是对你有好感,可是我不能,不能破坏别人的家庭”

说着说着江婉白忍不住红了眼眶,。

什么“这话是什么意思”战晟霆挑眉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江婉白叹口气,决定把自己从护士那里听到的那番言论给他说了一遍,惹得战晟霆有些哭笑不得的感叹,心底却蔓延出一股温暖感动,原来就算是她失忆了还是会和自己相爱。

“小白,你啊,就算是失忆了还想那么多子虚乌有的事情来。当然我的老婆孩子不会介意啊,你就是我老婆。”他伸手敲了敲她的额头有些无奈的解释道。

江婉白是真的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最开始知道他有老婆孩子却对自己温柔以待,细心呵护的时候她心里虽说很是酸涩,可是却对他的为人有些不满的,风流的男人总是薄情,没想到

果然看到江婉白一脸震惊不敢置信的模样,战晟霆就知道她误会自己大发了。

“哎,你这傻子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你不知道来问我本人随便听到一点消息就被人骗了。”

江婉白听他说完之后心底的那些酸涩难过一瞬间变成了巨大的惊喜。

“我们结婚了,合法的婚姻关系,不用担心这个。而且我们的孩子烁瑜现在还被人关着,不知道在哪里,不过小白你放心我相信很快就能把孩子救出来了。”战晟霆看着快要到了的路途,继续说道“还有陈束染,你要注意那个人,以后千万不要单独去见他,就是他把你带走的。”

江婉白自然是知道这些,她对陈束染心里有些畏惧,听到他的名字都有些毛骨悚然,怎么可能会去单独见他。回忆起自己在别墅里的那段时间,江婉白想了想还是决定先不告诉战晟霆,免得他担心。

“到了,小白下来吧。”战晟霆打开车门朝着她伸出手。

江婉白看了一圈周围的环境,把手放进他手心里下了车,“这是哪儿啊我们住的地方”

眼前的别墅看起来优雅静致,蓝墙白瓦相得益彰,林间小道直通客厅大门,旁边几支小道似乎通向花园。江婉白看了一眼就喜欢上了,有些惊喜的转头看着战晟霆。

“我带你进去看看你就知道了。”战晟霆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一个反手就扣着她的手推开铁门进去了。江婉白看着他很熟悉的走了进去,跟着他有些心安下来。

随着客厅门的打开,里面走出来一个夫人,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江婉白。

“言之,快来快来啊,婉白回来了”陈紫菱两眼红通通的看着江婉白,忍不住上前一把抱住她,嘴里直呼道“婉白,婉白,你可终于回来了谢天谢地”

江婉白看了站在旁边看着自己的战晟霆,眨眨眼睛对他笑了一下,心里清楚这肯定是自己的妈妈了。

随后大步走出来的一个男人成熟稳重,头发有些斑白,可是精神很好,江婉白笑着对他点点头,自然的开口喊道“爸。”

战晟霆听到这声呼唤仔细看了江婉白一眼,带着些许惊喜,“小白,你怎么”

江婉白朝着他摇摇头,退出陈紫菱的怀抱,说道“我失忆了,爸妈。”

江言之脸上欣喜的表情一僵,有些担心的问道“怎么又失忆了去医院检查了吗,医生怎么说”

江婉白被陈紫菱拥着走进去,感受到家人对自己的宠爱,突然觉得自己遭受的那一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接下来江婉白被陈紫菱拉着喝了好多补汤,听着战晟霆讲对江婉白的经历,一时间有些唏嘘不已,就连江言之对陈束染最后一丝的恻隐之心都消散了。

江婉白是他和陈紫菱唯一的女儿,他不容许她出一点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