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失落感

小说: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 作者: 之言 更新时间:2019-06-25 18:10:04 字数:2183 阅读进度:267/542

第二百六十九章失落感

夜晚正在降临。远处的太阳渐渐消失在高大的树木之间,不一会儿橘黄色的光浮现在远处的天际,层层的火烧云灿烂又绚丽的出现。江婉白盯着那天际移不开视线,战晟霆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

悄无声息的身边坐了一个人,江婉白心一跳忍不住去看,就看到正对着自己笑的战晟霆。她躲避他的眼神,有些坐立难安。

战晟霆看了一眼已经黑下来的天空没注意到她的这细微反应,“小白,我们进去吧。还有两天就可以出院了。到时候我送你回家,什么都不用担心,失忆会慢慢好起来的。”

江婉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干脆什么都不说点点头率先站了起来,心里却轻轻对着他说了一声谢谢。战晟霆随着她站起来回了病房。

第二天一早她醒来的时候先是装作不经意的扫视了一边房间,没看到战晟霆影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难受。她忽略掉那种感受,看见了桌子上摆着的牛奶和粥。

这几日都是他在照顾自己,江婉白心里感动之余又生出来一些其他的感觉,她不想去过多的探讨猜测,可是心里怎么都做不到。

每天早晨和下午都有两瓶点滴,大多数时间江婉白都是待在病房里不出去。

趁着护士来给自己换点滴的时候,她忍不住开口问道“战晟霆呢”

护士惊讶的看了她一眼,随即又恍然大悟的表情让江婉白心生疑惑。

给她换好之后笑着说道“首长好似出去了。您放心我们会按照首长的吩咐给您送来需要的一切的,有事儿尽管叫我们。”

江婉白再次听到这个称呼有些疑惑地问道“他是首长”

护士更加惊讶的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对呀,战首长。您不知道”

想到自己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她诚恳的点点头,颇有些不好意思。

护士没想到这个被保护起来的女人竟然什么都不知道,有些感叹的说道“战首长不但是首长,还是战家三少呢。据说和他的夫人很相爱呢,夫人为她生了一个孩子,自此感情更好了。可是听说夫人和孩子都”

江婉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听孩子怎么了,外面传来敲门声,“小姐,点滴换好了吗”

护士的声音戛然而止,看了一眼时间,匆匆的说了一句“竟然忘了有时间。我先走了,您好好休息。”然后离开。

江婉白有些懊恼的朝外面看了一眼,这才想起每个进来换药的护士或者医生都有时间规定,还是战晟霆最初当着自己的面下的命令。

不过护士的话让江婉白一瞬间觉得心头蒙上一层冰霜,那才升起的一点感觉慢慢冷凝在心头。战晟霆竟然已经有妻子和孩子了,而且还很恩爱。她怎么能升起那样的念头来

江婉白这一刻才觉得自己似乎是对战晟霆的不只是好感,或许算是喜欢了吧。

喜欢他这几天几夜的温柔对待,喜欢他随时都在关心自己。可是这一切都只是她的感觉,他原来是有家庭的人。或许他来照顾自己是因为某种原因,而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护士走出去之后仔细想了想刚才江婉白问自己的事情,有些不可思议的回头看了一眼病房。这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怎么会不认识战首长那战首长既然有了妻子和儿子怎么还和这个女人牵扯在一起,难道说是在外面养的不过这个女人看起来真的很熟悉,在哪里看到过的呢

最后一天的时候战晟霆还没回来,只是让人给江婉白说今天输液完了之后在医院再等他一会儿,他会很快赶来的。江婉白听了之后心里有些酸涩。

护士又来给江婉白换点滴了,这次她什么都没说,临走的时候仔细看了一眼闭着眼睛的江婉白。等出了病房之后她突然灵光一闪,拿出手机百度输进去战晟霆妻子三个字。结果跳出来后她一眼就看到了一些照片。

捂着嘴不敢置信的点开,果然是是江婉白,战晟霆的老婆,战夫人,江氏集团大小姐,唯一继承人果然她说怎么这么熟悉呢,原来就是首长的正牌夫人。

想到自己和江婉白说的那番话,心里一个咯噔,难道她失忆了

江婉白躺在床上病恹恹的,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

她该怎么办呢

战晟霆终于放下了手中的那一叠文件,急匆匆的捞起衣服就往医院赶。江婉白应该下午四点出院,可是现在都已经五点多了,不知道她有没有在等自己,心中不自觉的充斥着一点小期待。

就在战晟霆火急火燎的赶来,却没看到房间里的女人,心中的失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一想到陈束染或许还在周围就忍不住心急,“人呢去哪儿了”

门口的两个保镖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忍不住说道“小姐出院了。她说您在外面等她,所以我们就”

战晟霆恼怒的说道“所以你们就让她出去了没派人跟着她走了多久了”

边说着边朝着门口跑去,一个保镖跟着他跑起来,边跑边说道“走了五分钟左右。”

战晟霆一听冲他摆摆手,那保镖立刻停下来看着他跑远。

江婉白换了自己本来穿着的那一套衣服走出了医院。她看着陌生的地点,人来人往的路道突然不知道该去哪里。

如果有他在自己身边该多好

战晟霆追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她正站在路口准备过马路,他边朝着她跑去边吼道“江婉白”

江婉白觉得自己似乎出现了幻听,她脚步顿了一下继续朝前面走去。这是一双手突然拉住了她。

心脏突然砰砰跳了起来,她缓缓转过头就看到熟悉的面孔。

战晟霆无视旁边看过来的视线,大力拉着她往回走,“你怎么不等我自己就走了、这是想去哪儿你知道你可以去哪儿吗”

稍显严厉的语气让江婉白听起来不但没觉得委屈反而心间泛起甜蜜,她愣愣的被拉着朝前面走,一句话也不说的低着头承受着他的抱怨。

似乎感受到了她的安静,战晟霆转过头看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