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无止尽的黑暗

小说: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 作者: 之言 更新时间:2019-06-25 18:10:02 字数:2289 阅读进度:264/542

第二百六十六章无止尽的黑暗

他慢慢的伸出手。江婉白惊恐的看着他,混身止不住颤抖起来。

谁来救救她

陈束染似乎觉得这样很好玩,不停的刺激着江婉白的心里,让她忍不住想要昏厥过去。

就在江婉白快要绝望的时候,陈束染突然凑近她耳边轻声温柔的说道“白儿,我们一起睡吧。你不愿意吗”

眼底带着一丝极深的恐惧,江婉白迫不及待的摇摇头,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成串成串的滴落。

陈束染眼里闪过一丝暴虐,他手慢慢撩开她短袖衬衫的衣摆,磨蹭着她的肌肤。江婉白混身的战栗加剧,乞求的看向他直摇头。

陈束染不管她的反应,把她的衬衫扣子从下面一颗颗解开,江婉白的神情慢慢变得绝望起来,她转头看向外面黑暗的天空,就像她此刻的心情一样,无尽的黑暗充斥着她的内心。

衬衫散开,里面一件背心衬得江婉白身材更好。陈束染一览无遗的把这美色看进眼里,他的手慢慢往上移,眼神却时刻注意着江婉白的表情变化。

就在江婉白绝望的闭上眼睛的时候,陈束染突然停下来所有动作,把她轻柔的抱紧,温声细语呢喃道“白儿,我们睡觉吧。”说完靠在她身上闭上了眼睛。

江婉白心里又惊又喜,不知道他的意思是不是她所期待的那样,憋着气看着紧闭着眼睛靠在自己身上的陈束染。

等得她差点呼吸不过来,张大嘴大口大口的呼吸,陈束染什么反应都没有,好似睡了过去。江婉白不敢乱动,万一吵醒他再做些什么该怎么办

她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心里还残留着惊恐不安,最后怎样都睡不着。

第二天一大早江婉白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看陈束染在哪里。

她没看到陈束染,却看到自己的那件衬衫被人脱了下来换了一件新,虽然还是昨晚的那个姿态,可是最让她松了一口气的就是她和陈束染发生什么事儿

江婉白动了动已经僵住的双手和双腿,可是根本没用,绳子绷的很紧,她完全没有翻身动弹的机会。

就这样保持这个姿势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陈束染终于来了。

江婉白看见他来身体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一种恐惧从脚底直冒上心头,她努力让自己不显得那么害怕。

初秋的阳光不刺眼的从窗户照射进来,江婉白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却莫名的开始胆颤心惊起来。

这家伙不会是还想对自己做什么事儿吧

他进来看了一眼,确定江婉白醒了之后又转身出去了。江婉白看见他出去还松了一口气,可是看见他又返回来,心里暗骂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陈束染这次进来的时候不但人进来了,手上还拿着一些东西,江婉白最开始没看清,可是随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近,看清之后瞳孔狠狠一缩睁大了眼珠,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陈束染笑着看了看她,“白儿,这是专门为你准备,我先把你嘴上的胶带撕开。”

江婉白摇摇头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他要怎么对自己

他拿进来的东西正是小皮鞭,江婉白一眼就看出他想对自己干什么,撕开胶布后顾不得自己脸上的疼痛,大声喊道“不要不要这样对我我求求你了”

陈束染残忍的看了她一眼,摇摇头语气温柔的说道“这可不行啊白儿你试试,肯定会爱上这种感觉的。”

“鬼才喜欢你自己怎么不试试滚,给我滚”江婉白从来没有这样迫切想要一个人来救自己,她一定不能再和他待在一起,她会疯的。

陈束染不顾江婉白骂声,一鞭子甩在她身上,只看到细腻白皙的皮肤上瞬间出现一条红印子,陈束染似乎是红了眼,紧接着又甩了一鞭子。

江婉白心里恐惧,却没感受到鞭子甩下来的疼痛,一股麻麻的感觉直奔大脑。

就在陈束染想要继续的时候,一个电话拯救了江婉白。

她只看到陈束染拿着手机到一旁接通了电话,没过多久回来看了她一眼急匆匆的离开。

江婉白瞬间松了口气,她安慰自己平复下心情后仔细观察着周围可以帮助自己的东西。

可是她看了一圈,虽然是有一把水果刀能割断绳子,可是她现在完全没办法拿到啊。

晚上陈束染才回来,一回来就直奔江婉白的房间。

江婉白的手脚被绑得已经没有知觉了,她痛得昏睡过去。陈束染看到她手脚已经淤青的痕迹,眼里闪过一丝温柔,最后还是把绳子解开了。

这些所有的方法都是那女人给他说的,陈束染本不想这样对她,可是一看到她厌恶自己的表情就受不了体内的暴虐因素。

摧毁一个女人的心真的需要这样虐待她吗他上床抱着她睡了过去。

江婉白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依旧没人,可是她最感到惊讶的就是自己手脚被松开了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大大的机会。

陈束染折磨她的那些办法太让她恐惧了,江婉白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她得赶紧逃出去。

这座别墅似乎位于山上的别墅群,这么多天江婉白都没看到过多少人,或许陈束染带她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江婉白站起来走到窗户边看着外面的马路,她顺着马路延伸出去,可是看不到多少,可是这条马路肯定能出去。

她怎样才能逃过这别墅里的摄像头和门口不远处守着的那几个人呢

就在她暗中计划的时候,陈束染推开门直接走了进来。

江婉白在他开门的那一刻就大步跑回去坐在床上背对着门口了。

她没听到陈束染的声音,就连脚步声都没有听到,江婉白不知道对方在干什么,硬是忍住不回头去看他。心里是对他的巨大恐惧。

“吃饭吧。”隔了半晌,陈束染的话从她身后传来,把江婉白吓了一跳。

她转过身,一脸绝望又可怜的样子让陈束染有一瞬间的僵硬。

沉默在他们之间蔓延,江婉白连看都不看他一眼,端起面前的饭菜大口吃了起来。这是陈束染第一次看见她如此狼狈的吃饭,这也是江婉白第一次不顾形象的吃饭。

她得吃饱了想办法逃出去,这么多天了没有人来救自己,恐怕以后也没有人来救自己,可是时间越拖越久,她会越来越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