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背地勾当

小说: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 作者: 之言 更新时间:2019-06-25 18:10:00 字数:2178 阅读进度:262/542

第二百六十四章背地勾当

江婉白一方面厌恶着陈束染,一方面却又不得不从他嘴里知道一些关于自己的事情。

早晨天还刚蒙蒙亮,陈束染就来医院叫醒了江婉白,“白儿,我们走吧。”

“去哪儿”江婉白疑惑的问道,她不是脑子被撞在医院治疗吗

陈束染扶着她起来,看到江婉白明显的抗拒自己,眼里一丝阴翳一闪而过,却也没再去扶她。

撑着床边,江婉白很快就自己站了起来,只是脑袋这几天一直痛着,很多时候她都想自己打开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一直让她痛苦的承受着。

拿起她唯一的一件衣服,陈束染对着她说道“我找了一座房子,白儿你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暂时在我那里住下来吧。”

江婉白脚步一顿,有些疑惑的问“难道我没有家你直接送我回家就好了”

她的话让陈束染眼光闪了闪,有些故作遗憾的说“我也不知道你爸妈现在在哪儿,等我找到他们的消息一定告诉你好吗”

他的话江婉白不知道为什么,一句都不信,甚至直觉他在撒谎,可是她现在只能靠他。

江婉白的一声不吭让陈束染心里生出一股怨气,她现在这幅样子还不如她有记忆的时候。现在的她让他完全看不清楚在想什么,甚至性格情绪都有所收敛,她在防备自己。

江婉白被陈束染带到一座有小院子的独栋别墅面前,她指了指里面,“就是这儿我要在这住多久”

陈束染笑着看了她一眼,率先往里面走,“住到你记起来或者我找到你爸妈为止。”

他自然知道现在的江婉白很防备人,尤其是对他特别防备,或许在她潜意识中她是对他有记忆的,只是不肯记起来。

按照江婉白现在的这幅状况,陈束染自然不会带她离开,而且harvey医生还在研究她的病情,所以只能在这里再住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陈束染最害怕的就是被战晟霆的人找到,看来他得尽快谋划好路线才行。

战晟霆自从找了那个给江婉白下心理暗示的白医生问明情况后,整个人都有些颓废和害怕。

没日没夜的派人打听陈束染的痕迹,可是进展缓慢,每每一要查到点什么线索就会突然中断。

陈束染被战晟霆的动作弄得心慌意乱,再加上江婉白对自己的冷淡抗拒的情绪变化,他一时间有些疲惫和烦躁。

那自称邪医的女人又给他打电话了。

陈束染本来不想再接,可是想到江婉白现在的情况,万一她有办法呢,或许可以问问她。

“这种情况或许有一个办法。”陈束染把江婉白的情况给那女人讲了一遍,没想到对方还真说有办法解决。

听到她的话,陈束染瞬间坐直了身子,颇为急切的问道“什么办法”

女人坐在椅子上撩了撩头发,对着电话那端的男人故作迟疑的说“这虽然说是有一个办法,可是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陈束染皱眉,很是不喜欢这般讨价还价。

女人笑了笑,说道“我想要你做我男人。”一想到陈束染的身材和样貌她心里就一阵泛痒,这种男人虽说不能得到可是能一度春宵也是她的福分。

陈束染脸立刻沉了下来,怎么都没想到她竟然会提这种要求。冷笑一声,嘲讽的说道“这种事儿你可以去店里找,你该知道我是什么人什么身份。”

那女人闻言笑出了声,她自然知道陈束染是什么人也自然知道他的身份,“可是我就想要你。既然你不答应我,那就恕我没有办法了。”

说完作势要挂断电话,陈束染眼里深深浅浅的光在闪烁着,嘴角忽然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来,“好,我答应你,时间地点给我发过来。”

女人红唇轻启,“好。”挂断了电话,把时间地址给他发了过去。她知道他一定会同意的,为了那个失忆的女人,可是怎么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呢

女人的消息一发过来,陈束染心里看着那时间地址无声的笑了笑,在他名下的酒店这就更好办了。

他拿出手机给自己信任的手下打了一个电话,“今晚九点鸿天酒店来,到时候我把房间号发给你,你给我带一样东西来。”

陈束染一挂断电话就朝着江婉白的房间走去,他们两房间隔得很近,可是一点动静都没传到他耳朵里。

看着紧闭着的房门,陈束染敲了敲门,结果没人回答也没人来开门。他脸色有些阴沉,语气却和往常差不多,冲着里面的人说道“白儿,我今天有点事儿,可能很晚回来。你自己在家里好好玩,按时吃饭啊。”

没得到回应的陈束染也不觉得尴尬,自己一个人拿了东西走了。

江婉白在里面听到他的声音平白的有一些不耐烦,干脆把自己埋进被子里一动不动的躺着。

直到吃饭的时间她才出去走动一下,剩下的时间全被她用来睡觉或者发呆了。脑子里的抽痛让她什么事情都不想去想。

陈束染从这里离开直接去了万尘集团,自从上次的那些事情发生之后他就让人不要再私自行动,现在沉寂的时间似乎也够久了,是时候出动了。

天边的最后一丝光亮消失了,女人从待了一天的房间里站起来,简单穿好衣服走了出去,直奔目的地。

订好了房间之后给陈束染发了过去,女人拿出服务生送来的红酒一口口喝着。

时不时看看手机信息,已经九点十几分了,陈束染还没有丝毫动静传来,女人等得有些不耐烦的给他打过去电话,可是却无人接听。

陈束染是真的差点忘了晚上他和女人还有个“约会”,等他看到手机上发来的信息后急匆匆的赶到酒店,都已经九点四十了。

女人打开门,看见陈束染似乎很累的样子,笑着边拉他进去边说“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没想到竟然是迟到”

他被女人触碰,身子明显的有些僵硬,眉头紧皱,心里感到很恶心,却不得不强装出一副无所谓甚至享受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