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他和她

小说: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 作者: 之言 更新时间:2019-06-25 18:09:55 字数:2229 阅读进度:254/542

第二百五十六章他和她

治疗之后,江婉白没感受到什么和往常的不同,心里却为一直为自己安排的战晟霆而感动。

战晟霆让她每天中午到白汀集团来,医生他会请到集团里为她治疗。

江婉白躲过陈束染的眼线,最近两三天都趁着中午吃饭的时候在蓝焕的掩护下到白汀进行秘密治疗。

一治疗就需要两个小时,江婉白下午回到集团正打算进办公室,却看到听到集团里的人说陈束染今天早晨来了一会儿,然后急匆匆的走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那些人的话让江婉白突然想到陈束染可能的身份,她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一下子就溜了进去。

他的办公室没有她和蓝焕的大,单丝里面的东西摆放的都很整洁,就像他那个人一样,表面至少不会没有人不喜欢他。

江婉白看了一圈不大的办公室,大步走到他的桌子前翻看了起来。

看之后她尽量放回原处,倒是很多的文件都是他们江氏的,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江婉白收拾好桌子上的东西,蹲下身子拉了拉他旁边的柜子,大多数是上了锁的,没上锁的里面也没装着什么。

就在她想要站起来赶紧出去的时候,一个柜子竟然被她随手打开了。

江婉白继续蹲下来拿起里面的一封文件快速的看了起来。

文件的内容倒是没让江婉白惊奇,可是看到合同文件的最后她睁大眼睛差点惊叫出声。

“看够了吗白儿”一声温柔得让她头皮发麻的声音从她头顶响起来,江婉白吓得差点昏过去。

心脏突然剧烈跳动起来,她有些僵硬的转身看着脸上笑意不减的陈束染。

陈束染直起身子,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白儿为什么随便就进来看我的文件了”

他的语气让江婉白觉得有些恐惧,她背着水拿出背后的手机,正打算长按一键时突然感觉眼前一黑,瞬间失去了知觉。最后一眼看到的就是近在咫尺的陈束染笑意浅浅的模样。

她就算吃惊反悔都没用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希望战晟霆能快点来救自己。

蓝焕走的时候先是去江婉白的办公室看了一眼。发现桌子上已经收拾得很干净,人早就已经走了的样子摇摇头走了出去。

不远处陈束染的办公室里他倒一直在。

蓝焕想到陈束染的一些目的,走到他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一声利落的“进来”响起,蓝焕径直走了进去。

“陈总怎么还不下班啊都已经七点了。”蓝焕看了一眼他办公室里墙上的挂钟说道。

陈束染点点头,温润的说“蓝总先走吧。今天我可是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没在集团,现在就用晚上补吧”

蓝焕想了想收拾好的那些集团文件,点点头再客气的劝了陈束染一句大步离开江氏。

陈束染出去一看集团已经没人的的情况,走到办公室里的沙发背面处,那里正躺着一个人,正是江婉白。他有些迷恋上看着闭上眼睛的女人,忍不住低头吻了吻她粉嫩的脸颊。

“马上把车开到地下车库来。”他吩咐完后,把江婉白抱起来朝着车库走去。

所有的监控已经关了,集团除了几个值夜班的人就没其他人了。陈束染很顺利的带她到了地下车库。

车库里早按照陈束染等着的车立刻开到他面前来,他抱着江婉白钻进车里。

江婉白醒来的时候她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周围一片漆黑。缓了半天才记起自己被陈束染打晕了,那现在这是在陈束染地方

灯突然毫无预兆的亮起来,江婉白难受的闭上了眼睛。

“白儿,睡醒了”陈束染的声音如魔咒般又出现在她耳边,江婉白总有一种预感,自己会被他逼疯的。

“这是你和我一起住的地方,你睁开眼睛看看,还记得起来吗”他的语气依旧温柔,江婉白却怎样都觉得可怖。

慢慢睁开眼睛,江婉白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自己眼前的陈束染,她移开视线打量着这个房间。

很大很舒服,布置的风格都是她喜欢的。这是她和他住的地方她怎么不知道她和陈束染还住在一起过难道是

她突然想到自己失踪那段时间,据战晟霆说谁也找不到自己,一点线索都没有。看来就是被陈束染关在这里进行了心理暗示。

瞳孔突然狠狠一缩,江婉白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

陈束染看看一眼她,笑着说道“我忘了白儿失忆了,怎么可能记得起来这里,”指了指窗户外的风景,“白儿,你去看看这栋房子,这可是专门为你而做的。”

江婉白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总有一种危机感在她心里,忍不住问道“你把我劫到这里到底是要干什么”

外面的星空很是明亮,陈束染笑着说道“带你来看星星。白儿,来看看吧。”

江婉白心情烦躁的看着他,她不想再和他单独在一起,他为什么就是不放过自己

陈束染见她不动,自己一个人靠在窗边站着。

良久之后,江婉白下了床,自己的手机不见了,她不知道这是哪里,也不知道到底怎样才能联系战晟霆来找自己。

“你好好睡一觉吧,我明天再来看你。你放心这里不会有人找到你的。”他转身看着她的飘忽不定的眼神说。

江婉白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嘲讽,“你带我来就是为了囚禁我这可是犯法的,陈束染你要想清楚。”

说到这儿江婉白突然想要求证烁瑜是不是被他也带到了某个地方关着。或许她可以在他身边多待一些时间,然后找到孩子和他犯罪的证据。

“我想要得到你。”陈束染眼神深邃,像一汪碧泉吸引着的江婉白。

江婉白混身汗毛直竖,突然觉得自己前一秒的想法很是不靠谱。她怎么能单凭自己就救出孩子收集证据现在最重要的恐怕还是赶紧逃出去。

“陈束染,你是疯了吗我要睡觉了,你赶紧走。”江婉白愤怒的赶他出去,心中只觉得不可思议。

这一晚江婉白根本没睡觉,在床上坐了一整夜。第二天早晨看到天边逐渐亮起来才下床在房间里活动活动了筋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