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恶意打压

小说: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 作者: 之言 更新时间:2019-06-25 18:09:52 字数:2310 阅读进度:250/542

第二百五十二章恶意打压

江婉白从白汀离开之后直接下班回家了。

江言之和陈紫菱看到她回来有些着急的问道“怎么样了集团没出什么事儿吧”

江婉白疲惫的摇摇头,走到沙发上坐下,“没事儿了。只是爸妈,你们看新闻了吗白汀出事儿了。”

她一说到这儿就忍不住为战晟霆担心,风逾都被带到局子里去了,这件事儿一看都是有阴谋的,说不准他们白汀真有什么事。

“爸,白汀被人控告说是漏税。”江婉白看着自己的父母说道,“我觉得这件事多半是被人诬陷的。战晟霆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

江言之和陈紫菱对视了一眼,看到江婉白有些自言自语的安慰,心中有些无奈。

“婉白,既然这件事儿他白汀没做那他们就不怕有什么搜查。我和你妈看了新闻的,你别忘了战晟霆是什么人什么身份呐。你就不要担心了啊”江言之安慰她道。

江婉白虽说心里一直有些不放心,可是看到自己的父母为自己担心不得不藏好自己的想法,点点头不再说话。

第二天一早江婉白还正在吃着早餐,蓝焕就上门了。江婉白没想到他会来,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蓝焕憋了一眼江婉白,和江言之陈紫菱打了招呼后带着江婉白走了。

“最近不太平,我来接送你上下班。”蓝焕靠在副驾驶座上懒洋洋的说道,一旁坐在驾驶座上的江婉白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不用了,我还会出什么事儿吗都这么大个人了”

蓝焕闭上眼睛有些冷嘲道“你还真是容易出事儿,你想想你自己以前说出的那些事儿,哪一件不是惊心动魄的。哎,我忘了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江婉白忽视掉他对自己嘲讽,不再说话。以前的事儿她是记不起,可这也不是她的错啊

江婉白一路不快不慢开到集团,倒是时间刚刚好。蓝焕拿出手机搜了一下最新的新闻报道,看了一下子丢给江婉白,“诺,你看看战晟霆。”

她拿过来一看,全是有关白汀的事情。股市暴跌,全面崩盘,公司出现巨大危机,有人恶意打压白汀股票等等消息层出不穷的涌现出来,江婉白心里一个咯噔,没想到他们情况这么严重。

蓝焕看了一眼江婉白惊讶的眼神,继续说道“我今早给他打了电话问了问情况。战晟霆他说有应对的方法,让你不要担心。”

江婉白点点头,心思有些不在他的话上。

陈束染在办公室里看着外面江婉白和蓝焕一起走进了办公室,眼里闪过一丝阴霾,电脑屏幕正亮着,上面白汀集团的情况显示的清清楚楚的。

江婉白看了一下自己今天的事情,没有开会也没有其他的合同,以至于她一整个上午都在想着白汀的事情。

白汀集团的股市倒没再往下跌了,反倒是像被人故意打压,根本就没人买他们的股份。

江婉白想了想,拿出自己的流动资金暗地里买了许多股,除了她自己谁也不知道。

看着渐渐稳下来的情况,她终于放松了一些,不过风逾的状况怎么样了她一直都不知道。

这或许是不是和背后一直关注着他们的那个神秘人有关

江婉白看着已经接近下午三点的时间,想了想站起来慢慢走到陈束染的办公室前。

敲了几声却没人回答,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松了一口气转身离开。江婉白知道自己心里恐怕也是不想面对他的。

来到厕所的时候,却突然被里面的说话声吸引,正是陈束染打电话在说什么。引得她站在了门背后听了起来。

“现在正是时候,你可以动手了。”这句话一听就是陈束染的声音,江婉白听得很清楚,只不过动什么手难道他真的有什么目的

没过一会儿又传来他的声音,“白汀现在被我们打压,这次完全是因为战晟霆一时没有防备才这样。你放心我们两目的差不多,不会伤害他。”

“夏宛宛,只有你和我是一路人,我们的目的一样,你得到战晟霆,我得到江婉白。所以你不要再去画蛇添足的做些事情,到时候发生了什么我也救不了你。”

陈束染的语气有些严厉,江婉白在外面听得一清二楚的。听到对方似乎挂断了电话,她急忙转身轻声跑回自己的办公室,心里突突的跳了起来。

原来他的目的是要得到自己可是夏宛宛为什么会和陈束染有合作听那语气恐怕不是一次两次了,至少都有许多次合作他们到底在背后搞了什么鬼

江婉白突然想到自己上次去拜访夏宛宛的时候,虽说自己失忆不记得她了,可是看见她心里就是不舒服,即使对方对自己态度和善友好。

战晟霆收到江婉白的来电迅速接了起来。

江婉白听到那面传来熟悉的声音,心里莫名的有些烦躁,忽略掉心里的那点微不足道的感受后,她一五一十的把刚刚听到的消息给他说了一遍。

她自己不记得了,战晟霆既然和她以前是夫妻,肯定经历了很多事情,也了解所有的一切,问问他或许会想起什么。

“这样说来陈束染和夏宛宛一直有某种合作”战晟霆开口问道,心里直接确定了陈束染就是神秘人。最开始夏宛宛是说过她和一个神秘人有合作,没想到还真是陈束染。

他这样做的目的就难道仅仅是为了得到小白不,应该还想从他身上得到一点什么,不然也不会让夏宛宛来得到自己。

战晟霆这样想着,倒是一时间把很多东西都想通了,可是更多的疑惑又来了。

江婉白半天没听到对面传来回音,还以为挂断了,她看了看正在通话中的显示,开口问道“怎么了,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战晟霆想了想还是先不要告诉她,以免她多想,于是回道“夏宛宛倒是这样性格的人。”

“你怎么这样说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江婉白想到自己此刻失忆还真不是一个好的时候,早知道还是应该去慢慢恢复记忆了。

“小白,你记起一些事情了吗比如说你失踪之后那段时间的事情或者说是你失忆这件事儿”战晟霆皱眉回忆原来那段时间的事情,心里一直有疑虑。

江婉白听他的话,仔细想了想,她失踪之后然后回来就失忆了,这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可是她就是怎样都记不起来。这到底是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