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她心底的声音

小说: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 作者: 之言 更新时间:2019-06-25 18:09:40 字数:2142 阅读进度:233/542

第二百三十五章她心底的声音

陈束染看了一眼时间,刚好凌晨一点,他急急忙忙的洗漱完,开车直奔江婉白的住处。

江婉白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渐渐难受的睡了过去。

陈束染赶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什么力气睁眼了,明明能听到声音,可是累得怎样都睁不开眼,随即放弃了挣扎沉沉睡过去。

“呼呼呼”沉重浑浊的呼吸声响起,江婉白猛地睁开了眼睛,一滴清泪从她眼角滑落。

陈束染坐在她身边,后半夜完全没睡觉,她一有动静,立刻惊醒了他。

“白儿”

江婉白抬头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一眼就看到了他,混沌的大脑这才回想起来。

“束染,谢谢你。”她沙哑着嗓子,虚弱无力的说道。

陈束染看着她眼泪不停的往下流,连忙伸手去想要给她擦,却被江婉白一个微微的转头躲闪过去。

他的手一僵,笑着说道“白儿,你再哭下去,恐怕整个人都要缺水过多而死了。”

明明是一句玩笑话,江婉白却从中听出了他的宠溺和关爱。

她哭了吗一伸手摸了摸脸颊,湿漉漉的一片。

江婉白闭了闭眼睛,突然想到自己刚刚做的那个长久的梦,心里一时间悲伤不已。

“我梦到烁瑜了,那个我的孩子。我完全记不起来他的样子了,已经失踪了很多天了,怎么办啊,我怕”江婉白很久没有这样害怕过了,是一种从心底最深处延伸出来的一种恐惧。

陈束染看着她这幅样子,心里有一处似乎破了一个角,隐隐作痛。

“白儿,会找回来的,不会太久。”陈束染想到什么安慰她。

江婉白不想再听到这样安慰人的话了,她突然伸出手一把拉住旁边的陈束染,“束染,我求求你一定要找到烁瑜,求求你了。”

陈束染似乎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她,莫名

“嗯,我一定尽快找到烁瑜,也一定把监护权给你争取过来。相信我,白儿”陈束染想到战晟霆昨天的话心里笼罩上一层阴霾。

江婉白放开他的手,捂着脸痛哭起来,悲伤而又惭愧,让陈束染竟然不忍再看,心底第一次对自己的做法产生了愧疚。

江婉白第一次这样释放自己的情绪,这段时间失忆,孩子失踪,公司出事儿,所有的一切都压在她心底没有流露出来。

结果这次一生个病,什么都控制不住的通过痛苦发泄出来,她有些疲倦的再次睡了过去。

陈束染见她睡熟了之后,站在她病床前神色复杂的看了许久,这才拿起手机走出了病房。

到一处偏僻的走廊上,他拿出手机给别墅里的人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孩子怎么样了”陈束染看着医院花园里一个小孩推着自己坐在轮椅上的母亲在走着,有说有笑的模样让他不经陷入了沉思。

那端的人似乎没想到陈束染一直不过问,突然打来电话,连忙应道“孩子很乖,也很懂事儿。这一个多月不哭不闹,最开始还每天念叨着找爸爸妈妈,可是后面就再也没有说过了。陈总,我想问问什么时候孩子能放出去”

陈束染似乎没想到竟然对方会这样问自己,他脸色一沉,“你想说什么”

“陈总,孩子很可爱,他只有三岁,离开了爸爸妈妈能这样不哭不闹已经很好了。我家里也有这么大的孩子,心里不忍心”电话那端的人看着房间里不闹也不哭的孩子独自坐在地上玩着玩具,心里充满了怜爱。

陈束染打断他的话,“好了,你照顾好他,其余的等我通知,会放烁瑜回去的。”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如果这个孩子不是战晟霆的,是他和白儿的孩子该有多好。可惜一切都错了,怎么可能回头重来过。

守着孩子的大汉挂断了电话,在外观察了房间里的烁瑜半晌,这才带着笑走进去,“瑜儿在玩什么呢要不要叔叔陪你玩啊”

烁瑜转过小小的脑袋,点点头,“好啊,谢谢叔叔。”

大汉眼眶微酸,似乎想到了自己家里的孩子,于是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对待烁瑜。

烁瑜这一个多月长高了不少,被他喂得白白胖胖的,大汉看着倒是颇有一番成就感。

烁瑜看着陪自己玩的叔叔一下子就呆住了,扯了扯他的衣袖,奶声奶气的问道“叔叔,叔叔。我多久可以见到我的妈咪呢”

大汉被他拉回神,想到陈束染的吩咐,心中有些没底,却在看到孩子天真的眼神时忍不住说道“快了,很快了。你的妈妈很快就来了,这不是叔叔代替妈妈照顾你一阵子嘛,妈妈很忙,瑜儿不要让妈妈担心啊”

烁瑜点点头拿起新买的玩具又玩了起来。

大汉看着他的样子叹息了一声,声音消失于空气尘埃中。

陈束染挂断了电话后站在走廊久久回不过神来,心中满是烦躁,他到底应不应该把孩子给白儿送回来,他不忍心看到她现在这幅模样。

可是想到自己还完成了一半多的事情,心里突然一横,把这段时间过了来再做打算吧,白儿,再等等。

这面战晟霆派了人守在江婉白家附近保护她,第二天一早收到消息说她住院了,问明情况后忍不住的想要去看看她。

可是一想到昨天两人的争吵,心里硬是堵着一口气,打算不去医院。

最后忍到中午还是依照了自己的内心,急匆匆的赶往了医院。手里提着的是他熬了一个小时的瘦肉粥。

江婉白午餐之前醒了过来,陈束染给她订好了午餐,送来之后,扶着她坐起来。

江婉白吃了一口饭菜,心里一酸,看着陈束染说道“束染,谢谢你。你为我做了这么多,可是我”

陈束染见她情绪情绪变化极大,心里有些紧张,上前劝慰道“你可别再哭了,我承受不起啊”

江婉白突然放下手中的碗筷,伸出手抱住了正坐在她面前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