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查查战晟霆

小说: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 作者: 之言 更新时间:2019-06-25 18:09:38 字数:2191 阅读进度:230/542

第二百三十二章查查战晟霆

蓝焕看着屏幕上来电显示的名字,无奈的接了起来,“江婉白,你干了什么,跟了我十几年的私家侦探给我打电话说以后有你的单绝对不会再接”

江婉白听他这样一说,顿时想起自己看到侦探传来的资料后不敢置信竟然当了第三者,把对方骂了一通。

她有些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不过哪里知道他会这么不受打击。好了,我给你打电话本来是想问你怎么侦探不接电话,没想到他竟然不帮我查了,那你还有其他的私家侦探吗,再借我一下。”

蓝焕翻了一个白眼,“你脸皮还真是厚,把我最好的一个侦探给气走了还想要我再给你找一个没有。”

“哎哎哎,我知道你有,小焕焕你就帮帮我吧我只有你能信的过了”江婉白见他语气不满准备挂电话的样子急了。

蓝焕最后还是答应了她,“别再乱叫我了,难听。我把联系方式给你发过来,挂了啊”

江婉白不一会儿就收到了另一个私家侦探的联系方式,打了过去。

因为是蓝焕给她找的人,江婉白自然不会担心,于是给对方说了好好查查战晟霆最近几年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些事情后,并且附加了一句一定要真实可信有依据,侦探领着人物下去查了。

江婉白回了家,上网翻出一些这两三年以来的关于自己的新闻,其中最火的恐怕就是她插足战晟霆和夏宛宛感情事件了。

她把相关的新闻娱乐都搜了一遍,仔细看了,心里对自己最开始产生的是第三者的想法出现了一丝怀疑。

因为最后许多强大的吃瓜群众找出来很多关于他们的事件,然后做了时间对比,于是产生了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是说她就是小三,插足了别人的感情,不过这些人大多都是夏宛宛的粉丝。

当然还有一种就是谁也不站的路人,一些人找出她不是小三的证据,看起来竟然有理有据的,让江婉白一时间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怎样的。

看来只有等查到战晟霆的消息后再看看,或者去问问战晟霆哎,算了算了,都过去了都过去。江婉白自我安慰道,心里却一直有一个结,怎么都解不开,堵得慌。

江婉白吃完晚饭,没过一会儿就收到了私家侦探发来的资料。她有些心慌意乱的点开看了起来。

越看越觉得心惊,这样的人都只存在所有人的幻想中,竟然被她碰到了

十五岁参军,两年时间靠自己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案件,获得了数百功勋,成为了国家京都的首长。家庭条件更是好,战家三少,战家可是国内第一大家族,他是最有可能继承战家的人,深得战家老爷子的喜爱。

江婉白无意间看到一条消息,有人评价他多情,和夏宛宛在一起时又娶了江家大小姐。

她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因为后面的一句话让她如坠冰窖,上面写着江大小姐是他人生中的唯一一个污点。

她是他的污点吗是的,她自己都这样认为。

说明白一点就是她根本配不上他。她只是一个突然闯进去的第三者,夏宛宛和战晟霆几年的感情,他们才是般配的一对,网上甚至有无数的他们的c网站和无数黑她的人。

她想自己是不是应该早些和他说明白,这样才能让自己良心好受,过自己的生活。

江婉白感受到有些凉意,这才回过神来。她一直坐在那个地方已经两个小时了,或许有些事情早该想明白了。

就在战晟霆郁郁寡欢了几天之后,他突然收到了江婉白的微信。

上面只有一句话,却让他开心得难以自抑。上面写着明天晚上我请你吃饭,在余生酒店。

想到上次他们两人在余生饭店的愉快进餐,战晟霆突然有些期待起来。

江婉白想了两天,看完了所有的有关他们之间的事情后这才下定决心给战晟霆发微信的。

期间陈束染来了一次,江婉白不知道现在应该以何种的面目对待他,他和敌对公司的事情让她怀疑,可是他对自己的感情却让她难以承载。

“白儿,你过得不好。”他看到江婉白的第一眼就这样说道,这两天她瘦得很明显,本来就没二两肉的身材越发显得瘦挑。

江婉白打着精神来面对他,笑着解释道“这几天净做些噩梦,睡不好自然精神也不好了。”

“不过你放心吧,昨天我去开了一些安眠药,睡不着吃一颗有了好转。”江婉白给他拿了一瓶水坐下说道,“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事儿吗”

“没事儿,来看看你。我们差不多都有四五天都没见着了。这段时间公司很忙,没时间过来,我都是直接睡在了公司,今天才得空。”陈束染想到一些事情,仔细看了她一眼。

江婉白点点头,“那确实,你比我累。我还能在家好好休息,你却要整日处理那些事儿,真辛苦。束染,你快回去休息吧。”

陈束染见她和往常一样的态度,他却从中感受到了她的一丝疏离。

“好。既然我也来看了你了,你也没事儿,我就先回去休息了。白儿,你也要好好休息休息,千万不要被以后的事情影响。”陈束染眼中隐藏着一丝情绪,看着她有些高深莫测的说。

江婉白没注意他的话,连连点头,“好,你也是。”她一门心思都在想着晚上约好的和战晟霆见面的事儿。

陈束染走出去后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转身进去的江婉白,拿出兜里震动的手机,那端传来说话的声音,“一切都顺利进行。”

陈束染挂断后,嘴角竟然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来,大步离开。

江婉白一想到战晟霆那完美的人生阅历,心里竟然生出些许自卑。

她找出自己最好看的裙子,一件件试着,敷了面膜,涂了口红,化了淡妆,弄了头发。只是这些都花了她一下午的时间。既然是去找他说清楚的,自己自然要给他留个最好的印象。

很快时间就到了,江婉白拿出去修的车还有几天才能送回来,她今晚得自己打车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