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你当我是死的

小说: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 作者: 之言 更新时间:2019-06-25 18:09:33 字数:2238 阅读进度:224/542

第二百二十六章你当我是死的

蓝焕站在一旁看着江婉白伶牙俐齿的样子有些惊讶得连嘴都合不拢了,陈束染脸色肉眼可见的沉了下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只有站在两个女人中间的战晟霆,嘴角勾起一抹怎样也藏不住的笑来,眉眼间尽是欢喜。

江婉白的话让那刘大小姐说不出话来,倒是她身后的几个女人走了上来,“你算什么什么东西敢这样说刘小姐”

“就是,自己也不照照镜子,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我看呐,她这种女人就是自己得不到便要让别人也得不到战总你可以瞧仔细了这女人,别被骗了”

战晟霆沉默着看了一眼怒火攻心的江婉白,眼中带着一丝笑。

江婉白实在忍不住这群女人的嘴,“你们都给我闭嘴,一群乌合之众在这里乱嚷嚷什么老娘脸上可是什么都还没整过,你看看你们这些人,哪一个不是像个妖精,丑死了你敢说你没动过刀子,没打过针”

江婉白伸出手指着一个人问道。那人正想要摇头,可是看到周围看过来的一些人,低着头不敢说话了。

她把这几个人指了一个遍,顿时安静下来。

刘大小姐看到眼前这一出闹剧,恼怒的说着“你给我等着,看我不整死你”

说完转身正准备走,就被战晟霆一把拉住手腕。

刘大小姐正在高兴,以为他有什么话要给自己说呢,结果听到他一句“你要是敢动她,我先弄死你”

她浑身一僵,不敢置信的看了一眼战晟霆似乎反应不过来,

直到江婉白的一声“我才不怕你,来啊,我等着你。”这才反应过来,狠狠瞪了她一眼,大步离开。

蓝焕见此走上前去拍拍江婉白,“你可以啊你,江婉白没想到你嘴上功夫还挺利索的啊怎么突然跑上去和那些女人吵起来了难道说”他左看看战晟霆,右给她使使眼色,一脸八卦专用脸。

江婉白推开他,一时有些急着解释道“这不是不是为了帮他嘛谁让他是一个闷葫芦,什么都不知道说,还被一个女人欺负”

蓝焕明显不信,一脸发现了什么天大秘密的样子看着她,让江婉白有些心头发毛。

战晟霆也一脸高兴的看着她,似乎想听她的合理解释。

陈束染眼中深沉一闪而过,他恢复往常温润的神情走上前说道“白儿这是把战总当成朋友,怕他受了欺负才这样的。好了,别再多想这件事儿了,那女人如果真要来找你麻烦,你可要给我说啊”

江婉白听了他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松了一口气,她眼神飘忽着,不敢去看战晟霆。

战晟霆看见陈束染站出来说话,心里的不喜一闪而过。

聚会上觥筹交错,人们带着一层各自的面具在不停的应酬谈笑着,谁也看不透谁的内心。

就在宴会的后半段,陈束染离开了一会儿,又很快就回来了。

此刻战晟霆蓝焕正陪在她身边,三人有说有笑的样子让陈束染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大步走上去,对着江婉白喊道“白儿”

不但江婉白,连带着周围很多人都转过头看向他。

江婉白看见他的眼神,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战晟霆一下子就看明白了什么,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他直视着陈束染,眼里带着一丝严肃。

陈束染自然感受到他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神色自若,落在战晟霆眼里看出了一丝挑衅的味道。

“白儿,我们认识二十年了,今年刚好是第二十年,我很高兴认识你。”陈束染走近江婉白后含情脉脉的对着她说道。

江婉白心里一下子沉了下去,意识到他即将要说出口的话,有些心慌意乱的想要打断,“束染”

陈束染并不给她开口说话的机会,接着说道“听我说完。这是我第一次这样郑重的对你说,我爱你,白儿,爱了你整整二十年。”

“我知道你心里明白我对你的感情,我一直以来没说出口,你也一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可是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想告诉你我的真心。”

陈束染从旁边走过来的服务生手里接过一大束玫瑰递给她。

眼光真挚又含情,让江婉白一时间躲闪不及。站在身后的战晟霆忍不住上前一步站在江婉白身边,“陈总,你不要忘了这是在哪儿”

陈束染看了他一眼,笑道“我当然知道在哪儿希望你不要阻拦我才好”

陈束染直接避开战晟霆,再次看着一直站在那里愣着的江婉白,“白儿,花你不收吗”

看到江婉白的样子,陈束染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给我一个面子可好你看看周围的人,这么多看着我们呢”

蓝焕拉着有些忍不住的战晟霆,看好戏似的看了一眼他们,真精彩,不过他相信江婉白的选择不会让他失望的。

江婉白抬头看了一眼周围,是有许多人时不时的看过来,盯着她,眼前这一束花很是显眼啊。

她伸出手快速的接过来,小声的说道“束染,你到底要干什么有什么事儿能不能回去再说,也不要在这儿啊,这么多人呢”

她一想到陈束染可能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一阵胆颤心惊,心里慌得有些紧张。

陈束染笑着摇摇头,自言自语道“就是要在这样的场合才好”

他认真的看了江婉白一眼,突然一挥手,身后传来一阵阵惊呼和众人的感叹声。

江婉白抬眼望去,一朵朵的烟花盛开在黑夜里,带来极致绚烂的色彩。

几乎所有人都沉醉在这样的美丽景象中,连江婉白都不例外。

“这可是我专门去日本定购的烟火,这可是他们烟花大会上用来庆祝夏日到来的烟火,好看吧”

陈束染看着江婉白精致的侧脸欢喜的说道。

江婉白瞬时忘了所有的事情,点点头沉醉的看着天空。战晟霆站在一旁紧握着拳头,生怕自己忍不住一个不小心把陈束染打死。

蓝焕还好死不死的在一旁说道“看见没,这就是所谓的别人的男朋友当然了,肯定不是江婉白的”

战晟霆第一次觉得如此恨不得一个人立刻从他眼前消失,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