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背后有人指使的

小说: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 作者: 之言 更新时间:2019-06-25 18:08:50 字数:2165 阅读进度:165/542

第一百六十七章背后有人指使的

陈紫菱恢复好心情之后走到门口,一眼就看见大门外的战晟霆。

她眼光一沉,顿时恼怒道“你怎么来了”

说完转头看了看大厅,发现江婉白没注意这才松了口气。

战晟霆看陈紫菱面对自己的态度尤其不好,心里有些着急,“妈,我找小白他是不是在里面,我去看看她。”

陈紫菱可没忘记战晟霆当初找人来对江婉白说的那些绝情的话,“既然当初说好的一刀两断,现在你还来找婉白干什么你走吧,我希望你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

她转身就要走,却被战晟霆叫住,“妈,当初那件事儿是个误会,我和小白都已经讲清楚了。你就让我看看她吧。”

陈紫菱转过身看他,其实心里还是希望小白能见见他,毕竟自己的女儿就是为了这个男人付出了一切。

“真的当初的事情暂且不提,可是现在小白已经忘了你了。你走吧”陈紫菱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他,虽然这话有些模凌两可,可是她不想江婉白再受到伤害。

“她失忆了因为这次车祸”战晟霆有些惊讶,蓝焕没告诉他这件事儿,他也万万没想到。

“对。所以我不想她再见到你,忘了吧对她一切都好。”陈紫菱正要狠心进去,却听到里面传来江婉白的询问声。

“妈,是谁啊怎么还不进来”

江婉白把整个苹果都吃完了,见陈紫菱还没进来,大声问道。她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来,打算出去看看。

“小白。”战晟霆在陈紫菱开口之前率先出声。

江婉白听到声音一下子就知道是战晟霆,她开心的迈开步子一步步朝着大门口走去。

陈紫菱看着她的身子无奈的上前去扶她。

“你出来做什么,把他叫进来就行了,仔细你的身子。”陈紫菱有些担心的训斥道。

江婉白笑道“这不是想见晟霆了嘛,妈,你不要担心。”

她看着大门外的男人,有些哽咽的说道“快开门让他进来。”

陈紫菱这才有些不情愿的开了门。战晟霆自然知道陈紫菱不满意自己,于是中规中矩的道了一声谢后,急忙上前揽住江婉白。

“小白,你还好吗我来迟了,对不起。”

直到抱住她,战晟霆才知道原来他已经把她深深镌刻在了骨子里,抹不掉也消失不了。

“晟霆,你最近是不是很忙军队里事情肯定很多对不对”江婉白看他眼眶下一层黑眼圈,有些心疼的问道。

战晟霆点点头,“很忙,所以忙的错过了陪伴你。绝对不会有下次了”

“嗯,就再相信你一次。快进去吧,我爸在做饭呢你正好可以来吃顿午饭,你这几天都没好好吃饭吧,看你瘦了,也黑了。”江婉白伸手摸摸他的脸,眸光带着眷念。

陈紫菱看着前面走着的一对人,心里有些泛酸,更多的却是欣慰。暗自叹息一口气,希望战晟霆不要再做出伤害婉白的事情了。

战晟霆看了一眼后面的陈紫菱喊道“妈,快进来吧。”

陈紫菱缓和了脸色,点点头跟着他们走了进去。

“小白,你失忆了”战晟霆见她头上还缠着一圈白纱布有些心疼的问道。

江婉白摸了摸头上的纱布,说道“是啊,也不知道我到底忘了为什么,总会想起来的。”

“好。我陪你慢慢想起来。”战晟霆摸了摸她的头,温柔的说道。

“嗯。”江婉白靠在他怀里只觉得温暖极了。

蓝焕派了私家侦探去查了当天的事情,查到几个嫌疑人。根据排除,目标锁定在了一个市里无业混混身上。

他根据地址找到了那个混混的家。是一间快要拆除的老建筑,周围的人都是些老人,从小生活在这里。

据周围的人说,这个混混自从爸妈死后就一直一个人生活,喜欢喝酒买股票。前几日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一大笔钱全部投进了股市,还说这回肯定会大赚一笔。

周围的人知道他的德行,谁也没当真,可是没想到第二天他还真就中了,得了一笔钱之后又投到里面去了。

蓝焕开着车根本进不去这样的巷子,于是他把车停下来,根据周围人的说法,找到了混混的住处。

一下子踹开门,里面完全没有动静。

蓝焕一眼就看到睡在一张单人床上的混混,睡的死沉死沉的,就连他闯进来都没有反应。周围全是空酒瓶子,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浑浊又恶心的气味。

蓝焕捡起一个酒瓶子一下子就朝着他砸了过去,随后退出了房间站在了门口。

混混一下子被惊醒,吓了一大跳,摸了摸脸上的痕迹,一脸的血。他狠狠的看向门口的人大怒道“你t什么玩意儿竟然敢打到老子头上来”

他说完捡起酒瓶子就冲出来准备往着蓝焕头上招呼。

蓝焕摇摇头,反手一扣,腿一扬,就把他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你就是那个破坏刹车的人”蓝焕捞起旁边的一个酒瓶子就朝着他的头砸下去,顿时他的头上再次流血下来。蓝焕把他打得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问道。

“你是谁”混混一听蓝焕这样说顿时有些惊慌,不过一瞬,想到什么之后突然镇定了下来。

“就问是不是你不说的话就直接去吃一辈子的牢饭吧。”蓝焕懒得跟这种人多说,直接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之后,站起身走了出去。

“我,我背后有人的不是我,真的是别人指使我的。”混混看到真的要把他带去吃牢饭顿时叫起来。

蓝焕转身看着他问道“那你告诉我是谁”

“我不知道,是个女人。她打电话说要我办点事儿,事成后给我十万。而且不会有危险的。”

“女人”蓝焕听后笑道,“这可就有点意思了啊。”他挥挥手,让人继续把混混带走了。

蓝焕掏出一支烟来,站在这破旧屋子外一口口抽了起来。直到抽到最后一口,他才掐掉烟头,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