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我是你老公。

小说: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 作者: 之言 更新时间:2019-06-25 18:08:49 字数:2223 阅读进度:164/542

第一百六十六章我是你老公。

“我是你老公。”蓝焕把水杯放到一旁的桌子上,开口认真的说道。

江婉白瞳孔一缩,认真看了他几眼,“你乱说什么我已经结婚了。”

蓝焕眼光一亮,连忙问道“那你还记得你老公是谁不”

“当然,我老公是战你到底是谁我和你什么关系”江婉白及时停住,有些恼怒的问道。

当时不是为他的套话恼怒,而是总觉得自己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

蓝焕看她这样子,眼神里闪过一丝失望,不愿再多说。“你好好休息吧,等病好了自然就想起来了。”他要去好好查查这次事故到底是谁在背后操控。

江婉白看见他有些失望的走出病房,心里有些遗憾,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和他的相处似乎很轻松很温暖,就像是一个家人陪伴在身边。而且自己的爸妈还认识他,看来自己以前和他的关系定然不会差。

战晟霆这几天因为in的事情在军队里不停的研究资料,了解他的那个犯罪团伙。

等他停下来已经是五天之后了。他拿起手机看着什么都没有的手机屏幕,滑开给江婉白打了一个电话。

一直显示的是无人接听,战晟霆有些疲惫的靠在军区宿舍里的床上,过了一分钟再次打了过去。

还是无人接听。

战晟霆心里有个不好的预感,想了想还是给蓝焕打了一个电话。

“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同样的没有人接,战晟霆心里莫名的烦躁,一骨碌爬起来,连军装都来不及换,大步离开军队,开车往着市区而去。

一路上不知道给江婉白打了多少个电话,可是一直都无人接听,他在心里默念着千万不要有事,一路开着车疾驰到江婉白的公寓。

没人,敲了两遍,三遍,无数遍都没人。

战晟霆有点慌了,急忙再次上车打算到她公司去看看。

蓝焕正派人查着江婉白车祸案件,一时没注意到桌子上的手机来电,等他注意之后看着战晟霆打过来的十几个电话,回了过去。

“战总有事儿”蓝焕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润了润嗓子开口问道,他心里有个大概,多半是为了江婉白的事儿。

“小白呢她在哪是不是在公司,我马上过来”战晟霆系上安全带,正打算启动。

蓝焕笑道“战总现在问是不是迟了点”

这样一句话让战晟霆心里的恐惧更加扩大,他怒道“她到底在哪儿”

“战总不要担心,婉白现在好得很。”蓝焕喝完一杯水后,再次倒了一杯。

“战总是不知道啊,前几日她出了车祸,躺在医院里奄奄一息,差点哎,这就不说了,可是战总怎么现在才想起我家婉白来”

本来以为以战晟霆对江婉白的关心,她出事儿了他肯定第一个知道,没想到这几天一个踪影都不见。

“她还好吗”战晟霆动作一下子僵住了。

怎么会,她怎么会出车祸

“不过你不要担心了,她现在好的差不多了。你要来看她,可是她现在在陈姨他们那里。”蓝焕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文件,慢悠悠走过去坐下开始处理起来。

“好。你把地址发给我,谢谢。”战晟霆感觉自己整个人似乎都在颤抖,语气明显的不稳,传到蓝焕耳朵里,她听着总算是为江婉白感到那么一点点值得了。

“嗯。挂了。”蓝焕利落的挂断电话,把地址给他发了过去。

战晟霆一看到地址之后就开始导航,开着车一路疾驰而去。

蓝焕挂断电话后没过多久被一封新邮件吸引了。他点开一看,正是他派人去查的地下车库的视频。

一个穿得严严实实的人不知道从哪里搞到江婉白车子的钥匙进去,大概过了七八分钟才出来,然后急匆匆的走了。

可是由于角度问题,他在里面干了什么完全看不清楚,也不用看清楚,只要是知道的人就能看出他绝对是在破坏刹车。

而江婉白出事时候的视频他也看了不下十遍。是在一个十字路口,刹车失灵之后车子一下子停不下来,与对面的一个正常行驶的大货车相撞。

蓝焕看着网上的一些不好的新闻,有些头疼,他不能让江婉白出一点意外。

此事或许可以找战晟霆帮忙,他身份能力刚好。蓝焕打定主意后突然觉得战晟霆这个人也还不错,至少对江婉白是真心的,他就勉强替江婉白这个朋友接受他了。

江婉白在医院住了几天之后就被江言之陈紫菱带回了家,是在市他们买的别墅,环境很好,专门为了让江婉白修养身子,还请了一个专业医生在家住着,随时看着江婉白。

江婉白忘了这三年她的经历,所以说市的一切都被她丢掉了,包括人和事。她的记忆停留在战晟霆没失踪之前。

江言之他们虽然不希望她还记得战晟霆,可是她忘了那段痛苦的回忆也好。

江婉白疑惑的问道“妈,晟霆去哪儿了怎么我一直都没见到过他”

陈紫菱削苹果的手一顿,她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他现在恐怕在军区呢你忘了,他可是首长,怎么有时间每天都像你一样呆在家里”

江婉白点点头,这才说道“虽然是这样,可是我感觉他很久都没回家了而且我和他不是一直都在市吗怎么我突然就到了这里,而且我是怎样出车祸的我全都记不起来了”

她只要一想就头疼,有时候有一些记忆快速闪过,可是江婉白总是看不清。

“快别想了,婉白慢慢总会想起来的,你忘了医生说你脑子里有血块,消散之后什么都能记起来了。别急在这一时。”陈紫菱把她按着太阳穴的手拉下来,递给她一块苹果。

江婉白茫然的看着手上的苹果,有些痛苦的一下子抱住陈紫菱,“妈,我真的忘了许多事情吧”

“婉白,你忘记的都是一些不开心的回忆,所以别努力去想了,好不好”陈紫菱拍拍她的后背,眼眶有些红。

江言之在厨房看着也不是滋味,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陈紫菱站起来把苹果塞进江婉白手里说道“我去看看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