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我不觉得麻烦

小说: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 作者: 之言 更新时间:2019-06-25 18:08:15 字数:2283 阅读进度:126/542

第一百二十八章我不觉得麻烦

第二天一大早战晟霆就起来了,那些士兵按时起床就看见战晟霆正跑完步回来。

吃过早饭后,战晟霆吩咐手下的人进行了和往常一样的训练。不过今天他们明显能感受到战晟霆心情不好,所以遭殃的就是他们了

顾长青被战晟霆叫去查找神秘人了,倒是躲过了他折磨人的训练。

江婉白自从战晟霆走后为了方便又住回了江家。白天江言之和陈紫菱就给她照顾着五儿,晚上她回家之后就能和三点五好好待一会儿。

某一天回家的时候,陈束染抱着三点五站在门口迎接她,倒是把她吓了一跳,连忙上前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陈束染抱着孩子笑着看她“五儿会叫妈妈了”

江婉白惊讶的接过战烁瑜,“真的”

陈束染点点头,对着战烁瑜说道“五儿,这是妈妈”

“妈妈”有些破碎的声音从他嘴里叫出来,这声童音让她心里莫名的泛酸,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心里的感觉,只是想要哭出声来。

“嗯。我是妈妈五儿真乖”江婉白亲了他的脸蛋一口,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说道。

陈束染看她有爱的互动忍不住想要揽着她进去。

江婉白感受到他的动作身子一僵,微微躲开他的怀抱先一步走了进去。

陈束染看着她的背影目光闪烁,随后也跟着进去了。

江婉白洗漱完后站在床边哄三点五睡着后靠在床头心思有些飘忽。三点五的眉眼像极了战晟霆,她爱怜的伸手给他盖好被子躺在床上想着战晟霆。

想着想着她想到了陈束染,似乎这些天来他越来越不对了。

江婉白敏锐的感觉到陈束染对自己的心思,本来她还以为是自己在胡乱猜测,没想到这些天来他的一些动作越来越明显,让她不注意都难。

比如说吃饭时给她特意剔除鱼刺夹到碗里,一些时候抱着孩子还想要牵自己的手,还有今天的想要揽住自己的动作都让江婉白不能忽略。

她是不是应该注意一点,许多事情都不能逾越了那个点。束染哥哥在国外待了这么多年,或许这些行为都是正常的,看来她要好好的提一下了。

战晟霆这边经过顾长青的追查倒是查处一些事情来。

比如这个神秘人是一个叫in的男人,是当地人,不过在国外生活了很久,今年才回国,据说回国是因为父母在国外去世了。其他的详细信息就没有了。

而且这份信息还不知道是不是真实的,战晟霆无奈的看着顾长青,“就这点”

顾长青喝了一口茶,点点头,“只能查出这点。要想更清楚就只能去国外他待的地方好好查查。”

战晟霆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放下后突然说道“好,那你就去查吧。”

顾长青习惯性的答应道“好。”可是一答应之后发现自己没听清楚再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战晟霆看了他一眼,眼里带着笑意,“去国外查。”

顾长青顿时跳了起来,“我跑去国外查不去不去,这么麻烦”

“我是在通知你。”战晟霆不理他,起身朝着外面走去。只留下顾长青一个人在里面大呼小叫。

战晟霆莫名的想到了江婉白,他总感觉时间似乎过得太慢,他想要立刻到她身边。

云莆自从被大家揭穿自己的想法之后就一直赖在战晟霆身后,见他终于出来了,一溜烟儿的跑上前,“老大,你去哪儿我陪你”

战晟霆皱眉看着她有些无奈道“没事做”

云莆以为他关心自己,连忙摆手道“对,没事儿做。老大我跟着你就有事做了。”

“既然我没事儿做,那就去负重跑五公里吧,我看现在时间还早,既然你实在无聊,跑完之后五百个俯卧撑,五百个匍匐前进。”

战晟霆说完也不管她的反应,大步离开。

云莆看着他的背影走远,兴奋的大叫“老大真男人”她想自己是对战晟霆着迷了。

江笙带着谢疏朗走上前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快去跑吧,不然我看你天黑都完成不了。”说完就要走,突然想起来什么说道“老大有老婆了,孩子都有了。你就不要再吊在那棵树上了。”

说完赶紧溜,只剩下云莆气急败坏的站在原地跺脚。

谢疏朗嘲笑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两天之后顾长青踏上了国外查案的路途,战晟霆给他一些重要的地址后重新在军区里训练起来。这段时间军队里倒是没再出现枪杀案了。

战晟霆加紧了边防的巡查和搜索,人人提高了警惕。

夏宛宛花了半个月时间想通了,但是心里那道坎一直过不去,于是毫不犹豫的出国深造了。

江婉白某天看着娱乐新闻,就是当红花旦夏宛宛出国留学深造的标题,心情有些复杂。

这时陈束染下来了,他们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餐,江婉白突然不知道怎样面对他。只要一想到他可能对自己,就有些不自在。

江言之和陈紫菱还在楼上睡着,他们起早完全是因为要去公司上班。

这几个月来一直都是陈束染陪着江婉白吃早餐,然后开车送她去公司。江婉白却在今早突然不想了。

陈束染看着她心里的答案即将喷薄而出,却在她拒绝自己送她上班的那一刻怎样也说不出口。

江婉白看他神情有些不对,还是心软了,顺便想着能在车上好好谈一谈,于是让他送自己去集团。

一上车就陷入了沉默,江婉白是不知道突然说什么,而陈束染却是在猜测她怎么了。

最后还是江婉白率先打破了沉默,“束染哥哥,你什么时候去看房子啊”

陈束染明显的听出了她的意思,想让自己搬出去。

“怎么白儿不想我住在你家里了”

江婉白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我是怕你住在我家不方便你知道的爸妈平日里要照看烁瑜,你又要开车去很远的地方上班,实在是麻烦。”

陈束染转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我不觉得麻烦。”

江婉白一噎,顿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白儿,你是不喜欢我了吗为什么要让我搬出去”陈束染转过头看着前面的路,情绪不明,语气中隐藏着暴虐的情绪,江婉白沉浸在担忧中完全没有听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