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被打了

小说: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 作者: 之言 更新时间:2019-06-25 18:07:43 字数:2318 阅读进度:82/542

第八十四章被打了

江婉白看着她也在这儿有些惊讶,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并没有和谁有过深仇大恨,不过唯一的可能就是针对战晟霆的。

很快夏宛宛就被带走了,江婉白有些担心,但是她自己也自顾不暇。没过一会儿又有个人把她也拉走了。

劫匪扯下她头上的黑布,这才发现她被绑着到了一个房间里囚禁起来。房间里的布置很像是一个卧室,有床有书桌还有凳子椅子,自己这样,那夏宛宛肯定也是这样。

那些人把她丢到房间里后就出去在外面守着。

江婉白看着他们出去后,自己慢慢靠着墙壁站起来。双手双脚都被绑住,还真是不方便啊。

她一蹦一跳的把整个房间观察了一遍,完全没有刀具或者锋利的东西能划开绳子,而且这房间的所有窗户都被人用无数的铁板封起来。

江婉白看着有些破旧的环境,一时间完全不知道这是在哪

战晟霆早晨起来后看江婉白房间一直没动静,只当她还在睡觉,可后来敲了几声房门也没人回应,他急忙推开门走进去,在房间找了一圈都没人。他大吃一惊,赶紧下楼。直到整个房子都被他找了一遍后还是没人。

他平定下心情,回到她的卧室里。仔细查找了一番,才发现枕头上残留了一些迷烟的味道,很淡。

他掏出手机给顾长青打电话“喂,长青。小白被绑架了。”

“首长有何指示”

“你查查近期我们市里谁买过迷烟,用在了哪里还有查查小白最近周围出现的所有人哪个有可疑之处,去收集别院周围的所有摄像机,找到立刻告诉我。”

“是。那首长需要我带些兄弟来吗”

“暂时不用,这些人可能是针对我去的。你先把这些查到之后我再做打算。”战晟霆果断的吩咐,心里有些着急,小白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夏宛宛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眼里闪过一丝厌烦,“你干什么”

那男人看着她有些不高兴的表情低声说道“宛宛,我把江婉白抓了起来都是为了你,你不高兴吗”

夏宛宛听他这样说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难道那个给自己发短信的神秘人就是他,可是他又是谁

男人看她有些疑惑的样子开口迫不及待的说着“我是那个很喜欢很喜欢你的粉丝啊,你忘了吗我还去看你宣传电影呢,送了你一大捧花,你还不要呢”

夏宛宛听他这样一说,心里很是震惊,没想到这个男人就是当初那个变态。

她好好的在台上宣传新电影,一个男人突然扑上来要强吻她,那些警卫全部都没反应过来,自己就被他扑倒在地,害得她脊背淤青休息了好几天才消。人没事,却被这种情况吓得在后面的宣传中都有些担心。

“你原来是你你这个变态,你有病吧。”夏宛宛闪过一丝厌恶,没想到是他,本来自己都要忘记的事情又浮现出来,让她很是烦躁。

“宛宛,你别生气好不好”那男人看她厌恶自己,精神有一瞬间的不对劲,眼中闪过一丝暴戾,转瞬即逝。

“滚远点,我不想看见你”夏宛宛指着门口让他出去,他感觉被这种人惦记上恶心的她饭都吃不下了。

变态男笑道“好好,我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说着边往门口走,一转头脸色就变了,让人看着平白的觉得可怖。

夏宛宛看着四周逃不出去的房间,有些惊恐,不是说要成全自己让江婉白死吗怎么自己也被抓来了

江婉白在房间里观察了一遍,脑子里大概有个印象之后又蹦着跳到了床上翻身躺下。

不过一会儿,她就听到有人开门走进来,顿时警觉的睁开眼睛。是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长得很是一般,但是他那双看着自己犹如饿狼般的眼神让江婉白莫名的不舒服。

男人走上前坐在躺着的江婉白身边,抬起她的下巴,用手指捏了捏说道“可真滑嫩,可是看见你就不爽怎么办呢”

江婉白不知道自己怎么又得罪了这样一个人,有些疑惑的望着他。

变态男看她的眼神只觉得心里的暴戾更加不受控制,他一下子拉住她的那头如瀑黑发,狠狠的把她的头提起来。江婉白被他这样一拽痛得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变态男看她痛苦似乎觉得自己心里舒服了许多,于是更加兴奋的去拉扯她的头发,一边还用手甩打着江婉白的脸。

江婉怎么可能任由他欺负自己,于是使劲挣扎,女人的力气远不如男人,再加上她手脚都被绑住根本没有办法挣脱抵抗,随着男人越来越狠的动作,她被打得晕了过去。

男人看她晕了似乎也尽兴了,于是甩了甩发麻的双手走了出去。

江婉白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她是被痛醒的。从小到大她都没受过这样的对待,莫名其妙就被人抓来殴打,她忍住心里的苦涩想着一定要逃出去。

夏宛宛看着早中晚都会来自己这里的男人,每次都是横眉冷对的,让男人渐渐变得脾气越来越暴躁。

他当天下午想要再去折磨江婉白的时候被她一指甲划伤了脸,他狠狠的踹了她独自一脚,江婉白只觉得疼痛难耐,一时间汗水不停的往下滴。

男人看着躺在地上发丝凌乱脸颊红肿,浑身上下都是脚印的女人满意的走了。

等晚上夏宛宛再次见到那男人的时候看着他脸色明显的划伤痕迹有些疑惑的问道“你脸怎么回事”

男人似乎没想到夏宛宛还要理自己,忙不迭的回道“没事没事。”

看着夏宛宛不满意的表情再次说道“就是那个江婉白抓的。我就想教训教训她,没想到她却死活反抗,结果我一不小心就被她抓伤了。”

夏宛宛眼中精光一闪装作疑惑的问道“你怎么要去教训她你怎么不教训我”

那男人连忙开口道“抓她来不就是想要教训她吗对于你,我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教训你。”

夏宛宛看他对自己的态度一时摸不清他到底是个什么性格。似乎每次自己不给他好脸色看,他就会出去一趟然后回来的时候又变得一副奴样。那是不是江婉白受他折磨后,这男人才变得这么好心情的。

夏宛宛故意不满道“她和我可什么关系都没有。还有我说让你别再来烦我,趁早把我放了”

男人避开她的话,一直笑着说“那我先出去,等会儿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