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什么都没发生

小说: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 作者: 之言 更新时间:2019-06-25 18:07:31 字数:2143 阅读进度:66/542

第六十八章什么都没发生

战晟霆看着人都走了,这才转过头仔细看着沙发上正瘫坐着的江婉白。她脸色红润,面如桃花,空气中飘荡着浓郁的酒香,让他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朝着她走进。

江婉白早已经无意识了,她喝了很多酒,各种各样的酒都被她和云初夏喝光了。云初夏的酒量太差了,本来最开始不喝的,但是经过江婉白的诱惑,硬是和她喝了几大瓶。

战晟霆坐在轮椅上看着喝醉后乱动的某人,眼神沉沉的,里面笼罩着一层薄雾,看不真切。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此刻是什么心情。只是心里闷闷的,很不开心。

江婉白一下子倒在了沙发上,把战晟霆一惊,连忙起身去扶她。她只觉得迷迷糊糊有人抱住了自己,鼻尖传来一阵熟悉的香味,她一抬头就看见了熟悉的样子,只是怎么有很多个人影在晃呢。摇摇脑袋,想把人影甩清楚,却越来越昏沉。

战晟霆看她可爱的动作,掩饰不住的嘴唇微勾,连带着心情都好了不少。

江婉白意识里大概知道是战晟霆来了,或许也只是感觉到了熟悉的味道,她眼泪有些不受控制的泛滥。

战晟霆叹息一声,搂紧她的身子,一只手擦去她眼角的泪水。没想到却越流越凶猛,战晟霆无奈,细心有耐心的给她一遍遍的擦着。

江婉白有点意识了,只是脑袋里还是一团浆糊,她猛的伸出手抓住战晟霆,“哈哈,抓住你了”

看她又哭又笑,战晟霆凑近她问道“你抓住我想干什么呢”语气带着诱惑,还有一丝甜蜜的期待。这是谁也不曾见过的温柔的他。

江婉白听不到他说的话,只顾自己要说的,“战晟霆,其实我是恨你的,你知道吗”

战晟霆脸上一僵,动作一顿,接着自言自语呢喃道“对不起。”他知道那件事她肯定是怨自己的。

江婉白继续说“可是我明明应该恨你,但是我见到你的时候怨气就不由自主的消了,真神奇,怎么会这样啊”

她打了一个嗝,说道“我明明知道你和夏宛宛真心相爱,可是偏偏自己先动了心,爱上了你。甚至在日后的相处中我好痴心妄想你能也爱上我这可怎么办啊,都说女人为了爱情尊严底线什么都可以不要,可是我一想到自己要变成那样就觉得可怕。”

“但是,嗝,我控制不住,嗝,我的心。而且,你还强迫我把自己交给了你,这让我更加放不下你说我该怎么办”

战晟霆一直听她说话,见她喝酒多了难受,轻轻的拍着她后背,让她打了嗝舒服一点。

“既然这样,那你就一直爱我吧”他贪心的说道,他知道她难受,他自己又何尝不难受呢。一旦想到她放弃自己,不理会自己那段时间,他心里就酸涩得厉害。

江婉白似乎抒发了自己的心情,心里轻松了许多,但是整个人更加迷糊了。她一骨碌从他怀里爬起来,指着桌子上的酒瓶大吼道“来,我们继续喝,不要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最近老娘心里总是堵得难受,现在我们来一醉方休。”

战晟霆看她似乎又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了,于是一把抢过她的酒瓶,说道“你不能喝了。”瞧着这桌子上摆满了空酒瓶,他要不是看她喝得疯疯癫癫的,还真怀疑她是不是当白开水在喝。

江婉白听到男人的声音,停下手中动作,凑近仔细看了他一眼,摇摇晃晃地说道“这不是战晟霆吗你好久来的”

战晟霆无奈的看着她,自己是不是应该敲晕她把她带回去。

江婉白晕着头,“指着他再次说道“你这个贱男人,老娘就不应该爱上你。前脚还答应我要对我负责,后脚就跟夏宛宛搞在一起,嗝,我真不该爱你”

“真是我自己犯贱,怎么会去抢别人的男人没想到我夏宛宛也有这样的一天。”

她的话让战晟霆准备去抓她的动作成功停了下来。她知道了怎么自己心里会有一丝被抓奸的感觉

他甩开这些情绪问她“你怎么知道”他可是和夏宛宛什么都没做啊。

江婉白冷笑一声,“我怎么知道我为什么就不能知道”

她跳上沙发,站在他的不远处,指着他说道“有个号码给我发了一个视频,上面就是你昨晚和夏宛宛做的所有事情。怎么,怕我知道啊反正我们没什么关系,你也不用担心,我不会打扰你们的,到时候两年时间一到,我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再也没有”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盛怒之下的战晟霆一下子拉住手腕抱在了他怀里。

江婉白这样一摔脑袋更沉了,她摇头晃脑的看着周围几个重合的影子,浑身酸软无力,只想睡过去。

战晟霆真的忍不了她每次都说这样的话,自己不是警告过她,没有自己的允许,她哪里都不准去吗她怎么能随便就说出他们之间没有关系这样的话

看着女人软在自己怀里的身子,也不管她听不听得进去解释道“我和她什么都没发生。她说她最近演了一部剧,陷入角色里有了自杀的想法。我知道,我知道你不喜欢她,你也不信我的话。可是小白,我真的和她什么都没发生。”

他的语气带着一丝着急和急切,想要尽力给她解释清楚,他只知道不想要她误会,“还有你说的那个视屏”他眼里闪过一丝凌厉,当天晚上是夏宛宛叫自己过去的。这个视屏只有她能拍下来,而且自己明明睡觉没有翻身的习惯,一个动作睡下去第二天只会以那个动作醒过来。

可是那天早晨醒来就看到夏宛宛在自己怀里,自己也侧了一个方向。他突然想到房间里闻到的香味。似乎不是普通的熏香,现在想想倒是像那种让人迷醉昏睡的迷香。

不过幸好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如果真的是夏宛宛为了拍这个视频给小白,那一切都说的过去了。

江婉白哪里会理他,她已经睡着了,什么都没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