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他受伤了

小说: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 作者: 之言 更新时间:2019-06-25 18:07:13 字数:2386 阅读进度:40/542

第四十章他受伤了

他的一番话让江婉白瞬间惊醒,对啊,他们可是签了协议的,他帮助自己得到想要的一切,她帮他挡住家族介绍的所有联姻。他们之间维持关系两人都心知肚明,那现在自己的事情办好了,和他只有两年有名无实的夫妻关系了。想到这儿心里只觉得阵痛,不再看他,闭上了眼睛。

战晟霆以为她累了想休息,也就任由她睡过去了,不过提醒了顾长青把车内温度提高一些。

第二日江婉白很早就起来了,她答应了爸爸今天回去吃饭的。不过这次只是单纯的在家吃一顿便饭,庆祝他们团聚,只是怎样和战晟霆说呢。

江婉白洗漱完后下楼吃早餐,才发现战晟霆已经坐在餐桌上快要吃完了。战晟霆看着她下来点点头说道“快来吃。”她默默坐下想着怎样开口,却听到他说“等会儿吃完饭去爸那里,他让我们今天过去吃饭。”

“啊好。不过今天你有时间吗”她有些惊讶,战晟霆平日里都不是很忙吗,有时候忙得她整天都见不到人影。

战晟霆似乎对于她说话怀疑的语气很不满意,“当然,我们一起去。”

一路上无话。

到了江氏别墅后,江婉白看着在门口等着的爸爸心里满是高兴。最开始爸爸入狱她就在幻想这一天会很快到来,没想到真的这么快就满足了自己的心愿,她侧过头朝着旁边的战晟霆笑道“谢谢你。”不但谢谢你帮我报仇,也谢谢你在我每次受伤时站在我身旁安慰我,更谢谢你给我带来的所有希望。

战晟霆看着女人如一只欢快的小鸟飞扑过去的模样,心里暖意遍布,她和父亲关系真好。看着前方已经转头笑着看向自己的父女俩,慢慢推着轮椅走向他们,就好似快要走向自己的幸福,前方有人在等自己,自己也要快步到达。

战晟霆难得这样在一个地方放松下来,什么事也不做的呆了整整一天。江家很大,别墅修了整整三层,占地五百多平米。战晟霆被江言之这一天拉着不是下棋就是喝茶,江婉白最开始还觉得有趣,没想到他几乎什么都会,而且和自己的父亲也能交谈甚欢。后来那两人聊什么时事政治她就不感兴趣了,自己跑到原来的书房去看书了。

整个别墅都被江言之今早叫人来重新打扫了一遍,干净整洁,江婉白看着她的家只觉得温馨和暖。外面的家人在壁炉前细细交谈,自己能在书房喝着热水看着书,厨房里佣人在煮着热热的饭菜,这样的时候似乎好像是妈妈在的时候才会有的,也是她自从家散之后期待了好久的。

有家人,有爱人,有时间,有热茶,她想要的都有了。

冬日天黑的很快,雪花簌簌下着,不停歇。他们两人吃完饭后打算回战家别院,因为战晟霆还有事情要处理。江言之不客气的送二人到了门口就回去了。

别墅离公路有些距离,江婉白推着战晟霆慢慢走着,两人都没打伞,雪花温柔的飘落到两人头上肩上,好似一不小心就走到了白头,江婉白笑意连连的享受这难得的静谧。

一道黑影早已经在此等待了很久,看到二人慢慢走出来,巡视了四周一眼快速冲上前去。江婉白只觉得有个人手上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冲着自己跑了过来,她来不及反应就被在她身前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往后推了一把,脚步踉跄的坐在了地上。战晟霆看着跑过来的人,眼神一凛,总是有人出来作死。用力的一把抓住她的手让对方动弹不得。

顾长青此刻看到情况快步跑上来,一脚就把那人踢了出去一动不动的躺在了地上,滑了一段距离才停下来。江婉白赶紧站起来看着战晟霆,“你受伤没有”语气带着心急还有些颤抖,在目光所及之处,看到他手上被划了很大条口子后情绪显得更加惊慌,“走我们赶紧去医院。”

战晟霆伸出另外一只没受伤的手拉住她,“别担心,我只是被划了一下。”他朝着顾长青使了一个眼色,顾长青顿时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说着什么。

江婉白看他除了脸色苍白一些,手上还在不停地流血,赶紧跑到车子前拿出纱布给他缠上。战晟霆无奈叹息一声,扯过她胡乱包扎的纱布,用水冲了一下重新包扎起来。江婉白看着自己手忙脚乱的的样子也就不再动他,生怕血流的更多。

她转头对着地上躺着的人影怒目而斥“陈语嫣,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如果不是战晟霆出来护着她,自己今晚肯定不会这样毫发无伤,这个陈语嫣真是可恶至极。

陈语嫣被踢得倒在地上半天才缓过神来,她挣扎做起来喘着粗气,还不忘怨恨江婉白,“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我妈妈和风厉行就不会坐牢,我也不是现在这幅样子。我要杀了你江婉白你这个贱人,夺走了我的一切。”

江婉白看她死不悔改,永远也认识不到自己错误的人不值得可怜和同情。不再理她,推着战晟霆快步走向车子。嘴里不停地说道“我们快去医院,你的血止不住越流越多。快”

战晟霆看着她为自己焦急心慌的模样,心底莫名涌起一股甜蜜。他摇摇头说道“不去医院,等会儿就不会流血了。”

江婉白冲他急道“这怎么可能不去医院,这么多血啊”战晟霆看她像要快哭出来了,顿时一慌安慰道“我是军人,还不知道这点伤严不严重吗。不用去医院,真的。你回去给我好好消毒包扎一下就好了。乖,听话。”

江婉白听他这话才想到他的身份,放心了一半,赶紧喊着旁边的顾长青,“我们快回去。”说完对着正在怨怼自己的陈语嫣说道“这一切都是你们自作孽,不知悔改反而怪到我身上来,我何德何能被你惦记”

江婉白自己都觉得嘲讽,最开始是自己去害人的还是自己先对不起他们的爸爸妈妈收留他们,自己对陈语嫣如同亲姐姐般爱护,最后到头来一切都是一个笑话。

顾长青点点头,不再理会地上的陈语嫣,去开车了。陈语嫣看这几个人根本就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尤其是江婉白。她大声吼道“江婉白,你这个贱人,夺走了我的一切,我要杀了你。”不过这话她只能吼吼,她一动就浑身疼痛,肯定是刚才那个保镖使了大劲,该死的。

战晟霆听到她的吼叫冷笑一声,“你还是想想自己到监狱里去怎样解释吧。”

江婉白本来还想放过她一码,这女人没想到根本不死心,那就让战晟霆把她送进监狱把,去陪陪她那个妈妈,还有那个男人。几人不再耽搁,迅速上车回战家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