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爸爸的女儿

小说: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 作者: 之言 更新时间:2019-06-25 18:07:07 字数:2127 阅读进度:32/542

第三十二章爸爸的女儿

“语嫣必须是我们的女儿。你要是不同意的话,那你就得担心你宝贝女儿江婉白的性命了。”阴狠恶毒姿势让江言之瞠目大怒。他抓紧手里的内线电话吼道“你敢”

陈婴宁看着他为了自己女儿要拼命的模样,心里有些发酸,为什么自己在姐姐死后就一直得不到他的心,这样的男人为什么是姐姐得到了。

不过幸好她已经死了。

“我今天来只是来告诉你这个决定,你不同意也得同意”

“言之啊,如果你不想你的女儿像陈紫菱那样被我弄死,你就一直这样固执下去吧。”

语气轻松带着笑意,看在其他人眼里就像是家人之间的循循嘱托。

陡然听到陈紫菱的死讯他当时痛苦的差点发狂,后来因为小白而坚强走下来,现在听到陈婴宁这样说,一下子觉得又惊又颤没想到紫菱竟然被她献计害死。

“你这个毒妇,我要杀了你紫菱竟然是被你害死的她生前对你不薄啊,你怎么下如此狠手”

一瞬间江言之痛哭出声,他气得浑身发抖,想要把她碎尸万段,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女儿随时收到威胁,不得不打起精神来面对她。

“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江言之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岁,他从没想到自己养了一条恶毒的毒蛇,只等待时机跳出来咬你一口就能让你一击毙命。

他恨啊,恨他自己不能保护妻子女儿,反而让她们收到迫害威胁。

“呵呵,很简单,只要你明天在江婉白探监的时候给她说陈语嫣是你的亲身女儿就行了。”

她想到女儿马上就能有个新身份,就能不再受到其他人质疑,她也能光明正大的拥有自己梦寐以求的就开心。

江言之不得不缓缓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陈婴宁再好好嘱咐他几句,拎着名牌包大步离去,江言之再次被带了回去。

第二天,江婉白一如既往地去看望爸爸。江言之被叫出去之前还在默默祈祷,希望她能不来,没想到还是来了。他叹口气坐在了江婉白的前面。

江婉白不再像最开始见到江言之那样动不动就哭了,她觉得自己变了,变得更坚强了。正要开口,却被江言之打断“小白啊,爸爸对不起你”

江婉白一听这话心里一个咯噔,有种不好的预感。

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有被江言之抢话道“小白,其实爸爸还有一个女儿,就是你的表姐陈语嫣。”话落,江言之不敢看她,微微避开女儿看过来的那双震惊的眼神。

他一口气说完觉得心里七上八下的,心里只希望江婉白能相信自己。

江婉白怔愣了半天,觉得自己心中那个父亲的形象轰然倒塌,“你竟然是陈语嫣的爸爸你怎么会,怎么会对不起妈妈”她一阵绝望,心里只觉得快要扭曲了。江言之怎么能是陈语嫣的爸爸

“你拿我和妈妈当什么了我问你,在你眼里我和妈妈到底是什么”江婉白只觉得这样的情况让她不能接受,她该怎么办

江言之看到她真的相信了,心里一阵钝痛,一时间百味杂陈,又想她相信这样就不会受到陈婴宁的威胁,又想她真的相信自己不会背叛她们母女两人的。

江婉白在转身的时候眼泪夺眶而出,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办,心里很烦很乱,只想一个人静静。

她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吩咐去墓园。

司机开着车看向镜子,看不见后面的女人,只能听见断断续续压抑的抽噎声。车厢里一阵沉默。

下车后司机朝着付了钱正准备走进墓园的女孩说道“别哭了,加油。”

陌生人的安慰让江婉白的心一瞬间滚烫起来,她低声说了一句谢谢后朝着山上跑去,如一个折翼的天使奔向希望。

出租车司机看她那样子不禁摇摇头,感叹道命运无常,定是很重要的人去世了吧。

江婉白越往山上走越觉得空旷。山上最好的位置是当初妈妈死后爸爸花高价买来的,就只是因为爸爸不想妈妈受委屈。山上风景最好,大片的樟树栽种着,在冬日形成一道漂亮的绿色弧线。

江婉白来到陈紫菱的墓前坐下,显得有些形单影只。她缓缓叙述着一家人小时候在一起美好的生活,慢慢的哭道“妈妈,婉儿好想你。”

“爸爸他昨天说说爸爸他还有一个女儿,陈语嫣是爸爸的女儿妈妈,我该怎么办爸他亲口给我说的,可是就是陈婴宁和陈语嫣害的我们一家啊,为什么”

“我该怎么办。”江婉白觉得自己一瞬间失去了所有。

信任的爸爸在一瞬间告诉自己他对不起自己,他的女儿是他们一家的仇人,这情况怎么看怎么狗血。

等她发泄够了,抹了抹脸上的泪水,神情不再悲伤绝望,慢慢坚定起来,她要坚强。站起来对着陈紫菱的墓说道“妈妈,不管怎样我都会让陈紫菱和陈语嫣母女得到应有的惩罚。”说完转身一步步朝着山下走去,彷佛充满了力量和勇气。

江婉白回到战家别院已经是下午了,她觉得她的人生处处充满悲剧,可即使是这样也不得不再次抬头面对生活给予的一切。

江婉白也没看到战晟霆,不过倒是顾长青下午的时候来过一次,去书房拿了一份文件就走,她这才知道战晟霆去部队里处理一点事情。

她突然觉得自己自己很想念他,想念他把自己藏在身后,自己一个人去扛下所有事情,她不禁默念道战晟霆,我很想你

冬日里天黑的很快,别院坐落在郊外山上,战晟霆回来的时候从下面看见卧室窗口的灯还亮着,昏黄的灯光让他感觉到一阵温暖,像是终于找到归途的方向。

他推着轮椅上楼站在她卧室门前,刚想敲门问她为什么还没睡就看见里面的灯光关了。

顿时黑夜无边,寂静一片。他摇摇头失笑,转身推着轮椅回了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