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鸿门宴

小说: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 作者: 之言 更新时间:2019-06-25 18:06:57 字数:2213 阅读进度:18/542

第十八章鸿门宴

天刚亮,江婉白蹑手蹑脚的从房间里走出,深怕引起一丝动静让战晟霆察觉到。倒不是不能跟他讲实话,只是风厉行突然打电话来,说完和她谈谈。

她又不是十一二岁的小女孩,会这么容易被骗,可她还是得去,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能救出父亲,她都不会放弃的。

想到这,她又给自己鼓气说道“不就是鸿门宴吗,当年刘邦还参加了,结果他还不是当上皇帝了。”

如此想到,她便对待会要去见风厉行少了几分担心。父亲现在还在牢里,每天活的是什么日子还不知道,自己现在要抓紧一切机会去救他,哪怕是和仇人合作。

一双眼睛盯着她走出了别苑,目光冷峻,战晟霆不知道她出门干嘛,但看她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就知道没什么好事。

他掏出手机,拨通电话,“帮我盯着她。”

顾长青早早的就在战家别苑周围了,毕竟是军区首长,虽说战晟霆自身就身手了得,可基本的安保工作还是要做的。

顾长青接到电话便开始开着车对江婉白进行跟踪,江婉白所在车上的出租车司机并没有发现有一辆车一直跟着他们。

不一会,顾长青发现江婉白走进了一家饭店,他乔装打扮偷偷溜到了隔壁包厢。

“没想到,你还真的来了,不错啊”风厉行得意的看着江婉白,边说还不停的拍手。

“说吧,怎么才能救我父亲”

“江婉白啊,江婉白,你是不是太天真了,就凭你想救,我就应该帮你吗”风厉行拿起茶杯,喝了口水,然后静静的就这么看着江婉白。

江婉白脸色苍白,说道“说吧,有什么条件”

风厉行微笑的看着她,笑道“很简单,我们恢复订婚的关系,这样你那在牢里的父亲怎么也是我未来岳父,这样我肯定不能让他在牢里待着啊。”

江婉白听完,眉头一皱,她突然又记起风厉行差点把她卖给肥头大耳的富商,心里一阵作呕。

她说道“我现在可是战晟霆的女人,你和他抢人,是不是要掂量掂量自己。”

“一个残废而已,我还真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整个市都知道你是我的未婚妻,一个私生子,我到要看看有什么能耐。”风历行不屑的说道。

另一个房间里的顾长青听到这些对自己家爷的不敬,露出了凶狠的表情,没有人知道,这个看似简单又有点书生气的男人,在边境上有着死神的称号。要不是四年前

顾长青没有继续回想,他又通过墙上的的小孔,听着他们的对话。

“况且那个残废,想来是不能动你吧,哈哈哈”风厉行一阵大笑,“要不今天我让你知道知道做女人的乐趣。”

江婉白没有和他斗嘴,她只是后悔自己这么天真,风厉行什么人,自己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骗。

见江婉白不做声,他就更变本加厉,整个身体竟然慢慢的向江婉白靠了过来。江婉白见势不对,说道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喊了。”

风厉行冷笑一声“喊你倒是喊啊,全市都知道你是我未婚妻,结果你却和战晟霆结婚,果然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江婉白听到风厉行如此说她,双眸有了火气,死死的盯着他,然后突然莞尔一笑,说道“没办法,谁让他各方面都比你强呢,尤其是”说道“尤其是”时,江婉白挑衅的看了风厉行一眼。

风厉行完之后,脸色顿时紫一块红一块,他直勾勾的盯着江婉白,恨不得立刻让这个女人在他面前求生不能。

与此同时,战晟霆收到了顾长青的报的地址,立刻让人把他送过来。他刚走进饭店,顾长青就迎了上来,对他指了指里面那个包厢,示意在里面。

突然“怦”的一声,里面传来了一阵东西打碎的声音,战晟霆皱了皱眉,想立刻就冲进去,顾长青冷冷的盯着那个房门。

原来是风厉行不断的靠近,江婉白一步一步的后退,抵到了墙上,她没有办法,随手将放在旁边的酒杯拿起就丢了过去。

风厉行见此,不退反进,一把抓过江婉白,就把她丢到了桌子上,桌角撞上她的腹部,她痛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风厉行抓住她的头发,让她抬起头看着自己,脸上一阵诡笑,就像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一般。

江婉白不停的挣扎,下意识的用嘴去咬他,突然她就不得动弹,原来风厉行用手狠狠的捏住她的下巴,他面色狰狞,有点恼羞成怒。

他自认为自己不比那个残废差,可这个女的如此不知好歹,一而再的挑衅自己,他决定给她点颜色看看。

啪的一声,江婉白的脸上顿时红了一片,五个手指印清晰可见,她恶狠狠的盯着风厉行,誓要把他千刀万剐。

风厉行打完江婉白,依旧觉得不解气,他想得到这个女人。他慢慢的将身子靠了上来,整个人压住江婉白。江婉白双手被抓不得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越来越近。

此时的江婉白,被压在桌子上,双手被风厉行的一只手抓住放于头顶,一头长发披在两旁,更加显得魅力无限。她眸子里有着不甘和愤怒,在心里一个劲的怪自己太过天真。她突然想如果战晟霆在这里该多好。然后又自嘲了一下,是自己一意孤行的。

风厉行无法得知江婉白的内心想法,他像看一只货物一样看着江婉白,眼里像是欣赏着一个优秀的作品,又像一个猎人欣赏自己的猎物一样。

风厉行伸出另一只手,捋了捋江婉白额头上的刘海,然后慢慢的从她的脸上划过,他一边观察着江婉白的脸色变化,一边嘴角微微上扬,一脸得意。

“还不是落在我的手里,你说你又是何必呢。”

江婉白扭过头不去看他,突然眼光瞟到一物,顿时心生一计,她挑衅的说道“你以为你是谁,你动了我,你会后悔的。”

风厉行不怒反笑,用手强迫着江婉白看着他,他狠狠的捏住她的双脸,让她不得动弹。他说道“你以为还会有人来救你吗,别做梦了。”狰狞的脸上露出一丝凶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