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连残疾首长的床都敢爬

小说: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 作者: 之言 更新时间:2019-06-25 18:06:55 字数:2276 阅读进度:16/542

第十六章连残疾首长的床都敢爬

如今连残疾首长的床都敢爬,甚至摇身一变成为了首长夫人。

想到今天被战晟霆虐到半条命都没了,风厉行满眸愤恨。

察觉到风厉行此刻的愤怒情绪,一侧的陈语嫣不忘添油加醋,“厉行哥,你之前还觉得自己这样做会伤害了她的心。可是却不知道,那个贱人在冠着你未婚妻名之前,爬上了多少野男人的床呢。”

“现在,傍上了残疾首长这一颗大树,转脸就不认人不说,还险些害死我们。”

越想越觉得气愤,陈语嫣还从未受过今天这样的委屈。

被人关进车子里,直接沉海,要不是用手机敲碎了玻璃,怕是今天她和风厉行都难活着回来。

越想越觉得气愤,陈语嫣随即愤恨咬牙,“厉行哥,不如我们找人彻底的解决了那个贱人”

“嫣儿,江婉白不能除。至少,现在不行。”只见捏着毛巾的风厉行缓缓起身,深邃的黑眸里噙着一抹冷冽的弧度。

只见陈语嫣愣住了,什么叫做不行难道,风厉行对那个贱人有感情了

这样想着,陈语嫣顿时挽住他的手腕,一副悲伤的模样,“厉行哥,你是不是心疼了现在江氏都垮了,那个落魄千金也该彻底的消失”

“你别忘记了,我们一开始的目的是什么。”只见风厉行深眸拧紧,起身扯开身上的毛毯,黑瞳渗人。

听着风厉行的提醒,陈语嫣一愣,随即开口,“我知道,可现在那贱人成为了残疾首长的妻子,我们还怎么把她送给唐总”

“首先,我们需要让她没有战太太的称号。”只见风厉行幽深的黑眸一紧,在仔细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做。

听到这里,陈语嫣凤眸微眯紧,随即探究的凝视着风厉行,“厉行哥,你打算怎么做”

“当然是,让她恢复风厉行未婚妻的身份。”捏起茶几上的一杯红酒,风厉行仰头饮尽,幽深的黑眸噙着冷冽的弧度,令人不禁一寒。

唯有陈语嫣心底里有些慌,风厉行的这一句话,让她莫名有些担心。

如果那个贱人恢复了风氏少奶奶的身份,那么她呢她陈语嫣这些年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哪怕只是一个名义上的未婚妻,对于陈语嫣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

曾经属于她江婉白的一切,如今必须属于她陈语嫣

一侧的陈语嫣却笑着摇头,“怎么可能,之前我们差点将她卖给唐总,江婉白即使再傻,也不可能再回到你身边的。”

陈语嫣一脸坚定的摇头,不相信发生这一切之后,江婉白还会愿意做他风厉行的妻子。

除非,她是傻子。

“我风厉行就喜欢将不可能变成可能,不过是一个残疾首长,即使有颜有权又如何”

对于自己的实力,风厉行格外自信。即使这次和江婉白闹的很掰,他依然相信,自己能够让她乖乖从残疾军人的身边回到自己这里。

毕竟,对于战晟霆的名声,全a国无人不晓。

一个小三生出来的战家第三个儿子,终究还是成不了气候的。

噙着一抹冷冽的笑意,风厉行得意的旋转空酒杯,等待着江婉白乖乖回到身边,那么,那一块地皮就将回到自己手中了。

属于他风厉行的,别人谁也休想抢走

凝视着风厉行胸有成竹的背影,陈语嫣紧捏着粉拳,凤眸眯紧,在心底里暗暗发誓,好不容易得到的地位和一切,她绝对不会让江婉白再抢回去

战家别苑。

返回战晟霆的家里,还未等江婉白开口,只见轮椅上的背影淡淡吐出,“除了客房以外,你可以任意活动。”

说罢,只见转动着轮椅的战晟霆径直朝着楼梯侧的平梯上上去,只留下江婉白一个人愣愣的站在原地。

“你不回部队吗”想了想,江婉白还是弱弱问出,纵使这里是他的家,可孤男寡女的同处一室,总觉得分外尴尬。

本来觉得选择战晟霆最大的一个优点,就是他军人的身份,一定鲜少在家,这样不见面,可以免除许多尴尬。

可现在,他居然跟回来了

原本转动的轮椅倏然顿下,只见那满身肃穆的身影缓缓侧眸,朝着江婉白的方向瞥过来。

就在空气中一阵可怕静默之后,男人淡漠的嗓音吐出,“别着急,我们还有两年的时间同住在一个屋檐下。”

“甚至,一个卧室一张床上。”噙着邪魅的笑意,已然猜出她心底里的担忧,战晟霆故意回应。

砰如遭雷劈的江婉白双腿一软,总感觉自己这是把自己个坑了

两年不长不短,可她预想中的情节是,战晟霆常年出任务,常年住在部队,两个人也就偶尔演绎一下夫妻,应付应付他的家人。

可现在这架势,总觉得需要应付的不只是他的家人,甚至,还有他

深邃的黑眸将她如遭雷劈的表情尽收眼底,神色悠然的转过身去,转动轮椅朝着书房缓缓离开。

在轮椅推至楼梯口的时候,战晟霆深邃的黑眸缓缓侧眸,朝着还愣在原地的江婉白淡淡吐出,“早点休息,明天带你去见一个人。”

“啊”江婉白一愣,正要开口问他明天要见谁的时候,只见轮椅转动,推开客房的门,俊冷神秘的背影顷刻间消失在门缝之中。

身后,一侧的顾长青恭敬开口,“夫人,晚安。”

直到整个客厅内一阵可怕的寂静之后,江婉白整个人一阵瘫软。

始终想不出,明天所谓的见人,是见什么人

难道,又是他的那些极品哥哥和气势骇人的父亲

一想到这里,江婉白紧攥着衣角,莫名觉得害怕了。

夜,静默的可怕,设想着未来生活的江婉白,心底里更觉得可怕。

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轻叹了一口气,为了狱中的父亲,为了让江氏从新崛起。

更为了查清真相,以及复仇,这个战家少奶奶,她不情愿也必须当。

轻甩了甩头,朝着楼上的主卧走去,经过那扇紧闭的房门,江婉白小手扣着衣角,咬了咬牙,迈步进入卧室内。

随着主卧的门咔哒反锁上,此时客房内捧着一份江氏所有资料的战晟霆,唇角漾出一抹弧度。

看来,这个婚结的很有意思,而那个小丫头,更是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