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带夫人回府

小说: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 作者: 之言 更新时间:2019-06-25 18:06:39 字数:2294 阅读进度:7/542

第七章带夫人回府

“霆爷,你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妥了。”此刻从车内走出来的顾长青,对着轮椅上的自家爷恭敬回应。

望着掌心里的红本本,战晟霆深眸一沉,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婚姻

当年她拼了命想要的一张证,最终连命都搭上,如今在他的手里,却并未有任何的感觉。

婚姻他从未想过,如果不是战青云一心逼迫,他此生不娶。

可现在,既然战青云想要这一个红本,那么他就给了他。

想到明天的相亲,战晟霆从未这样期待过。

想必战青云看到这一张结婚证,一定会悔青了肠子,自己这些年的逼婚是多么的愚蠢。

捏起那一张红本,战晟霆直接丢入顾长青怀中。

随后在雪地之中,轮椅的铁轮子压的积雪嘎吱嘎吱一声脆响。

而顾长青手机响动,撇眉看了一眼,迅速快步上前,“爷,媒体那边又在挖您和夏小姐的八卦”

听到夏小姐这个字眼,战晟霆的深眸一沉,顾长青暗吸了一口凉气,跟随自家爷四年,他岂会不知某一个人的名字是提不得的。

“咳咳,属下这就去命人封了这家公司。”作势转身要离开,倏然自家爷的视线瞥向雪地之中那单薄的身影。

随后抬手一指,“带夫人回府。”

“啊”听到夫人这个陌生的字眼,顾长青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顺着自家爷手指的视线,瞥到江婉白的时候,这才拍了拍额头,“是。”

看着战晟霆手指着自己,随后顾长青恭敬唤道“夫人,霆爷命属下带您回府。”

“去战家”江婉白捏着结婚证的手一抖,她刚刚意识到,女人一旦结了婚,自然是要住进丈夫家的。

更何况,如今的她连家都没有了,江家别墅刚刚被卖出去,如果不是战晟霆,她恐怕早就死于悬崖下了。

紧攥着衣角,极度不自在的点了点头,“好。”

硬着头皮跟随顾长青上车,现如今她顾不得什么面子和矜持,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直到坐进车内,偷瞄了一眼身侧双腿盖着毛毯,端坐在座位上,手握着香槟浅抿,不知道思索着什么的丈夫,江婉白生涩唤出,“战三少,关于咱们两个的婚姻,我保证不对外说一个字眼的。”

江婉白也算是豪门出身,自然知道,对于战晟霆这样身份的人来说,娶回去这样一位妻子,简直是拿不出台面的事情。

虽然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她自己也是有自知之明的,反正两年的时间很快,谨慎一些,只要自己不对外说,是很难被扒出什么的。

“晟霆。”只见一直沉默的男人将手心里的红酒杯放于面前的桌上,一双幽深的黑瞳对视向她。

江婉白不由的紧了紧身子,这个军少身上带有渗人的寒意,单单是看一眼,都让人从头冷到脚跟。

琢磨了半天,她才反应过来这男人的意思,随后有些别扭的低低唤出,“晟霆”

“咳咳。”副驾驶座的顾长青实在忍不住,掩嘴轻咳一声。

倏然一道寒光射杀而来,吓得顾长青慌忙侧过头去看向车窗外。

“我今晚住部队。”只见凝望着车外的男人淡然吐出,似乎是怕她误会,在解释着什么。

江婉白一愣,随即摆了摆手,“不用那么麻烦的,我住客房或者客厅沙发都可以的。”

然而座位上的男人始终沉默不语,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

江婉白尴尬的抓了抓头发,这和陌生人结婚,简直是尴尬的不要不要的。

果真,送她回去战家别苑之后,那个人没有下车,就朝着某一个地方离开。

进入偌大的战家别苑内,看着奢华无比,却总觉得阴冷的别墅内,江婉白唏嘘不已。

“好大的别墅,这里是他一个人住”

别墅内除却几个佣人之外,就没有任何人,江婉白小心翼翼的立在客厅内,甚至不敢私自去参观什么。

最后也只是跟随佣人,进入给她安排的房间内,关上房门,江婉白这才轻舒了一口气。

坐在柔软的大床上,打量着装饰简单却不失奢华的空间,这就是传闻中战三少的家吗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不仅有机会来战家别苑,甚至,还以战家三少奶奶的身份。

可想到如今连家都没有的自己,江婉白缩着身子窝在大床上,眼泪吧嗒吧嗒的掉落下来。

此时此刻,也不知道监狱里的爸爸过的怎么样

紧闭着蕴着泪滴的眼眸,脑海中满是关于曾经的回忆。

充满欢声笑语的家,爸爸脸上慈祥的笑容,还有陈氏母女原本温柔和蔼的样子,可那不过是伪装出来的面具。

她们的心,简直比蛇蝎还可怕

还有风厉行,一个人隐藏至深的男人,她险些赔上了自己的一生。

抹掉眼角的泪水,江婉白愤愤呢喃“风厉行,你们夺走的,我江婉白一定会再拿回来”

疲惫的身躯缩在大床上,她无助孤独的就像是一个被丢弃的孤儿。

这一夜,梦里她见到了江言之,牵着他的手承诺,一定会救他。

直到早上顾长青敲门的时候,她的眼泪湿了整个枕头,眼眶也是一阵微红。

“夫人,霆爷要您去一趟部队。”顾长青一大早奉自家爷的命,要将江婉白接去部队。

虽然不知道自家爷的意图,但总觉得有些不安。

凝视着江婉白红肿的眼眶,很显然是昨夜哭了一夜。

这,嫁给自家爷有这么委屈吗

全城多少女人挤破脑袋想要嫁的人啊,她捡到了便宜还委屈

女人啊,真是让人猜不透,搞不懂。

摇了摇头,顾长青返回楼下的军车内,等候江婉白梳洗完毕上车。

换好了衣服,下楼走至那一辆气派的军车上之后,江婉白莫名的一阵紧张。

这一大早的,战晟霆为什么要自己去一趟部队

原本就只是形婚,难道不应该是各自生活,互不相扰的模式吗

想不通啊,只好甩了甩头,反正一个双腿残废的男人,对自己也做不出什么。

况且,看战晟霆的样子,也不像是会胡来的人,江婉白便放心跟去。

车子缓缓停在部队内,跟随顾长青走进战晟霆宿舍的时候,抬眸看到了一男一女,江婉白彻底懵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