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合作愉快

小说: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 作者: 之言 更新时间:2019-06-25 18:06:38 字数:2413 阅读进度:6/542

第六章合作愉快

不等江婉白开口,只见轮椅上一只手捏着资料直接递过来,“看看资料,如果没有问题,等一下回家取相关证件,马上登记。”

“啊”江婉白愣住了,登记什么

疑惑的握住文件瞄了一眼,却在下一秒,看着战晟霆几个字眼,瞬间宛若雷劈一般。

在她最落魄无助的时候,遇到的好心人居然是战晟霆

而第一次见面,她说的那一句话“我宁肯嫁给战家双腿瘫痪的三少,也坚决不要被卖给那些秃头大肚的老男人”

她居然当着战晟霆的面说的那么壮志凌云

而且现在仔细回想了一下,她下车时候,他披在她肩上的外套,以及那一句“这件衣服算作是送你的,以后嫁给战家三少的时候,别忘记还我。”

天哪这简直不要太尴尬

“江小姐,如今你缺个丈夫,而我正好缺个妻子,所以,祝我们合作愉快。”

战晟霆不是一个拐弯抹角的人,可这一句干脆利落的话,令江婉白懵懵的。

丈夫合作这是真的应了那句话,宁愿嫁给战家双腿瘫痪的三少

将捏在她掌心里的文件合上,战晟霆直接对顾长青吩咐,“准备一下,去江家拿登记需要的证件,今晚我要领结婚证。”

“是。”顾长青也完全懵逼的,可自家爷发话了,就是上刀山也必须从命。

只是,老爷子催婚无数次,自家爷都未曾动心。

可现在,对于这个见过一面的江婉白,居然起了结婚的念头

倏然想到那一份资料,难道,是因为三年前的事情

来不及去缕清楚思路,也不敢去想,老爷子得知自家爷无视他安排的那些名门千金,反而和落魄的江家千金闪婚,恐怕会气出病来。

更要命的是,江言之如今还在监狱里,战家人得知这一门完全门不当户不对的亲事,大少爷和二少爷恐怕又要找茬闹事了。

“等一等,你是要我跟你结婚”江婉白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懵懵的凝视着面前轮椅上,却寒意渗人的首长大人。

战晟霆的名字她自然听过,可如今自己的名字要写在战家户口本上,这事可就大了。

尤其是那一句,她缺一个丈夫的事情,他怎么知道

似乎有洞穿她心事的本领,战晟霆不紧不慢的吐出,“江总蒙冤入狱,难道你真要从了你那出轨的未婚夫,被卖给肥头大耳的富商”

“你”江婉白一怔,对视着那一双黑瞳,莫名觉得渗人至极,在大床上缩了缩身子。

才不过几个小时,他对于她的了解超出想象。

战晟霆转动轮椅,一点点逼近她的身侧,唇角漾出一抹笑意,“我需要妻子,你需要一个丈夫,这是最佳拍档。”

江婉白凝视着面前英俊无比的男人,他伸手拿出一支笔,在一张白纸上沙沙沙写着什么。

很快,一份结婚协议书递至她的面前。

“结婚协议书”看着上面的条条款款,对于自己的利益和人生安全都格外有力。

更重要的是最后一条双方婚约期限2年,到期自动解除合同,且在合约期间,甲方满足乙方所有条件。

最后还标注着一行小字,甲方不强迫乙方发生任何夫妻之事。

这简直是对自己权益最大保护的结婚协议,江婉白不禁开始盘算着,依仗战晟霆的权势,是不是能够帮助自己,将含冤入狱的父亲解救出来

那么,这份结婚协议书必须签

只是,婚姻大事怎么能够这么草率的决定呢

况且,对方还是权势滔天的战家三少,甚至还是一个双腿瘫痪的人。

可想到婚约期限两年,甚至人家主动提出不会强迫自己发生夫妻之间的那种事情。

在江家落魄,父亲蒙冤入狱,并且渣未婚夫还想方设法的要将自己卖给富商的此刻,她还有别的选择

就在江婉白不知道如何抉择和回应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倏然响动起来。

捏起手机,看着上面陌生的号码,她凝眉按下接听,“喂”

“什么”顿时眉头一紧,江婉白握着手机的手在颤抖着,“她凭什么卖掉我们江家的别墅我不同意”

对着电话一通低吼,可对方只是象征性的一声通知,此刻早已经签下了合约,属于父亲的江家别墅,被陈婴宁直接卖出。

握着手机浑身不停的颤抖着,江婉白气愤不已,紧咬着唇瓣沙哑低吼,“凭什么那是我们的家,陈婴宁你凭什么”

可想到早在几年前,陈婴宁不知道说了什么,后来爸爸将江家别墅改为她名下,所以此刻,作为江家别墅的房主,陈婴宁自然可以轻而易举的卖出。

江婉白想不通,那可是妈妈的亲妹妹啊,为什么那么狠毒

莫非在变更房主的时候,她早就在预谋着什么

是不是江家被陷害破产,父亲入狱的一切一切,都是陈氏母女捣的鬼

江婉白双腿一软,不可置信的摇头,亲妹妹陷害自己的姐夫这样的人究竟多么狠毒

可当年小姨夫病逝之后,是父母收留了陈氏母女啊,并且这些年江家养活这她们母女,江婉白甚至视陈语嫣为亲妹妹一般。

“江婉白,我战晟霆从来不喜欢强人所难。这份结婚协议书你可以签,当然也可以选择拒绝。”

战晟霆好似没有听到她和电话里人的对话,捏起结婚协议书继续开口。

甚至一点点捏起,转动轮椅似乎就要离开。

就在他的手刚刚转动轮椅的那一瞬,盯着那一双瘫痪的双腿,抹去眼角的泪水,江婉白一点点下床,直接捏起那一份协议书,“我签”

她不会让贱人母女得逞,更加不会给渣未婚夫伤害自己的机会。

更重要的是,她要救出喊冤的父亲,要将江氏彻底的拯救出来。

那么,她无路可走,眼前的残疾首长,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一颗大树。

无论这个男人有什么的目的,她绝不给那些狠毒的渣人任何机会

捏起协议书,江婉白毫不犹豫的签下自己的名字,仰头满是坚定的望着此刻身份为自己丈夫的战晟霆,“协议里的条款只要你不会反悔,我们这就可以去领证。”

“对于我而言,从来不知道反悔两个字怎么写。”噙着一抹邪肆的弧度,捏起签好字的协议书,战晟霆转动轮椅,走出战家别苑。

从战家别苑出来,再到江家别墅拿到江婉白的所有证件,以及在在深夜,在民政局门前,数排军人开路,一分钟过完所有领证流程。

直到手心里捏着热乎乎的结婚证,江婉白苦涩的凝望眼前白雪皑皑的世界,对着天空苦涩低喊,“爸,女儿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