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战家三少可是个残废

小说: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 作者: 之言 更新时间:2019-06-25 18:06:36 字数:2257 阅读进度:3/542

第三章战家三少可是个残废

后车座上的女孩瑟缩着身子,自然也察觉到紧追上来的车队,感觉到一道犀利的眸子剜向她,怯怯回应,“我被他们绑去i酒吧拍卖,刚刚趁乱逃出来的。”

至于其他的,小女孩没有多说,只是瑟抖着身子,明显还处于恐惧和慌乱之中。

深邃的黑眸剜在她的身上,随后不语,令人看不透他心底里的情绪。

见他明显的不相信,江婉白继续解释,“是真的,我是江氏的江婉白,江氏被陷害破产,未婚夫抓我拍卖给富商做妻。”

“”战晟霆黑瞳幽幽的凝望着恨不得发誓的小丫头,却迟迟不语。

“我宁肯嫁给战家双腿瘫痪的三少,也坚决不要被卖给那些秃头大肚的老男人”

一旁静静围观的顾长青听到这一句话,顿时一愣,倏然一道凌冽的寒光射杀而来,吓得他慌忙垂眸望着前面。

可内心里,为这丫头捏了一把冷汗,在自家爷提到瘫痪这个禁词,简直是作死

可不知道为什么,顾长青总觉得这丫头有些眼熟

耳畔回响起那一个字眼,江氏的江婉白

嘭大脑一瞬间炸裂,原来是她

幽深的黑瞳落在小丫头倔强到微昂起的小脑袋上,面无表情道“战家三少可是个残废,你愿意嫁”

江婉白眨巴眨巴眼眸,似是没料到眼前的男人会追问这一句,随后坚定点头,“当然了,我宁肯嫁给残废,也不要被渣男拍卖给那些不正经的糟老头”

风厉行的目的是那块天价地皮,那么,她要是嫁给别人呢

紧攥着粉拳,江婉白暗暗发誓,绝对不能够让风厉行得逞

战晟霆深邃的黑眸紧盯着她,随后继续补充,“那你大概还不知道,战家三少还是个私生子。”

“嘘这些话你也敢说”只见江婉白一副受惊的模样,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那样子好似生怕这些话被什么人听到。

细若无骨的小手贴在他性感的薄唇上,一阵沁人的淡香钻入鼻息间,尤其是瞥到那瓷白的肌肤,仿若婴儿般q弹紧致。

还从未有人,敢对他做出这样的动作,尤其是女人。

深不见底的黑眸眯紧,眸底漾开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随即轻扯开她的小手,“你的胆子倒是不小。”

从后视镜围观着眼前的这一幕,顾长青摇头,还从未见那个女人敢对自家爷做出这么亲密的动作。

顾长青最惊讶的是,自家爷居然主动跟一个陌生女人,提到自己是私生子的这个全市的最大禁忌。

战家三少是个残废,而且是私生子这两件事,全市的人皆知,可从来没有人敢提一个字。

毕竟,作为战家三少,并且是军区首长的战晟霆,无人敢惹祸上身。

“你胆子更大,战家的八卦也是敢乱说的。”江婉白拧紧眉头,微微摇头。

战晟霆唇角漾出一抹邪肆的弧度,敢闯进他的车内,甚至当面议论他的八卦,女人胆挺肥。

随着车子甩掉后面的人,在青园别墅区停稳。

瞥向一路紧抱自己双腿的女人,战晟霆薄唇扯出一抹笑意,“江小姐对我的腿情有独钟”

瞥向车窗外,熟悉的青园别墅区印入眼帘,身体药效渐渐去除的江婉白这才松开手,“谢谢你,先生。”

松开那一双始终未曾动过的双腿,随后视线瞥向他身侧的轮椅,江婉白一怔,怎么会有轮椅

他的腿

轻挪下车,蚀骨的寒风令她不由的抱紧双臂,赤着双脚踩在雪地之中,顿时浑身冷的发抖。

奢华的至尊荣耀车内,一道冷冽的嗓音传来,“这件衣服算作是送你的,以后嫁给战家三少的时候,别忘记还我。”

将自己高级定制的西装丢在她的怀中,战晟霆随后拿出笔,轻攥起她的手腕,在掌心写下一串号码。

“这是我的电话,有需要随时联系我。”

始终未曾动过的男人,动作优雅的合上笔帽,随即将腿上的毯子盖好。

凝视着缓缓离开的车影,江婉白怔怔的立在寒风之中,肩上那一件西装散发出淡淡香味。

原来,这就是他的味道

轻甩了甩头,赤着脚丫朝着江家别墅走近。

走至家门口,还未来得及推开门,只听里面传来一阵熟悉的嗓音。

“陈阿姨,婚礼的事情,等地皮的事情定下来之后,厉行这就去让家里准备一场盛大婚礼。”

风厉行温柔似水的嗓音传来,却似一根刺,狠狠扎在江婉白的心底里。

直到陈语嫣娇媚中透着冷冽的嗓音传来,“我和厉行哥相爱两年,要不是因为她江婉白,我们早就结婚了。现在江家垮了,江婉白一个落魄千金,还拿什么来跟我抢厉行哥”

相爱两年

听到这个字眼,江婉白原本赤着的脚丫直接踉跄几步,险些跌坐在地上。

原来,果真是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风厉行看中的人就是陈语嫣

可为什么,他还要来和自己订婚

并且两年来,对自己这个未婚妻宠爱不已,恨不得让全世界知道,两年后她将成为他风厉行的妻子

原来,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戏为的,莫非就是那一块地皮

“我们等了两年,江家终于垮了,妈妈最大的心愿,就是你们早点完婚。”

此时此刻,陈婴宁的一句话,才是压垮江婉白的最后一颗石头。

这一切的一切,居然是陈氏母女的预谋

可一向温婉得体的小姨,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自从十年前妈妈出事,陈婴宁慈爱如母的照顾自己和父亲,作为妈妈的妹妹,她全心全意照顾父女两个。

江婉白难以相信,她会对自己的姐夫和外甥女,做出这样的事情。

紧攥着满是血迹的手,江婉白砰的踢开门,对着屋子里的三个人低吼,“你们为什么这样做小姨,我爸爸可是你的姐夫啊,你怎么狠得下心害他”

“江婉白你怎么回来了”最先出声的是风厉行,本以为此时此刻被蹂躏在唐总身下的她,怎么会回来江家

只见陈语嫣的眸色一暗,愤愤的怒视着她,“贱人,你有没有伺候好唐总”

“陈婴宁,你告诉我,江氏破产,是不是你们联手设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