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苏醒

小说: 在将夜的逍遥生活 作者: 君明思 更新时间:2020-06-30 10:26:45 字数:4432 阅读进度:224/227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

距离世界屏障的破去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只知道时间飞逝,人已不再。

时间是一样很强大的武器,它不仅仅能够改变人的记忆,人的面貌以及人的生命,它更加的能够在这个世界上留下它路过的痕迹。

时间的流逝,对于此时这个世界最大的影响便应该是这个天地间的环境了吧。

此时的长安,或者说,以前唐国的都城长安的位置,已经是在群山峻岭之间了。

宁缺当年在山山离去后,便根据山山留下的话语毁掉了以前守护了人间千年的惊神阵,确实,当时,毕竟这座大阵已经没有了最开始的作用了,毁掉也就毁掉了。

不过,或许谁都没想到,没有了惊神阵的守护,长安城会在时间的作用下,变成此时的群山峻岭。

在长安旧址的西北方,有着一座宏大的城市,期间人们往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无论什么时候,无论过去了多久,人类还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他们永远都可以让自己过的很好。

将视线拉远,这个世界因为当初那道人字神符的作用,变成了一个球形,在那个冰冷荒凉的宇宙中围绕着太阳不断的移动着。

隐约间,能够看出,整个世界被海水分给成了几个部分,而唐国以前的遗址则成为了这个世界最中心的位置。

突然间,在世界中心的上空中,出现了一个深蓝色的漩涡,一闪而逝。

从漩涡中飞出了两道光线,就好像是当年屏障破碎的时候,修行者们离开人间的那些白线一样,仔细去看,便可以看出,这两道光线也是两个人。

在另一边,长安旧址的群山峻岭之间,一座山峰的地下,有着一座并不宏大的地宫。

不过,即便不宏大,那也是地宫,有着城墙,有着街道,有着城楼。

如果,从上空去看,便可以发现,这座地宫完全和已经消失在时光的河水中的长安城一抹一样,或者说,它是另一座惊神阵。

在这座惊神阵的中心,阵眼的位置,是一座并不高的城楼,城楼之中,有着一张石床,在石床之上,有着一个白衣青年在沉睡着。

那青年一袭白色的儒服,腰间系着一条血红的腰带,腰带上还别着一个艳黄色的葫芦。

不过,从青年身上的灰尘来看,这位显然已经在这里一动不动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这位青年便是在很多很多年以前,服用了坐地丹,失去了全部修为的夏宇。

当年夏宇为了对抗观主服用了坐地丹,来恢复自己的伤势和修为,不过,也因为坐地丹巨大的副作用,在那之后,夏宇失去了自己全部的修为,身上也受到了巨大的伤痛。

没有了修为的夏宇,在那个天地元气不断的向外流逝的情况下,根本不能很好的恢复伤势,不过,也算是幸运,夏宇修习的明玉诀是一种可以自动修炼的功法。

只要时间够长,夏宇便可以恢复伤势,甚至是恢复修为。

为了加快这个过程,夏宇选择沉睡。

当时,世界第一次的没有了屏障,在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修行者去探索世界之外了,山山也是一位修行者,夏宇自然不会让山山在这里陪着沉睡的自己几千,甚至几万年的。所以,在拜托山山在地下建立了一座小的惊神阵之后,便让她也离去了。

如今,并不是夏宇醒来的日子,他身上的伤势还没有痊愈。不过,他还是醒了。

受到先前世界上空那道漩涡的影响,夏宇醒了。

没有了世界屏障,天地元气便不可避免的向外泄露,虽然修行者们也可以接触在世界之外的宇宙中的本源之气,但是,天地元气也确实在变的越来越少。

夏宇沉睡的时间中,这个世界的天地元气已经几乎流逝干净了,此时空中还存留的天地元气,甚至都不能让夏宇让自己的剑飞起来。

也正因为天地元气的稀薄,夏宇的沉睡时间也变的更加的悠长了。

不过,先前那漩涡出现的时候,也不可避免的影响到了它周围的天地元气,天地元气便在那一瞬间剧烈的波动了起来,虽然不久便停歇了,不过,对于这个稀薄的环境,这就好像是在安静的环境中的一声巨响一样明显。

所以,夏宇感知到了,所以,他醒了。

醒过来的夏宇也知道此时这个世界元气的稀薄,也正因为如此,他对于先前影响元气波动的事物更加的感兴趣了。

。。。。。。。

。。。。。。。

夏宇缓慢的走出了地宫,站在群山之间,

沉睡的地方是长安,那么,这些山边是在长安的上方?这是睡了多久啊?

夏宇看着那些群山不免有着感慨。

然后,夏宇边在天地间观察了起来。

他在找天地间的缝隙,好进行无距,虽然夏宇的伤势和修为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像是无距这样的技巧他却是已经可以用了。

不过,片刻之后,夏宇还是老实的走着下了山。

为什么呢?

因为长久的时间变化,因为元气的流逝,或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总之,在很久以前,天地间那些丰富的缝隙消失的无影无终了,夏宇甚至连一条进行无距的通道都没有找出来。

没有通道,边只能步行了。

无论什么时候,人都是一种群居动物。

长时间的沉睡让夏宇和世界有些脱节了,所以,他在前往元气波动的中心之前,先是来到了距离长安最近的一座城市。

那里的建筑风格竟然和自己沉睡之前的长安的建筑风格很像,但是却有着许多不同的地方,比如这里虽然城墙用了石砖搭建,但是,建筑还是用的木制。而且还出现了许多的平台。

在这座城市的门外,有着许多的士兵在不断的检查来往的人和车辆。

夏宇也看到了一些向着那些士兵递钱的商户。

不过让夏宇感到惊讶的是,这个时候的钱,已经不再是沉睡之前的碎银了,而是由铜制的方孔圆钱。

夏宇走到城墙的附近,边不再进去了,因为,他不知道现在距离他沉睡过去了多久,同样也因为,他没有户籍,城门那里那么多士兵都在盘查来往的人群,夏宇并不像在自己刚刚出来边惹麻烦。

所以,他在城门外的不远处停下了脚步。

夏宇明白一个道理,无论什么时候,钱都是能够让鬼推磨的存在,而且,先前,夏宇也看到了许多人用钱银让那些守门的士兵通融的。

而夏宇此时的目的便是弄到一些的钱银。

无论是进城贿赂那些士兵,还是在城内活动,都是少不了钱银的。

夏宇此时却是身上还有着伤病,修为也没有全部恢复,甚至,因为元气稀薄的原因,他的很多手段都不能使用了。

不过,像偷钱这样的手段,也不需要多么强大的修为啊。

夏宇只不过是盯住了一位通过贿赂士兵从城里出来的,衣着光彩的商人,然后,用了少量的念力,带动着身上仅存的一部分醉心花,让那商人陷入幻觉,剩下的,便是伸手去拿就好了。

。。。。。。。

。。。。。。。

走在城中的大街上,夏宇把玩着手中的铜钱,那是一枚直径在三厘米左右的圆形钱币,大概重八克左右,上面铭刻着半两两个文字,略具弧形。

夏宇虽然对于历史并不熟悉,但是,也知道半两钱是在他前世中的历史中存在的。

所以,宁缺说对了,这里还真是以前的那个世界,不在是因为这里有月亮了。

夏宇心中想着,不由的再次将头抬起,看向空中的月亮,虽然,现在还是白日,月亮还看不到,但是,夏宇知道,它就在那里。

不过,让夏宇很是失望的是,月亮还是那个月亮,上面也布满了当初阻拦那些陨石留下的环形山,可是,在那上面,夏宇在也感受不到夫子的气息了。

不知道夫子是离去了还是已经消失了。

想来是离去了吧,当然,应该只是精神离去了,不然,月亮也就不会在那里了。

从这一点来看,夏宇便能够确定,自己却是是沉睡了许久了,久到夫子都只是将月亮留在那里守护人间,而自己却去探索,那辽阔没有边际的宇宙去了。

夏宇在城中没有目的的走着,他突然对于那出现的元气波动没有那么大的兴趣了。

这个世界的变化太大了,他们那个时代在这个世界上竟然没有一点的传说留下,甚至,已经,在人类的历史中消失了。

夏宇为了探究这里到底是不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使用半两钱的秦国,在这座城市中四处询问。

最终还是确定了这里便是秦国的都城咸阳,而此时也却是是秦朝,是夏宇记忆中的那个秦朝。

其实,夏宇纠结这里是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世界,也不过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如果想要全部恢复过来,至少还要需要千年之久。

本来当然是不用这么久的了,不过,因为天地元气的稀薄,夏宇恢复自然会慢些,在加上他中途清醒过来,想要在进入到那种重伤沉睡的状态的话要难上不少。

既然不能在陷入沉睡,还要熬过千年的恢复期,夏宇总要给自己找一些事情做才好啊。

夏宇突然有些想山山了,如果她在这里的话,还能够陪着自己一起四处走走,看看这个世界现在的风景,写写字,画画风景。

做为一名神符师,夏宇怎么可能不会画画呢,就是没有他的字写的好罢了。

对啊,山山不在,夏宇也可以一个人去这个世界上到处看看啊。

大师兄当时的伤势要比夏宇还要严重许多,不过,到过那个境界的人都不会轻易的死去,那么,大师兄应该还在这个世界上的某处吧。

他说过要在世界上走走看看能不能走回原地,去验证夫子和宁缺的话语。

大师兄如果在的话,那么三师姐也应该在才对啊。

除去这两个人以外,书院的其他人也有着不会离开人间的才对啊。

比如只知道下棋的五师兄和八师兄,又比如曾经认为这个世界不再有人配听自己音乐的九十师兄。

皮皮的新教现在应该就是西方的教会了吧,那么,皮皮是那所谓的神子还是教皇?

既然,这个世界可能还存在这个这么多书院的人,那么,夏宇为什么不去寻找呢?

就算不去寻找,先前那么激烈的元气波动,想来,他们也应该能够感受的到才是,那么,他们应该也会前去看看吧。

既然如此,夏宇想着,自己还是去元气波动的中心看一看才是,毕竟,此时的自己,很闲。

夏宇现在是真的很闲,也很无奈。

夏宇发现这个世界虽然念师的修行之路断了,剑师和武者的修行方式却流传了下来,虽然有着些许的残缺,

就比如剑师千里飞剑的御剑手段没了,武者吸取天地元气的手段也没有了。

剑师变成了一位的感悟剑意,武者变成了不断的打磨自己的身体。

但是,也别说,现在的剑师和武者其实很像,或者说,此时,剑师已经变成了武者的一部分,而且,这样存粹的打磨身体,感悟自己的剑,在剑法上下功夫的做法,在这个天地元气稀薄的世界里还真有些作用。

至少夏宇先前看到这那两个人凭借他们的身手,不能使用念师手段的夏宇还真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

所以,夏宇现在很是需要一把剑。

夏宇突然有些想念自己送给依兰的无锋剑了,那毕竟是最适合自己无痕剑意的剑啊。不过,既然那无锋剑现在不在夏宇手中,那么,夏宇便需要一把剑,不用太好,能够承受自己的剑意的就好。

不过,能够承受夏宇剑意的剑,又怎么会是一把简单的剑呢?

夏宇在铁匠铺试了好几把剑都是剑意一动便化成了粉末,这让他明白了,现在人间的打铁技术真的很落后,和当初在书院六师兄打造的那些随手之作都不能相比。

既然,如此,夏宇便只好挑上一把样子还算和他胃口的剑便出发向着事发地点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