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捕兽(下)

小说: 战锤王座 作者: 二哈传说 更新时间:2019-08-12 22:46:06 字数:2110 阅读进度:314/335

狩猎计划并没有按照原计划进行,当一头剃刀兽血腥的撕扯着猎物时,民兵队中的一名弩箭手控制不住内心的紧张情绪,失手发射了第一发弩箭。

箭矢穿过树叶,径直射进了剃刀兽的眼窝里。不知道是箭术高超还是歪打正着,总之,这头野兽中箭之后彻底失去了战斗力,它像野猪一样乱跑乱撞,最终撞在大角兽首领的脚下。角兽首领像提起山鸡一般,将这头无脑乱窜的低劣兽提了起来,而后一爪子刺穿了它的胸膛,将里面那颗还在跳动的心脏硬生生的拽了出来。下一刻,全体野兽人发出了狂野的咆哮,朝着箭矢射来的方向奔去。

“自由射击”

塔林纳姆紧急下令。

他原本没有权力指挥民兵队,但是此刻没有人质疑他的领导力,因为这里除了他,没有人可以对抗大角兽。

二十几发箭矢嗖嗖嗖的划过树林,飞向野兽人。然而,只有不到一半的箭命中冲锋中的野兽人。几头大角兽嘶吼着冲了过来,撞断沿途的树枝,将最前面的一个民兵弩手提了起来,粗壮的大手一捏,那名民兵弩手顿时被拧断了脖子,像一堆垃圾般倒在草丛里。

另一头大角兽则直接撞飞了最近的盾剑民兵,士兵的盾牌被撞变形,整个人仰天朝天的倒下,口鼻不断冒着鲜血。

“继续射击”

塔林纳姆下令到。

但是不等民兵装填箭矢,大角兽们便挥舞着木槌、石锤,砸向脆弱的人类步兵们。

塔林纳姆身边,一个正在填装箭矢的民兵被大角兽一锤子砸倒在地,头盔呈粉碎状裂开,红白相间的液体从破碎的头盔内流了出来。

塔林纳姆则拿起身边的长矛,将矛头刺进了角兽的胸膛。然而,大角兽怒吼着将长矛直接折断,而后挥舞着他那把比人头还要巨大的战锤,扫向塔林纳姆。

塔林纳姆从原地跳开,翻滚到一旁,落地的同时拔剑刺出,一剑削开了大角兽的脚筋。猩红的鲜血顿时从野兽人的脚踝处漫出。趁对手痛苦惨叫之时,塔林纳姆看准机会,双手握剑,从背后一剑刺穿了野兽人的身躯。

旁边的大角兽看到自己同伴惨遭杀戮,愤怒的挥舞着木槌砸向塔林纳姆。

塔林纳姆侧身躲避,坚硬的木槌砸向受了重伤的野兽人身上,只听见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大角兽惨叫着趴在了地上。拔出长剑,塔林纳姆愤怒的发起反击。像之前贝尔托教他的那样,手脚并用,三下五除二,跳到了野兽人背上,不等野兽人将头顶上的小人拖下来,塔林纳姆已经拔出背上另一把战剑,双手猛的用力,两把铁剑猛的刺进野兽人的脖颈处。

和之前那个大角兽一样,身下的野兽人发出了痛苦的惨叫,血水如喷泉般从脖颈处喷出。不一会儿的时间便流满了脚下的土地。塔林纳姆气喘吁吁的从野兽人身上跳下,周围皆是混乱不堪的喊杀声,大部分是民兵队的人被屠杀,然而也有几个勇敢的青年兵将落单的野兽人团团围住,用弩箭和长矛猎杀。

嗜血的大角兽首领很快发现了人群中的指挥官,凯恩大喊着指挥手下士兵御敌,然而,正当他喊叫一半的时候,一只比岩石还要粗壮的手握住了他的脑袋。凯恩大叫着挣扎着,然而,毫无作用,他在大角兽首领的手里就像小鸡一般,胡乱的扑打着翅膀,很快,野兽人首领抓着这颗脑袋,狠狠的朝附近的大树树干砸去。

顿时,民兵队长的脑袋被砸得粉碎,血水和脑浆从破碎的脑壳里涌出

正当野兽人首领大声嚎叫着,嘲笑着对手的弱小时,一发箭矢却精准的射中了他的眼窝将大角兽右眼直接刺穿。野兽人首领大声怒吼着拔出了插在自己眼窝上的箭,血水顿时染红了他的眼眶,连大半边的脸也被血水覆盖。

换做是人类,这样的伤早已让人疼得昏死过去。但是野兽人不同,他们是嗜血疯狂的野兽,大角兽又属于野兽人中的高级兵种。野兽人首领狂吼着,用另一只还能动的眼睛找到了射瞎他右眼的人类。

他愤怒的冲了过去,犹如咆哮的公牛。撞开沿途的一切。

然而,塔林纳姆且战且退,并没有和野兽人首领正面硬碰硬,他一边跑着撤退,一边继续拉弓搭箭,一个转身,箭矢再次从指间飞出,这次,野兽人首领用大手护着自己的脸庞,箭矢只是扎进了野兽人的手腕,大角兽首领将箭矢从手腕上拔出,愤怒的扑向塔林纳姆。

然而,就在野兽人即将抓到塔林纳姆的前一刻,脚下的机关陷阱被触发,悬挂在树枝上的藤网急速落下,网住了一脸懵逼的野兽人首领。他嘶吼着试图摆脱这张恼人的藤网。但是经过精心布置的陷阱岂是瞬间就可以搞定的。利用这短暂而宝贵的时间,塔林纳姆拉弓搭箭,近距离的瞄准了野兽人首领的另一只眼睛。

箭矢近距离飞出,一箭射穿了大角兽的左眼。这下,狂暴的野兽人彻底失明了。血水染红了他的整张脸,显得更加恐怖而狰狞。

塔林纳姆再搭一箭,这一箭,瞄准了大角兽的喉咙。他冷冷的将箭射出,几乎是站在野兽人的对面,箭矢近距离弹出,箭头穿透了野兽人首领的喉管。没有再一声的嘶吼,野兽人跪倒在地。浓浓的血水从破裂的血管处汨汨流出。

战斗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直到最后一头野兽人被数根长矛刺穿,这场战斗才落下帷幕。民兵队的副队长临时担当了队长的职务,统计着战斗中的伤亡人数。塔林纳姆一脸血渍的靠在树干上休息,头顶的天空渐渐变得昏黄,夕阳渐落。他想起了遥远的岁月,那时候,他不过是一个农夫的儿子,一个基斯里夫的贫民,而经过这些年的历练,他已然不知不觉中成为民众心目中的骑士。这换做是以前,是不可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