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零章 不方便

小说: 摘仙令 作者: 潭子 更新时间:2020-05-23 06:32:38 字数:4641 阅读进度:574/584

廖廖几句话,代表了女儿的态度。

琼琅夫人在心里暗叹一声后,还没想好,怎么安抚夫君凉墨,身边的二儿就开口了。

“凉瑛,你好威风啊!爹娘在外面你不知道吗?”

凉承是真的愤怒。

爹娘才是他们家的主心骨,凉瑛如此冷落爹娘,无视他们的付出,跟与父亲吵了好些天的龙王说笑,何止是弃了家族?

“跟我们装着病歪歪,让爹娘让我们内疚这些年,你自己逍遥自在,凉瑛,你还有一丁点的良心吗?”

为防母亲拦他,凉承干脆一拳捣开了关着的窗户。

“你一直在跟我们扮猪吃老虎的游戏是吧?”

凉承觉得,他就是那只傻傻的老虎,被责备了这些年,真是太亏了,“进阶九阶,你以为你就好了不起了?

你忘了,当初是谁告你阴状,又是谁护着你的?”

站在门口,曾经在凉墨面前,告过瑛娘阴状的敖昭当场顿住,尴尬不已。

凉墨亦在门口不远的地方,听到儿子悲愤的指责,为他鸣不平,他亦是一副失望至极的模样。

“呵呵!”

瑛娘都要被他气笑了,“我只知道有人告我阴状,不过……,真不知道有谁曾经维护过我。”

她可以喜欢敖厘,可是,敖昭别想进她房间一步。

同样的,所谓的父母兄弟……亦在此例。

“你……你不是没伤吗?”

凉承被她堵了一下,不过,很快又咆哮着反驳过去,“如果真有伤,怎么好的这般快?凉瑛,我有流长水,有冰谷,有爹娘照应,背靠妖庭,进阶的都没你快,你……”

“没伤?”

瑛娘冷笑着打断,“你怎么知道我没伤?你爹你娘当年不是查过吗?我能好的这般快,说起来,还要拜你所赐啊!”

什么?

凉承迅速联想,他助了她什么。

把她逼到那处灵气稀薄之地,曾经他是出过大力,难道……

一想到他可能在无意中助了她,凉承就有种吐血的冲动。

“你……你什么意思?是……是那片百禁山另有蹊跷吗?”

肯定是这样的。

写了那么多信,母亲又亲自过去接她,她还是死活不回来。

没好处,她怎么可能不回来?

“你想什么好事呢?”

看到那位好母亲又要用家丑不能外扬的方式,以结界封住此间,不让外人探查,瑛娘手尖一弹,‘啵’的一声,当场就破了结界,“大家奔到我这里看热闹,前辈如此拦着不让人看,就有些过份了吧?”

“……”

琼琅夫人微微一愣,发现女儿眼中惯常的柔顺全然不见,哪里还不明白,她在这里进阶,不是奔着他们给她护法,不是奔着和好来的。

她是……用实力在告诉他们,离了他们,她活的更好。

琼琅夫人微微一叹,“行,这是你的地界,我不管,不过,当着我和你们爹的面,希望你们之间的谈话,能和气一点。”

承儿就是沉不住气。

瑛儿……

错过就是错过了。

人回来了,心——始终未回。

琼琅夫人对自己的子女天生的宽和,现在只能希望,他们能看在他们老爹老娘的面上,不要闹的那么凶。

“和气?”

瑛娘生生地被气笑了,“凉承什么性子,您不知道吗?在他叫嚷起来前,您怎么没跟他说,要和气一点?”

曾经抱有多少幻想、希望,她有收获多少失望和痛苦。

若不是机缘巧合,遇到那群没脑子简单的妖王,又遇到林蹊那个小人精,她绝不是现在的自己。

“现在跟我说要和气,我和气得着吗?”

瑛娘看向凉承,“现在你爹娘在这,我不朝你动手,看在大家同出一源的份上,我也不会主动去找你,但是……”

她咬着但是,“你给我记着,没有你爹娘,你一个人,可千万不要到我面前来,因为,再动手时,我就不会只敲断你的爪子。”

“当我好怕你,不就是九阶吗?我……”

“九阶这么容易,那你怎么还没修到呢?”

瑛娘嗤笑一声,打断他的话,“你怀疑,我所处的那片百禁山,另有跟托天庙差不多的机缘,所以我才能进阶的如此快,我说的没错吧?”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

瑛娘施施然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轻啜一口道:“我在人族长大,得人族照顾,就像你说的,我天生的亲近人族。我不觉得我有错,因为当年照顾我的修士,比你爹,你娘好了无数倍。

同理,看到人族小娃儿,我也有一份恻隐之心……”

她朝瞪眼的凉承露了个非常得意的笑,“一百多年前,百兽宗的开蛋会上,千道宗一个小林蹊的小丫头开出了钦原和螭吻。

钦原和螭吻今何在,我不知道,但是林蹊……,我想妖庭没几个不知道。

传说,她与妖有缘,天渡境的荒古世界里,她甚至喊一只巨龙为姨,现在,我要告诉你的是,她——也喊我为姨,因为,我养了她三年,照顾了她三年。”

什么?

不要说凉承了,就是长街上看热闹的一众人等,这一会也一齐瞪圆了眼睛。

林蹊何等人也?

虽然只有区区百多岁,可是,无相界甚至天渊七界能有今天,她都是有功劳的。

她对天地的功劳,从现在看,几乎惠及了七界所有生灵。

原来,他们一直好奇,一直骄傲她与他们妖族有缘,原来……

“你——养了林蹊三年?”

凉墨无法再保持沉默,“她和你的关系真的好到……”

“我娘生我的时候难产,当时正遇林蹊姐姐。”

敖厘奶声奶气的声音别具一种穿透力,“我娘只跟她说,她是瑛姨的好友,姐姐就改口喊我娘为姨,送了我娘一个装满各种补气补元灵食的大大食盒,还有一株三千年份的青皇参。

我娘说,那是她第一次见林蹊姐姐。”

“……”

隔壁从仙子变成姐姐的陆灵蹊能说啥?

这个小家伙的嘴巴太甜了,齁人。

“瑛姨,我娘说,林蹊姐姐的机缘无双,是天道的亲闺女。您能伤好,是因为,她给您求药了是吗?”

“是!”

瑛娘摸摸小家伙的脑袋,“那年千道宗和百兽宗差点闹翻,就是因为我需要的曦元丹。”为了她的曦元丹,随庆差点把命丢了呢。

“我吃了差不多十年的曦元丹,才把那年受的伤,完全平复。”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看的是凉墨,“说起来,我是不是应该感谢阁下,当年没有当场毙了我?

我瑛娘多谢阁下手下留情了。”

说到这里,她冷笑着跟他弯腰拱手,“不过,”直起腰的时候,她的腰背前所未有的直,“您那样在我心上插了一刀后,又让我宛如活在地狱里,我们之间的那点缘份,那点因果,也算是彻底没了吧?”

“……”

凉墨顶不住亲女的目光,长叹一口气后,垂下眼敛。

没有林蹊,仗着妖庭长老的身份,仗着是她亲父的身份,哪怕她进阶九阶,他也能压着她些。

但现在……

一想到,女儿跟林蹊居然有这样的缘份,凉墨就后悔不已。

林蹊手上到底有多少好东西,现在的千道宗恐怕都比不过。

她助自家女儿……

咦,不对,林蹊才刚回无相界没多久,现在恐怕还在稳固元婴境界,就算要孝敬,也不可能这么快!

凉墨才要开口,那边的琼琅夫人已经一人眼风扫来。

夫妻多年,默契还是有一些的。

夫人的意思是叫他闭嘴。

唉!

罢了罢了。

不管瑛儿认不认他们,他们总是认了她的。

凉墨正自我感动他是个好父亲,夫人是个好母亲的时候,那边凉承也想到了,“你撒谎!”

他的声音又尖又锐,“林蹊才回无相界多久,她有时间孝敬你东西吗?”

“不好意思,还真有。”

一直在旁沉默的玄华声音清冷,“阁下没见过世面,凉长老想来是见过世面的,修仙界有一种就叫传送宝盒的东西。

它不能传送人,可是,用它传送东西,还是非常容易的。”

“……”

“……”

第一次听说传送宝盒的妖们,都忍不住往前凑凑。

哎呀,今天这热闹凑的真是值了。

“爹!”凉承当然也听过传送宝盒,妖庭为了传送宝盒,为了能跟修士换食灵蜿虫,可是送出了无数宝贝。

这么重要的东西,凉瑛何德何能?

“妖庭掌管天下妖族,传送宝盒这么重要的东西,如何……”

“闭嘴!”

琼琅夫人袍袖一甩,一道无名禁制就现场封了凉承的嘴巴,“瑛儿,你能跟林蹊结缘,为娘很欣慰。如今的你已是九阶,在妖族也可算威震一方了,回头妖庭方面,应该会给你送来一份供给。

但是,瑛儿,你亲善人族,是因为,你遇到的全是有底线的一类修士,你不能否认,大部分的修士,都是贪婪的,见到我妖族修士,正常都是想杀妖取卵吧?

在你,那个掳走你的人,是照顾你长大,教你修行的亲人,可是,在我和你爹这里,他就是我们的仇人。

不管现在你觉得,我们对你有多漠视,你也不能否认,我和你爹是疼爱你们几个的,如果你没被掳走,有砾儿几个的,你觉得,我们会不给你吗?

是他害的我们一家,成现在的模样,我要跟你说,这一辈子,我都会恨,如果让我知道他是谁,天涯海角,哪怕他轮回转世,也别想安宁。”

说完这句话,她大袖一甩,以灵力锁着凉承,就那么转身走了。

“你娘说的,就是我想说的。”

凉墨长叹一口气,转身下楼时,传音响在瑛娘的耳边,“话既然说开了,要不了多久,大长老、二长老和三长老大概就会来找你。食灵蜿虫对修士很重要,对我们妖庭同样重要。

可是,一直以来,修仙界都卡着我们的脖子给,他们恐怕要跟你商量找找林蹊,你要有心理准备。”

“……”

瑛娘眉头一蹙。

她还真没想到此点。

传送宝盒,是话赶话,不小心秃噜出来的。

“厘儿,你乖,先和你爹回去,回头,我有空了,到会馆看你好吗?”

“好!”

长着两个小金角的敖厘点头,“那我不出去玩,我等你来找我。”

“……行!”

瑛娘满脑门的官司被小敖厘的童稚话儿打消大半,笑着哄他道:“不过,你该玩的还是可以玩,你要相信,瑛姨能找到你。”

“真的吗?”

敖厘看向父亲,“那爹爹,”他想问您之前是不是在骗我,却突然感觉到一抹熟悉的气息,“爹爹,敖象来了,我找他玩行吗?”

螭吻敖象是个白净孩子,听说这边有热闹,偷偷过来想要凑一凑。

可是……

看到对他释放唯一好感的龙族敖厘时,他却没想到,还在这里,感受到了另一抹好像刻在神魂里的气息。

“我爹答应我们玩了。”

敖厘看到小伙伴,万分高兴。

他和敖象一起在会馆为大家表演了真身,他很喜欢他,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好像都不喜欢他们做朋友。

好不容易爹答应了,他当然要告诉非常想跟他一起玩的朋友。

“噢!你等一下。”

长着两个淡金小角的敖象飞身在陆灵蹊的窗前,很认真的敲了窗,“在下敖象,请问可以拜会道友吗?”

敖象?

陆灵蹊的额头都要冒汗了。

重平师叔说,被赤炎长老接到妖庭的螭吻,被他们起名敖象。

好好的,他怎么会来找她?

“咳!对不住,现在有些不方便。”

不方便啊?!

敖象眼里闪动的光芒慢慢熄灭,“噢……,那……那我走了。”

很多人都跟他说,不方便!

原以为,他们跟他不一样,不方便……就算了。

可是,跟他一样的龙族来了,他以为,大家都会对他方便了,谁知道,他们更不方便。

现在敖厘说方便,说他爹答应他们能在一起玩儿,可是,也许不用几天,他也会不方便了。

敖象瘦瘦的身体,好像承受了不可承受之重,退开的时候,陆灵蹊感觉小背都有些驼了。

她的眉头一拧,“明天我应该很方便,你明天有空的话,可以来找我。”

陆灵蹊看到敖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