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步步算计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4-17 12:17:50 字数:2245 阅读进度:275/276

“怎么就没名没份了,宫凌在宫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每年的董事会分红他都是最多的那个,我们宫家从来没有薄待过他,不然,他也不会留在我们宫家不走,不愿意见你不是?”宫澈慢腾腾的反问,而就这一句话,轻易的戳中了荣厉行的痛处。

他确实私底下找过宫凌好几次,可每次都被拒绝了,这两次是没辄了,才会找上宫澈。

可宫澈这人,典型的狐狸,想让他轻易放开宫凌这个香饽饽,难如登天!

“宫总,你说个条件吧,要怎么样才肯放人?”荣厉行懒得再跟他绕来绕去了,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他偏就不信了,他们宫家还真能紧抓住宫凌不放!

宫凌倒是一个实心眼的人,宫老爷子不发话,宫澈不答应,他恐怕不会愿意脱离宫家!

所以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搞定宫家!

“荣总难得这么爽快!”到这时候了,宫澈居然还有心情揶揄。

荣厉行又咽了一口闷气,握紧拳头,他愿意忍这一时之气!

“许念,你去厨房看看康婶做的午饭做好了没有,我们留荣总在这儿吃顿便饭。”宫澈拍着许念的肩,一边说一边起身,随即道:“荣总,要谈正事,我们还是去二楼书房。”

“好。”荣厉行没异议,跟着起身,和许念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猛地倾身靠近许念,在她的耳边说:“看来你的老公不愿意让你听完好戏了!”

宫澈的眸底掠过一道杀机,荣厉行,你竟然还敢!

就当他想动手的时候,荣厉行挺直了身板,笑着对他说:“还请宫总带路!”

“荣总,再有下一次的话,我真的不介意一拳打爆你的脸!”宫澈阴森森的下达最后的警告。

荣厉行无所谓的耸耸肩,他这人,向来懂得适可而止。

宫澈故意忽略许念投来的眼神,转身上了楼,荣厉行跟在后面。

许念站在原地,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眉心紧蹙。

他这次是不是又瞒了她什么事情?

二楼书房

宫澈猛地转过身,抓住荣厉行的衣领,将他抵在墙壁上,语气狠戾的逼问道:“你在她的耳边说了什么?”

“宫总,你对待客人的方式会不会太粗暴了点?”荣厉行的眸底也聚拢起黑色的风暴,他可从来没被人提着衣领逼问过,这个第一次,感觉可真是糟糕。

“说!”薄唇冷冷的溢出一个单字,他不但没放开他,反而抓的更紧。

荣厉行的脸色微变,喉部被紧勒的不舒服感令他眼中的戾气陡然增剧了几分,两个男人的眼神宛如两头猛兽,在半空中厮杀。

“我说我对她一见钟情,你信不信?”良久,荣厉行冷笑着开口道。

闻言,宫澈莫名其妙的放开了他,背对着他走向书房里的那张桧木办公桌,坐在大班椅上,气势上丝毫不输的逼视荣厉行。

“刚才是我失态了,荣总见谅!”他就这么不冷不热的表达了“歉意”。

荣厉行的嘴角忍不住抽动,他怎么有种预感,他刚才的举动只是借故在找他的茬?倒是他忘了,一个上位者的忍耐力只有这么一点,那又怎么会称霸整个城!

“宫总的度量,还真是让我开了眼界了!”

砰的一响,荣厉行虚握的拳头打在办公桌的边沿,邪魅冷眸死盯着宫澈似笑非笑的俊颜,现在换他有种想要一拳打爆他脸的冲动了!

宫澈语态慵懒道:“不是想让我跟你谈条件么?”

“你说。”荣厉行反复压抑,压下胸口的那团火气,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这里没有令夫人,宫总可以畅所欲言了。”

闻言,宫澈的剑眉一皱,几许凛然的煞气从眉间显露而出。

“你刚在她的耳边,就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荣厉行双手搭在一起,不置可否,注视着宫澈的眼神中掠过一缕忧虑,他感觉自己报了一箭之仇了。

看你待会怎么跟她解释!

宫澈的目光凝在荣厉行的身上,眼底流露出几分算计,他说:“我听闻荣氏企业旗下有一个专门为了保护商界大佬们的保安公司,安全性一流,每位保安都是以一抵十的好手,在美国的名声很大,不知道这次,能不能为我宫家效力一次?”

“我从来不接国内的生意,宫总,你以为我会为你破这个例?”荣厉行冷笑道,原来是打的这主意,让他的人为他卖命!

“能不能破例,在你,不在我,如果宫凌在你的心里够分量,你自然会愿意破这个例,反之……”

余下的话,不用说的太明白,他们都懂。

荣厉行不禁暗骂了一声,威胁人的态度还这么光明正大,真特么的想给他鼓鼓掌。

“可宫总的如意算盘确实打的太响了,想不花分文就让我的人为你效命,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说完,荣厉行狐疑的盯了他半响,突然开口问道:“你不会跟我见了第一面,就在打这个如意算盘了吧?”

“那倒没有。”宫澈否认,他去那一趟只是想亲眼确认一下,并没有榨取他的意思,只是后来出了冥苍这桩事,他才想起荣氏在美国的一番作为,能利用的不去利用,除非他是傻了。

笃笃,指骨敲着桌面,清脆的响声在两人的耳边响着,墨眸一抬,他问道:“怎么样?考虑一下给我答案?”

“我只问一句,宫总的这番打算,宫凌知情么?”荣厉行含讽带讥,那个人又知不知道,他所守护的宫家这么利用他!

宫澈勾了勾唇角,看着荣厉行阴郁的俊颜,他说:“知情怎样?不知情又怎样?”

“……”

“荣总该不会以为宫家的门是可以这么随便进去的么,再退一步说,你们荣家的长子在我宫家长大成人,这一份恩情,你们荣家难道准备就此遗忘?该是我说,这世间没有这么好的事情!”

荣厉行握拳,怒眸道:“宫总还真是步步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