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心紧了几分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4-17 12:17:37 字数:2288 阅读进度:262/276

确实,他们只是刚刚订婚的陌生人。

江慕丞狠狠握拳,切齿冷语道:“褚善,我是个男人!”

“我相信跟过你的那些女人,都可以站出来替你作证。”颜锦萱接腔很快,一脸的淡漠。

言下之意便是,江总您在床上的能力,和你在一起过的女人们,都是有目共睹。

不得不说,颜锦萱顾左右而言他的习惯,再次发挥的淋漓尽致。

“我提醒你,褚善你姓褚,你现在的身份是我的未婚妻,港城上千万双眼睛见证过了,你这辈子逃不掉!”江慕丞动了怒,双手抓住颜锦萱的肩膀,视线又一次定焦在她的唇上,刺眼,很是刺眼。

在他俯身而下,颜锦萱早已是往旁边一偏,冰凉的唇映她的脸颊上。

下一秒,颜锦萱狠狠地推开江慕丞,眸底透出无数的刀光剑影,看着他,一字一顿:“不需要你的提醒,我要是不记得自己姓褚,又怎么会站在这里!”

如果不是她姓褚,江慕丞压根不可能进入她的视线,上流社会的贵公子,真的让她觉得很碍眼!

江慕丞自问对她也无过多的心思,但此刻看到她眼中的厌恶,不知怎的,竟一时觉得心口仿佛压了块石头,沉甸甸的透不过气来。

“不是说要去敬酒么?我再没问题了,可以走了。”颜锦萱说完,率先跨步。

还没走出三步,她的右手腕被人从后紧紧抓住,一丝恼怒从她的眼眸深处掠过,不知道是不是看今天不顺眼,她的情绪表露的很明显,往常,她早已经让自己失去了七情六欲,不会哭不会笑也不会生气,今天真是撞鬼了!

“还有事?”她转过身,戴上了一张美极又冷酷的面具,问道。

江慕丞显然也收起了刚刚的情绪,从西装外套的兜里取出一块洁白的手帕,递给她。

“擦擦唇上的痕迹,我看到了不要紧,褚夫人看到就糟了。”

颜锦萱的眸色一冷,默不吭声的接过手帕,目光随之落在他的手上,声音冷若寒冰。

“放开!”

江慕丞好脾气的放开了她,很早便发现,褚夫人是她的命门,也是她的地雷,提一次,冷漠一分,唔,他前后好像提过了两次了。

所以,她这是又把他拉进黑名单了么?

……

……

港城医院

因着钟泽跟这医院的院长是熟识的关系,许念的检查报告出来的很快。

宫澈从护士的手里接过检查报告,翻开来看的动作很是迫切,他看到结果的样子,很呆。

若说用什么来形容他的呆,平生第一次!

许念至今还记得,当年他从美国回来后,得知她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他是一秒也没耽搁,拉住她的手就想去医院,从不曾像现在这样,眼睛几乎黏在那纸上,双手在打颤,从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可现在站在人来人往的医院走廊,却是如此的失态。

她不用去看那检查结果,也知道了答案。

右手忍不住抚摸平坦的腹部,她在心里道:欢迎你啊,我的小心儿。

天知道,她有多么渴望和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如今老天爷听到了她的请求,心中的激动难以压抑,眼中泛起水雾,不一会儿,喜悦的热泪从她的眼角流出,真的是高兴。

脚步声靠近,许念一抬头,她的身体立刻被人抱入一个宽厚温暖的胸膛,她的眼泪止也止不住,一下子染湿了他身上的衬衫。

头顶,传来他略带哽咽的嗓音:“许念,你又要做妈妈了。”

“你也要做爸爸了。”许念伸出双手,抱住他劲瘦的腰,缓缓地在他的怀里,安心的闭上眼睛,心中默念:感谢上苍,终究还是没有薄待我们。

宫澈亲吻她的发心,一吻再吻,墨眸含着泪,轻轻地说:“谢谢你,宝宝。”

她在他的怀里一直摇头,她才要谢谢他,给了她一份这么棒的礼物。

钟泽和宋思思在一旁看着,心中感触良多,宋思思的心里更多的是苦涩,怕这便是有爱和无爱的区别,她当初怀孕时,钟泽何曾像这样将她小心而珍惜抱在怀里,轻柔的怜惜过?他又何曾在那些她受尽委屈的夜里,曾静下来想想她的难受?

没有啊,终究是她强求而来的婚姻,又怎能与眼前的这一对璧人与之相比!

宋思思落寞的转身,静悄悄的离开这儿,她不知,在她转身时,钟泽看到她眼中闪烁的泪光,心紧了几分。

迈出腿,钟泽不曾迟疑的追了出去。

……

……

回到城,正是晚上八点整。

在路上,宫澈便已经决定在她怀孕的这十个月里,搬回宫宅去住,宫宅有很多忠心的老佣人照顾她,安全方面他也放心,不管怎么样,总比他们住在外面要好得多,饮食方面他也放心,总之,就是住回宫宅就对了。

许念有过抗议,但转念一想,宫澈总不能时时刻刻陪着她,再请个家政阿姨又因为不是熟悉的人,很难放心,思来想来,宫宅的确是养胎的首选之地。

只是……

“阿澈,你说爷爷还会不会在怪我?”许念有些不好意思,她和宫老爷子算是撕破脸皮了吧?这次再住回去,她的感觉总是怪怪的。

宫澈一直抱着她,听到这话,横了她一眼。

“事情早过去了,也就你还惦记着,爷爷心里有数,他又不是老糊涂了。”

闻言,许念稍稍稳了心,随即,她摸着自己的肚子,昂起下巴,神气极了。

“他怪我我也不怕,如今我可是有尚方宝剑在手,爷爷就算是有心想记仇,也得等到九个月后,哼!我可是替你们宫家开枝散叶的大恩人,他再跟我摆架子,我就学一些狗血言情里面的桥段,怀着个球闹离家出走……”

宫澈眼神锐利的瞪向她,头顶好像长出了两根隐形触角,咬牙道:“你最好把你脑子里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给我点击全部删除,连回收站也给我全部清理干净,不然的话……好老婆,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姜还是老的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