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比较想先吃你……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4-17 12:17:31 字数:2288 阅读进度:257/276

“傻你妹啊!”

宫澈一把接住,没有砸中,得意洋洋的笑。

那张鬼画符记录了名字的纸,又回到他的手里,他一眼瞄完,全不中意。

执起笔,龙飞凤舞的两个字,跃然上纸。

许念见他亲自写名,也顾不得跟他小打小闹了,趴在他的身上,看他写完。

心儿。

“心儿,小名娃娃。”宫澈伸臂抱住她坐在腿上,声音如水般的温柔,墨眸闪烁着动人的光芒,十分好看。

许念不安份,故意打击他的热情。

“要是生的儿子呢?这名字不好,再想一个儿子的……”

“不用想,还就这个。”宫澈的目光垂下来,和她的接触在一起,他陡地勾起一丝悚人的笑,开口道:“如果生的是儿子,我立刻把他送去泰国变性,回来后就是女儿了,这名字照样用得上。”

此话一出,许念一拳头狠狠捶在他的胸口上。

“去你的!你要是真敢这么做,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瞧瞧有哪个爸像他这么说话的,另类都不足以形容他,简直就一神经。

宫澈心情愉悦,任她打着,等她打够了抓住她的手来咬着玩,唇角的弧度一直没落下。

“这是什么?”许念这才注意到茶几上摆放着的酒坛子,那深浓的颜色,像药酒,只是那里面的那个……侧过首,不怀好意的看着宫澈,吱唔道:“宫澈,你最近这段时间是不是太累了?”

“每晚上都在你身上挥汗如雨,能不累么。”宫澈说起这个,纳闷了,大手摸上她的肚子,奇了怪了的语气:“你这肚子怎么还没有消息?按理说我们每晚都在耕耘,早该种上了啊。”

距离他从医院回来那晚,已经迅速的过去了一个月,之前几天他还比较节制,一等周翊说完全可以了,他便再没有控制过自己的yu望。

除了她实在累惨了那几晚,第二天推说不做,真的是每晚他都有在挥汗如雨的耕耘,可她的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

真是越想什么,越不来什么,惹的人心里着急。

“能不扯远了么,我说这坛酒,谁送给你的,居然有胆子怀疑你宫大少的能力!”许念拍开他的手,什么叫种?就不能来点好的词,目光还是流连在酒上面,说真的,送他酒的这人可真是胆大包天。

“张总一番好意,送给我强身健体的,不好拒绝。”宫澈如是道。

许念无语,就你那嘴还不好拒绝?真是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那我给你收起来,你神马时候觉得自己不行了,我替你倒两杯强身健体。”

她从他的身上跳下来,抱起酒坛了,跑远了两步,嘴里说着欠抽的话,笑的好不得意。

宫澈宠溺的看着她,嘴里哄道:“来,先把酒坛子给我放下。”

“我不放,一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想都别想,我才不会让你如愿呢。”许念紧紧抱住胸前的酒坛子,当成了救命稻草。

他眯了眯眸,道:“我看你能抱着它多久,另外,延长一分钟你就多受一分钟,超过十分钟你就别再想求饶。”

赤果果的威胁呀这!

许念默,姜还是老的辣啊,她确实不能老抱着这酒坛子吧。

“阿澈……”讨好的看着他,可怜的语气。

宫澈招手,哄小狗般:“听话,把它放到电视柜上,别摔破了,别人的心意总要尊重。”

说的永远比唱的还好听……

许念满满的不以为然,脚步跟蚂蚁爬似的,慢腾腾的踱到电视柜前,轻轻放下怀里的酒坛子。

下一秒,一双铁臂从后抱起她,天旋地转后,她被压在沙发上,他的气息迎面喷来,灼热非常。

“我会不行,嗯?”宫澈咬着音,眸光异常的危险,盯着身下的人儿仿佛盯着到手的猎物,瞧瞧从哪儿下口,更加的可口美味。

许念简直欲哭无泪,连忙道:“我只是跟你开玩笑的……你行,你很行,我每晚都被你压榨的精疲力尽,这就是铁证如山啊!”

“可你竟然还有心思笑话我,看来昨晚是我太小瞧你了,宫太太,我们现在就继续吧?”

嘴里说着询问的话,修长带着电流的大手已经在她的身上四处惹火,说的话压根就是说说的!

许念感觉腰酸的难以忍受,昨晚上的疯狂还历历在目,今晚她可不可以求放过?

双手抓住他的只手,咬着唇,可怜兮兮的讨饶道:“阿澈,你先去洗澡,我去做饭,我们分工合作,吃完再睡觉,好不好?”

“我比较想先吃你!”墨眸燃烧着两簇火焰,他的话,确实发自内心。

“可我腰好酸……我今天不想……”许念苦着一张脸,昨晚被他弄的腰都快断了,睡了一整天还没有缓过神来,尤其是一醒来就感觉自己的腹部下坠的厉害,纵yu过度啊!

宫澈掐住她长了些肉的纤腰,嗓音暗哑难耐的道:“是谁想要孩子的?”

“可我现在看来,你比我急切……”许念立刻反驳道,她是想要孩子来着,可也没打算一个月两个月就怀上啊,他当真以为种菜呢,撒了种子一两个月就见苗了。

他的喉间发出性感低沉的笑声,如画般精致的俊颜全无冷漠,柔软的晕开了眉眼,看着她的眼神,尽是魅惑人心的温柔。

“我不怎么热衷孩子,但你让我欲罢不能……”

他这么说的时候,手指已经十分熟练且迅速的解开她身上衬衫的扣子,露出弧形完美好看的胸部,墨眸染上了深深的念想,呼吸略显急促。

许念有一刻钟的恍神,不经意的说了句情话,宫先生最近越来越擅长怎么让她卸掉防备了!

就在宫澈的动作需要打上马赛克的时候,别墅的门铃声蓦地响起,叮咚的一响,让感觉敏感的许念在他的身上颤抖了一下。

墨眸染上猩冽的冷怒,该死的,到底是谁在这个时候打断他的好事!!!

“快去开门……”许念推他起来,她也一起坐起来,双手拢着快要及腰的长发,整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