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虎鞭酒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4-17 12:17:30 字数:2293 阅读进度:256/276

“好,十斤就十斤!”许念握拳,应了,每天啥事不想,只顾着吃吃喝喝,十斤肉应该也挺容易长的吧?不肯定,美眸抬起,她想拖宫澈下水。

“我长肉,那你也别想闲着,禁止碰烟碰酒碰咖啡,你要是敢背着我偷偷的碰这三样,看我不剥下你的一层皮!”

宫澈见她眯眸威胁的样子,就忍不住想笑,双手不由得捧起她的脸,亲了亲她。

“好,听老婆的。”

烟和酒,他的瘾都不大,咖啡就需要毅力克制一下,不过也就这么点时间,他有信心忍过来!

“我会叫小棠儿盯着你的,你别想骗过我的火眼金睛!”许念比划了两下她的眼睛,哼哼,真的会一直盯着他的。

宫澈剑眉斜挑,笑道:“你这么出卖你的眼线,真的好么?!”

“她也出卖过我啊……”许念可是记得苏棠曾经把她们的微信内容拿给他看,害得她从法国回来之后,就被他弄了一晚,想想,现在腰还觉得隐隐泛疼。

宫澈不说话了,完全任由她继续误会下去,由苏棠替他背黑锅。

迫害下属这事儿,他一直做的驾轻就熟,囧rz

……

……

一日,苏棠陪同宫澈出席一场应酬饭局。

对方公司的老总已经先到了,看到他们,立即招呼着就座。

服务生上菜的速度很快,但没有一个人起筷,苏棠瞄了眼放在桌上的几**白的,心里有些打颤。

宫澈是老僧入定,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典型!

“宫总,两个月内天苑首府的房子全部售出,全赖贵公司的好名声和手段,张某佩服,先自敬宫总三杯!”张总端起酒杯,朝宫澈一敬后,仰头喝干。

张总是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总,为人诚恳又肯干,当初宫澈在上百家建筑公司选择和他合作,也是因为看重他的人品,两家公司合作了两年,从未出过什么差错,这让宫澈越加放心把大的工程转手给张总干,而张总的心里,对他也是由衷的感谢,说宫澈是他的贵人,这毫不夸张。

三杯喝完,张总拿起酒**想替宫澈倒满杯,岂料,宫澈半路伸手阻止。

“张总,我和我老婆决定再要一个孩子,她说了,我要是敢在外面碰一滴酒,回家后她就剥掉我一层皮,这不,我身边的秘书都是我老婆派来的奸细,正忙着打小报告呢。”

宫澈真不是一般的老实,拿老婆做挡箭牌,怎么也不失了对方的面子,说完后,他似笑非笑的眼眸扫向低头看手机的苏棠,摆明了对她的一切动作知之甚详,只是懒得管。

这话一出,苏棠讪讪的放下手机,尴尬的笑着。

而张总和他的秘书,则是闻言大笑,两位都是过来人,这家里婆娘管的紧,他们也受过这份“苦”。

“素闻宫总疼爱令夫人是出了名的,今日听这一言,宫总和令夫人还真是恩爱情深,令人艳羡。”张总哈哈大笑,随即端起酒杯,朝向苏棠:“既然宫总不方便喝,那就由苏秘书代劳吧,我们几个大男人有你一个漂亮姑娘作陪,还真是一道亮色。”

“是,我敬张总一杯……”苏棠胆颤的满上一杯白的,站起来,仰头一干,再倾杯。

“苏秘书好酒量,果真是帼国不让须眉!”张总的秘书夸赞道,看着苏棠的眼神满是欣赏,说道:“我也敬苏秘书一杯。”

“……好。”苏棠气弱了,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宫澈,见到他悠闲的起筷吃着菜,嘴里的酒差点一口喷出来。

宫总,您真的就打算这么见死不救么?许姐,你快点出现救我啊,再这么喝下去,我会喝挂掉的!

喝了几杯后,张总的注意力还是放在宫澈的身上,喝酒只是助兴,他们两个大老爷们这么灌一个小女孩的酒,难免让人想歪,这事他可真做不来。

“宫总,我那有一坛虎鞭酒,喝了壮身,每天小酌两杯,不碍事的,我想令夫人也不会介意。”张总说道,人一到中年,就爱喝这样的药酒,而他正是出了名的爱酒。

宫澈没有拒绝张总的盛情,端起茶杯,回敬道:“那我先谢谢张总愿意割爱了!”

“客气客气,我还希望过阵子就能收到宫总和令夫人的小孩满月酒的请帖呢。”张总秉性耿直,但能够在商界站稳脚跟的,谁不会说几句好听的话,讨好别人。

适者生存,永远是商界不变的法则!

张总的话,真真是说到了宫澈的心坎上了,俊颜难得露出一丝笑态,道:“到时候一定邀请张总前来喝一杯!”

“好,宫总这话我可记着了,礼金一定早早备足。”张总豪气道。

宫澈只是笑,端起茶杯和张总的酒杯一碰,两人喝光。

……

……

宫澈是抱着一坛子酒回家的。

今日略有不同,因为许念并没有站在玄关处,拿着双拖鞋在那迎接他。

他放下公文包,默默穿好拖鞋,走到客厅的沙发处,许念正盘腿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一本成语字典,在那看的不亦乐乎。

“我回来了。”宫澈在她的背后突然出声。

许念吓了一跳,啊了一声,拍着胸口白他一眼。

“这上面记的什么?”宫澈将透明的酒坛子放在茶几上,顺道拿过上面的一张纸,分列两行,一行男生名,一行女生名,感情她这闲来无事的,已经在想着取名了?不过这字……

“下次好好写,一看你这字就知道你的性子,毛毛躁躁的,鬼画符般。”

许念从他的手中抽回纸,然后装作不经意的问他:“阿澈,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啊?”

“女孩。”他回答的不假思索。

许念略微诧异,她以为他会喜欢男孩的。

“什么表情,以后公司上的事情一个宫念玄就够了,他老子行,他怎么能不行?我喜欢女孩,像你……不是,还是像我最好,像我聪明,像你傻。”说到一半话锋转了,宫澈真是打算气死人不偿命。

她一听,气的七窍生烟,一本厚厚的成语字典当成石块,狠狠的砸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