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发誓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4-17 12:17:26 字数:2250 阅读进度:253/276

只因为,她再也不愿意经受像今日这样的惊慌害怕,那种担心的疼痛,至今还让她心有余悸,以前还只是发个烧感个冒,何曾闹到需要住院这么严重!可就因为她只是口头警告一下,他就压根不上心,这一次,她再也不忍许自己纵容了!

这个男人,要么陪她活到地老天荒,要么现在就滚出她的世界!

宫澈抽出她的手指,血止住了,他取了纸巾,将她的手包裹成骨折一样严重,做完这一切,他的目光才落到她的脸上。

“好,你自己照顾你自己,我也好好的照顾你,以后这样的伤,我们再也不受了。”

许念用力抽手,没抽回,他握的很紧,压根不忍许她逃离。

“谁要听你的!身体是我的,手是我的,我受不受伤关你什么事,我不管你,你也别想管束我,反正你这人身上的“优点”真是多到数不胜数的地步,我正好有样学样,免得你很多事情只有你一个人做,太孤单寂寞了……唔唔……”

宫澈用力地封住她的唇,再也不想听到刀子一样的气话从她的嘴里蹦出来,修长的手臂紧紧的箍住她的背,让她想逃也逃不开。

他的舌上,还残留着她手指上的血腥气,两人一经纠缠在一起,他的气息霸道的充满她的感官,那样强烈的力道,不由挣扎的强硬,很明显象征着他强盛的生命力!

许念挣不开他,打他他又不疼,胸口**的像块石头,反倒打疼了自己。

她的眼睛一直不甘的瞪大,近距离的看到他闭着的眼眸,卷翘的睫毛像刷子一样在她的鼻梁上制造出各种搔痒,他很沉沦,吻的专注,近几日来,他都没有好好的抱过她,也没有吻过她,他想念她的味道,早就想念的疯狂。

当他的舌尖温柔的勾勒她的唇时,许念隐忍了半天的泪意,终于崩堤泄洪,顺着眼角,无声的流出。

她的双手揪紧了他胸前的衣服,有一种强烈的冲动,很想扑进他的怀里,大声而放肆的哭一场。

彼此爱着,却偏偏又生了彼此折磨的心,爱就一个字,为何偏偏这么复杂!

宫澈的手按住她的后脑勺,紧紧的抱进怀里,薄唇轻吻她的头顶,嗓音满是沙哑的温柔。

“乖,我没事,以后再不会有事了,你不要害怕,我答应过要陪你一辈子的,怎么会舍得半道离开你,你相信我,嗯?”

许念在他的胸前摇头,她不要相信他,相信誓必要付出疼痛的代价,她再不愿了!

“那要怎么样你才愿意相信呢?”他在她的头顶叹气,无奈又宠溺包容。

“宫澈,你不要跟我说这些没用的,你以后要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告诉你,我一定立刻带着半个宫氏再嫁给别的男人,你既然舍得先不要我,我一定也会舍下你的,一辈子忘记你,看谁比谁狠!”

许念站直身子,用手背擦完泪,抬眸,湿润的眼眸毫不示弱的看着他,骨子里的倔强,在今天发挥的淋漓尽致。

闻言,宫澈抚额,看来今天当着她的面昏迷过去,是真的吓到她了!

从来没跟他发过这么大的火,之前总是示弱几句,讨好几句,她就乖乖的顺毛了,现在却是这么的不依不饶,哎,这叫神马?自作孽,不可活。

“看来是没办法了……”他莫名其妙的嘟囔了一句。

许念纳闷,一个劲的瞪着他,说的什么鬼话?

下一刻,她的手被执起,宫澈在她的面前,神情肃穆全无半点玩笑的意思,缓缓地双膝下跪。

男儿膝下有黄金万两,除了爸爸去世时,他下过跪,这还是第一次,对着虚无的天空大地下跪!

“你干什么……”许念下意识的伸手想拉起他,却拉不动,只能看着他莫名的举动,万分疑惑。

宫澈的目光望向窗外,右手举起,三根手指高高竖直,薄唇轻启,他的语气庄重而虔诚。

“我从不跪天地,也不信神佛,但是这一刻,如果真的有上帝存在,我宫澈,希望你能帮我作证:我,宫澈,此生都愿意和许念偕手到老,愿意陪着她走过每一天,苦痛我来尝,快乐我与她分享,如有违此誓,下辈子诅咒宫阿澈遇不到他的宝宝!”

许念完全被他的举动弄的怔住了,他向神佛起誓?他不是最不信这种鬼神之论的么?

直到听完,她的嘴唇颤抖着,心中五味杂陈,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说清她此刻的感觉!

为了她,为了让她安心,他向上帝下跪发誓,卑微了身段,忘却了尊严,愿意去信一个他曾不愿意相信的人,脸上的神情却是如此的肃穆而庄重,他怎么可能做到此种地步?宫澈,你告诉我,你怎么可以面不改色的做出这种举动来?

宫澈站起身,转过身面对她,见到她眼眶里盈满的晶莹泪水,轻轻的叹一声。

“好了,现在不生气了,你也说神是无处不在的,现在他都愿意站在你的这一边了,我以后再也不敢做出让你担心的事情了!”

温凉的指腹摸上她的眼睑,轻轻一碰,饱满的泪珠便流出来,他一颗颗擦去,脸上的表情永远是心疼中带着点无奈,从未有过不耐烦。

许念陡地抓住他的手,郑重其事的确认道:“你说的,上帝也站在我这边了!”

“嗯,他也站在你这边了,我再也不敢了!”宫澈肯定道,确实是……再也不敢了!也再也不会了!

“那我再信你最后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许念强调最后一次,如果他再敢让她承受今日的疼痛,她就再也不给他机会了。

宫澈毫不犹豫的点头。

下一秒,墨眸危险地眯起,凉凉的盯着许念,她心头一惊,问道:“怎么了?”

“你刚才说……说什么?”他的声音也充斥着危险,佯装记不起来,天知道他可是记得她说的每一个字,外加各种语气词。

许念完全没想到他这是想跟她秋后算帐呢,柳眉微蹙,疑惑的反问他:“说了什么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