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突然慌得很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4-07 01:35:12 字数:2247 阅读进度:247/276

周翊拿针的手略一停顿,三秒后,他才反应过来,立即怒道:“自己说去!”

真当交代遗言呢!他刚才那话,不是刺激他么,希望他能够回心转意,不要这样折磨自己!

周翊将针尖刺进他的血管,暗红色的血液顺着管子流向血袋里,他看着那血,又看向病床上的宫澈,郑重其事的说道:“我最后告诉你一次,宫澈,你要真有个三长两短,你的女人迟早有一天会变成别人的,你如果不放心她被别人照顾,那你最好坚持过来,否则的话,我敢肯定你做鬼也不安心!”

宫澈的脸色越渐苍白,绯薄的唇却拉扯出一抹薄弧,他说:“你说得对。”

她是他心尖上的最难割舍,怎么可能放心让别人代替他,给予他想给的一辈子!

……

……

许念不希望自己胡思乱想,重新让自己上床睡觉。

就在她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心口蓦地泛起一阵尖锐的疼痛,她捂住胸口坐起来,神色苍白,惊魂未定。

她记得,有些人会在重要的人出事的时候,心生感应……

“宫澈……”苍白的唇溢出轻哑的呢喃,许念整个人趴在床上,拉开抽屉,手机静悄悄的躺在里面。

没有来电,他出差了上飞机都没有打过电话给她么?

她打了过去,未接通的忙音嘟嘟的响起。

而这边,私立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内,周翊正在紧盯着各种医疗仪器上的数据,倏地听到一阵悠扬的铃声响起,他凝眸看去,床头柜上赫然摆着一只最新款的苹果手机,他绕过病床,正欲将手机直接关机,却看到屏幕上闪烁的宝宝二字,手指突兀的顿在屏幕上空。

不用想,能够让病床上这家伙备注上这么肉麻的称呼,除了他家里的那个,再没有别人。

周翊把手机放到枕头上,宫澈的左耳边,他看着他双眼紧闭的苍白俊颜,幽声道:“我会帮你想办法瞒住她,可是宫澈,三天内你要是没醒,你就等着她穿着婚纱嫁给别的男人吧!”

这话,真不可谓不毒,专拿他最在乎的事情刺激他的意识!

电话长时间不接,自动挂断,周翊再次伸手拿过手机,翻找通讯录。

苏秘书?他身边的新秘书好像姓李。

编辑一条短信发过去:“我现在英国,等会许念打电话问起你,你跟她说,我在英国出差。”

苏棠收到短信,第一时间纳闷了,宫总出差怎么我这做秘书的不知道?心里刚这么一想,手机铃声催命似的响起,她吓了一跳,差点直接把手机扔了出去。

一边拍着心惊的小心脏,一边接通电话:“许姐……”

“苏棠,宫澈在公司没有?”许念打断她的话,声音不安极了。

苏棠立刻正襟危坐,煞有其事的回答道:“许姐,宫总不在公司,他去英国出差了。”

许姐,对不起喽,实在是我习惯性的被宫总的淫威压迫着,你可千万要谅解我,我不是故意说出这种不实之言的。

“是吗?可是我打他的手机怎么没有人接?他现在是上了飞机还是没上飞机?”许念显然也不好糊弄,言词越发的尖锐。

“可能宫总在过安检,腾不出手来接你的电话,许姐,你放心啦,等宫总到了英国,马上就会打给你的。”苏棠苦着脸,扯一个谎要用更多的谎去圆,她想她懂了。

“不是,我这心里突然很慌很凉,总感觉他好像出事了。”许念捂着胸口,那种感觉还没有过去。

苏棠少根筋的笑道:“许姐,你那纯属瞎担心,就宫总他那金刚不坏的体质,怎么可能出事,你多想了,肯定是你多想了!”

“……希望是吧。”许念迟疑道,下一秒,她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小棠儿,你忙你的工作吧,我不打扰你了。”

“嘿嘿,宫总不在,我特闲,坐这一上午刷网页打发时间呢。”苏棠只差哼歌一曲,昭示她的好心情了。

“那你继续,我下楼去厨房倒杯热水,暖一暖手和脚。”

许念可没心情笑,挂了之后,她趿着拖鞋下了楼,温烫的水杯握在手里,坐在沙发上兀自出神。

水温略凉,她喝了一口,顺势伸出一只手,拿起茶几上电视遥控一按开关,哔的一声,屏幕里出现她昨天看的娱乐频道。

“下面插播一条新闻,据悉,许氏集团总裁许伟昨晚猝死,死时,他正与一名舞女在进行交易,而目前,警方查到的资料显示,许氏总裁是因为吃了过度的**物,才会导致心脏病发,不慎猝死。”

“咳……咳咳……”

许念狼狈的咳出声,电视里,盖着白布的许伟被警察从一家酒店抬了出来,左下角的时间显示是凌晨三点。

正在这时,罗碧如的电话打了过来。

“我和许筱薇把他从医院接回来了,葬礼就在这两天,你回来一趟,送他最后一程。”罗碧如通知道,听上去,她的声音并没有太过明显的喜悲,她和许伟的情分早就荡然无存了,这些年,她也有多番劝过他不要玩的太过,注意身体,奈何,他始终不听。

这次连命都搭进去了,只能怪他自己不懂惜福。

许念立刻答应道:“好,我下午就过来。”

尽管许伟不是她的生父,可她到底是在许家长大的,许伟对她,始终有着养育之恩,而且罗碧如和他的关系……于情于理,她都是该回去,送许伟最后一程,替他守灵。

“嗯,那就这样吧,我挂了。”罗碧如说完,正欲挂断通话。

“妈。”许念急急的叫道,听到罗碧如疑惑的嗯声,她沉吟数秒,鼓起勇气道:“你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太劳累了。”

罗碧如可能对她的话有些吃惊,过了一会儿,才出声说道:“我知道的,你不用担心我。”

“嗯。”许念应,再没什么话了吧?下午就能见了。

罗碧如也是同样想法,喀的一响,信号切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