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我们会有孩子的!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4-07 01:35:09 字数:2295 阅读进度:244/276

女人便是这么矛盾吧,为了一个人,愿意承受所有,笑为他,哭也为他,幸福因他,不快乐又因他!

幸福怎能如此纠结,有欢笑就会有眼泪,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爱一场,一不小心就白了头。

“没有,不是的,我怎么会不要你,从始至终,我要的只是一个你……”宫澈急切的回答道,大手握住她的肩头,两人紧贴的身体分开了些,温凉的手指抚上她的脸,一下一下的拭着眼泪,看着她通红的一双眼睛,他心疼极了:“不要哭了,嗯?我要你的,我永远不会放开你的手,你信我。”

这一刻,他是真真的尝到了后悔的滋味!

他万不该那么暴怒,让她心里的不安全感暴增,才会让她这么难过,哭的这么伤心。

如果他愿意冷静下来想一想,就该知道,他生气其实是在气自己,他自诩对她照顾周到,从舍不得让她忧心,经历这世间的黑暗,可是他却在一个托大里害得她差点失去性命,从而和萧婉结下如此大的仇怨。

他该自己亲手解决了萧婉,之后的事情,便不会再发生,是他的一念之仁,才造就了此刻。

他也早该知道,按她的性子,如果不会真的被逼到了极致,是不会拿起那把枪的,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的错。

他有什么资格去怨她丢了最初的自己?害得她失去自己的罪魁祸首,便是他!

深深的无力感笼罩了宫澈,他觉得自己太失败了,让他的女人这么痛苦,他实在是混帐!

“宝宝,真的很想要一个孩子么?和我的孩子。”

他问的突然,致使许念惊愕的抬头看他,眼睛里透出明显的渴望。

下一秒,她又违心的摇头,闭着嘴,不想两个字是世间最难的咒语,她说不出来。

宫澈的眼中又一次涌现了水光,眸光黯然,暗哑的嗓音充满颓败和无力:“你想让我自责死么,我的女人不敢在我面前说真话,你让我怎么想?”

许念还是没有说,伸出了手,手指在他的胸口上,一横一竖,郑重其事的写出一个字。

写完,她微微低了腰,灰白带颤的唇吻上他的胸口,紧闭的眼眸,隐隐溢出了泪珠。

这一幕,实在看在宫澈几次无法言语,他只得抓住她的手,将她往上一提,薄唇凶狠的吻上她的唇。

她感觉自己被吻到窒息了,耳边隐约听到他在说:“好,我来想办法。”

既然是你的最牵挂,那么我会很努力的满足你,哪怕……代价昂贵。

“呵欠……”许念不小心鼻子吸了水,一痒,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宫澈回过神,长臂探向她的身后,关了淋浴的开关,又从不锈钢架上取了两条雪白的浴巾,一条擦身子,一条擦头发。

“乖,把身上的裙子脱下来,然后出去吹干头发,不然怕你感冒了。”

许念看了他两眼,见他完全没有想出去的意思,默了,磨磨蹭蹭的抓上裙子的边沿,然后往上脱,裙子是圆领,湿了不好脱,卡住了。

她闷闷的叫:“阿澈……”

话音刚落,便感觉到两只手动作轻柔的往上拉,找准了位置,脱下来也容易。

浴巾迅速的盖上她的身子,宫澈抱起她,抱上床,他满身湿嗒嗒的蹲在床边,手里拿着另一块浴巾盖上她的头,然后缓缓掀起前面的一角。

这个动作有点像古代的揭盖头,一双乌黑的眼眸露出,他看着,俊颜柔软,目光充满醉人的柔情。

许念乖乖坐着,头发他在擦,闲了无事,她闷声问道:“阿澈,你说我们还会不会吵架……?”

“嗯?小打小闹无法避免,不过像今天这么伤身又伤心的,还是不要了。”宫澈回答的那叫一速度,虽然两人的关系雨过天晴了,但总会留下点疙瘩,他可不想下次再翻旧帐,到时候他又是那个心疼的人。

“这个是可以预言的么?”许念瞪他,今天可不是她想吵的,是他在那不依不饶。

眼前闪过白色,她的眼睛被捂住,然后,宫澈低沉的嗓音缓缓响起。

“可以,我舍不得看你哭了,以后无论对错,都是我的错。”

浴巾下的她,终于露出了笑容,她说:“这是承诺么?”

宫澈仿佛感觉到了她的开心,浴巾收了起来,看到她笑,便忍不住跟着笑了。

“嗯,要不要拉勾勾?”他说的煞有介事,还伸出了尾指。

许念笑着拍开他的手,嗤道:“幼稚!”

“好了,不闹,快点躺进去,我去换衣服。”宫澈站起身,解开身上衬衫的扣子,脱了拿在手里,然后再弯腰去脱裤子。

她往后一滚,背对着他躺下来,心里骂着流氓,浴室走两步就到了,偏要在她面前脱。

宫澈喉头一痒,猛地也打了一个喷嚏,许念顿时绷了绷身子,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他笑了笑,随即迈步去了浴室。

等到宫澈裹着一件黑色浴袍躺上床时,她是真的已经睡熟了,喝了酒,一着床就有了睡意。

长臂霸道的箍住她的腰,娇小的人儿在他的怀里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睡容安静恬美。

他轻吻她泛凉的额头,轻轻的说:“我们会有孩子的……”

她的希望,也是他心底最深的渴望。

……

……

城博阳私立医院,副院长办公室。

周翊一身医生白袍坐在办公桌前,脸上戴着一副金边细框眼镜,神情专注的看着手上的病历表,冷不妨地,皮鞋叩击地面的清脆响声传进耳里,他的眉一皱,没有抬头看看来人是谁,径自命令道:“出去!敲门!”

“周副院的派头越来越足了!”宫澈拉开一张红木椅,勾着唇,冷讽道。

周翊见是他,颇感意外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找你说件事,行最好,不行也得给我行!”还没说什么事呢,他就已经不允许周翊拒绝了。

周翊皱眉,放下手中的病历表,沉声道:“你怎么给我说说是什么事吧?别以为你是我,可我不会盲目答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