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宝宝,我爱你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4-07 01:35:08 字数:2248 阅读进度:243/276

许念脚下的动作一顿,愣愣的抬眸,一袭白衣黑裤的俊美男人映入眼帘,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光时不时的映在他的脸上,深邃的墨眸魅惑逼人,此时正直直的看着她。

她的神情有些许的不自然,还没有想好要不要见他,他却自己出现了。

林青城趁她发愣时,将睡过去的苏棠抱了过来,点头示意,他先走一步。

一高,一低,沉默在彼此间蔓延。

宫澈修长的右腿迈出,她站在台阶上,看着他的皮鞋尖子,双脚跟生了根似的,挪不开。

他站在低她一阶的台阶上,两人的视线相对,似鼓足了勇气,薄唇掀起:“宝宝,我们回家,好不好?”

许念沉默着,低垂的视线里映入一只线条分明的手掌,他不敢主动去牵她,只是向上翻开了手掌,这是一种无声乞求的动作。

她抿唇,紧紧地,鼻尖有些泛酸,心里怒骂自己这轻易心软的性子!

爱有多少,便有多少原谅,她今天是被他逼到极致了,才会选择全都发泄出来,泰国的死里逃生,确实给了她很大的不安全感,她回来后,也不像以前一样开心,而今晚,压抑心底的痛苦全说出来了,沉甸甸的心奇迹般的放松了许多。

她一直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站在那里跟谁生闷气的样子。

宫澈暗自放松了呼吸,宽厚的手掌试探着朝她的手摸去,她躲了躲,却还是被他抓个正着。

“宝宝,我们回家。”他复又肯定的说了一句。

许念就跟在他的身后,几步路,他走到车旁打开副驾座的车门,侧身让她坐进去。

她冷着脸,闷声不吭的坐了进去。

宫澈快速的跑到另一边,开门上车,第一眼见到她没有系安全带,随即倾身。

安全带抓在手里,遽然听到她犯倔的声音:“我不要系。”

她的右手,紧紧的抓住了头顶的握把。

墨眸满是愧意的凝视她,宫澈低声带着诱哄的说:“我错了,以后再也不干这蠢事了,好不好?”

“……”许念瞥过脸,视线看向窗外,眼睛泛起涩意。

宫澈见状,心里无比心疼,咔的一响,安全带还是系上了,他坐正身体,黑色迈巴赫缓缓倒出停车位。

一等回到了家,他会任她打或骂,她心里所有的苦,所有的委屈,通通都在他的怀里发泄。

盛世华庭,他们的爱巢。

宫澈抱着她下的车,她有过抗拒,但抵不过他的强硬,进了屋,他的步伐朝楼上走去。

“宝宝,你也很累了对不对?身上还有酒气,先洗澡,我陪你一起洗。”

主卧的浴室里,他将她放在旁边,大手拧开淋浴的开关,淅淅沥沥的水从凉到温的淋下来,试了手温,一转身,骨节分明的大手摸上裙子左侧的拉链,许念伸手阻止,闷声道:“你出去!”

“我不要,我要陪你。”宫澈十分坚持。

她抗拒的说:“我不要你陪……”

“嗯,是我想陪你。”

长臂一伸,宫澈单手将她抱起,用脚踢掉了她脚上的高跟鞋,另只手再次摸索到她的身侧,清脆的响声发出,露出侧面白皙的肌肤。

许念压抑着的情绪,在这一刻彻底崩溃,一直隐忍着的酸涩泪意,迅速泛滥成灾。

“宫澈,我恨死你了你知不知道,都是因为你,我才会被逼成这样,要是没有你,我肯定比现在过的好,过的开心……”

她的拳头,砰啪的打在他的胸口上,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一颗颗饱满的泪珠跟着砸下来,她哭的泣不成声,像是要把所有的委屈,通通哭出来一样。

宫澈抱着她,移步到了水蓬头的下面,冒着热气的温水从头顶浇淋而下,两人的身上全淋湿了,水珠顺着发丝滴下来,在这狼狈中,他低下头,俊颜亲昵的和她抵在一起,心痛的说:“我爱你,宝宝,我爱你。”

三个字,让她的哭声放肆的响起,微睁一双受伤的眼眸,她冲他咆哮:“在泰国的时候你死哪去了,在我那么难受的时候你又死哪去了,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又死哪去了……”

“对不起,我有回泰国找你,可你已经被人带走了,我在泰国整整找了一个月,我找不到你,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害怕你离开我了,所以你回来之后,我被喜悦冲昏了头脑,我没有发现你这么缺乏安全感,对不起,是我的错,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没在你身边跟你说我爱你,在你回来后我也没没有抱着你跟你说我爱你,我爱你爱你,这辈子,我只爱你。”

薄唇颤抖的,杂乱无章的亲吻她的唇,宫澈慌张的像个孩子,话说的也有些语无伦次,他急切的向她证明,他多需要她,有多爱她。

许念只是哭,不停的哭,哭的心都开始泛疼,消瘦的身子一颤一颤的,停不下来。

他的手伸过来,将她抱进怀里,薄唇触上她的秀耳,一遍遍的说:“我爱你……我爱你……宝宝,不要离开我……”

“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回不来了……”许念的额头抵在他的胸口上,听着他微弱的心跳声,哽咽道,她当初多害怕再也回不来,担心再也不能见到他。

宫澈的心剜刺般的疼,眼眶酸涩,热水淋下,带出了一些痛苦的水珠。

他一再的抱紧她,声音暗哑难辩:“我知道……我都知道……”

她在这么害怕着的时候,他何尝又不是受着这份折磨!

许念开始抽噎,落在身侧的双手终是搭上他的脖子,鼻尖不停的磨蹭他的肌肤,他的脉博,一切让她感觉到安全感的东西,她都要好好的感受一下。

她说,哭着说:“我不在乎爷爷是不是喜欢我,我只要确定你值得就好了,你是我的男人,我爱你,我们有共同的家,我真的愿意为了这一切所得的去忍受那些痛苦,可我觉得你开始不要我了,你对我越来越严厉,越来越无法容忍,我感觉不到你是不是还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