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惩罚还没有结束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4-07 01:34:59 字数:2216 阅读进度:233/276

他提腿,一脚踹开萧婉欲想缠上来的身子,看到她像条狗一样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薄唇再度吐出切齿冷语:“早在你向她开出那一枪时,就应该料想到今晚的下场!”

今晚的下场?不!她不要这样的下场!

她的人生正是辉煌时期,有大堆的男人使尽花招的追求她,她也有耀眼的外表,又是宫氏的分公司经理,她的能力卓越,是女人之中的佼佼者,她不想就这么香消玉殒了,仅仅就因为一次杀人未遂!

萧婉哭着,哭声沧然惨烈,她第二次爬到宫澈的脚边,嘶厉的大叫道:“她没死不是么?宫澈,我没有杀死许念,她现在还活的好好的,你不能这样对待我,你不看僧面也要看看佛面,想想宫老爷子,想想宫念玄,你看在这两个是你至亲的份上,你饶我一命,你饶我一命!”

“轰隆”

一声响雷,划破漆黑的雨夜。

宫澈唇角的冷笑越发夺目,想想爷爷?想想小念?他们两个,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既然敢做,却又不敢当,这样的女人,难怪一直入不了他的眼!

“你不用求我,我也没有想过要你的命!”

他的声音不急不徐的响起在这雨势渐大的空旷之地,萧婉闻言,抬起一张苍白无神的脸,黑色的瞳孔因为太过震惊而睁大,他刚才说什么?他说,不会要她的命?这意味着,他不会杀了她,是不是?

宫澈万分嫌恶的目光,落到她的一双脏污不堪的手上,她的手,正抓着他的一条裤腿。

“放开!”

毫无温度的低喝声,带着十足的警告,沉沉的冲进萧婉的双耳。

她像是被大火烧灼到了一般,以着闪电般的速度收回手,待她看到自己手上身上的脏污时,一丝深沉的懊恼从她的眼底一掠而过。

该死的!她刚才怎么会失态至此!

应该是听到了宫澈说不会杀了她,所以她的恐惧一下子消散了大半,开始顾虑起自己的形象问题。

萧婉挣扎着,正欲从地上站起来时,忽听到头顶传来一声冷酷无情的命令。

“秦武,砍了她的右手!”

宫澈冷眸睇视她放松下来的神情,狠戾浮上他的墨眸,她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他说不杀她,可不代表让她毫发无伤的离开!

不给她点永生难忘的教训,她不会知道,伤害了他宫澈的女人,绝不会有好下场!

萧婉刚刚才安全落回胸腔的一颗心,再次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又提到了喉咙口,她似不敢置信的问道:“什么?”

“你是用右手开的枪,便砍了你的右手,你不想死,那我让你活,像过街的老鼠一样活着!”

宫澈的声音毫无丝毫情绪上的波动,面对别人,他的手段向来是绝情而冷血的,先前在城,唐野也是对许念动了歪心思,竟敢对她用“药”,这种卑鄙的手段,他那次毫不顾念雷烈的立场,直接将人从二楼扔了下去!

而萧婉,比之唐野有过之而无不及,她竟是抱着想杀了许念的想法,绝然开的枪!

这种行为,在宫澈的眼里,绝不可饶恕,就算不让她死,也要让她后悔活着!

“宫澈,你不是人,你是魔鬼!”萧婉忍无可忍的冲着他大声咆哮,昔日,她遭受到的种种不公待遇,一一在她的脑海里鲜明的回放着,只见,她跌跌撞撞的站起来,惨白的俏颜浮现几缕扭曲的恨意,她凄厉的发泄道:“在你眼里,只有她许念是人,我不是人,我也只是因为爱你,太爱你才会泯灭了自己的人性,是你将我变成这个样子的,那把枪也是你亲手给我的,许念会受我一枪,那是你一手促成的,可笑的你,却将责任全部推卸到我的身上,宫澈,你真是一个残忍的魔鬼!”

萧婉的话,正击宫澈内心的始终没有放下的那一点,绝美的俊颜瞬间如这漆黑而暗沉雷滚的天空,密布阴沉可怖的煞气!

“秦武!”

他重重地一喝,忍耐到了极限,最后的命令。

秦武的手里立刻亮现一把光芒闪闪的锋利小刀,逼近萧婉,她不停的摇着头,往后连连退着。

肩上忽然出现两只犹如钢铸的手掌,萧婉来不及回头一看,秦文已经押着她的右手,往地上按去。

“不要!”萧婉凄声大喊。

秦武手中的刀子高高举起,狠狠落下,鲜血溅起,飞到了萧婉的脸上。

断掌的剧痛后知后觉的袭击她的四肢百骸,萧婉撕破了喉咙的大叫声响彻整条公路,可这里荒无人烟,不会有人出现救她,纵使有人,她获救的机率也是十分小的,这世上多的是自扫门前雪的人。

那一只十指纤长白皙的,一看便是不沾阳春水的玉手,安安静静的躺在**的泥面上,鲜红的血液被雨水冲刷,颜色由殷红变成浅红,然后融入进浑浊的泥水中去。

萧婉痛的几乎在地上打滚,左手用尽了力气掐在手腕处的位置上,她压抑着痛楚,努力让自己不要痛到昏厥,冰冷的雨水打在她的脸上,也刺激了她的神经,虽然出气多进气少,可她仍是睁着一双被仇恨浸染的眸子,死死的盯住宫澈。

这时,宫澈向前两步,冰冷的雨珠顺着他的发梢一滴滴淌下来,俊颜染上了雨水,显得妖冶而魅惑。

他提了提裤腿,蹲下来直视萧婉充满仇恨的眼神,冷冷地嗤笑道:“别拿你嘴里的爱当成作奸犯科的理由!你爱我,可我却觉得你爱的是宫家的地位,宫家未来女主人的身份,我从来没给你机会让你爱上我这个人,所以你爱的,仅仅只是那些冰冷的外在物。”

“……”

萧婉闭了闭眼,下一秒,又猛地睁开,苍白的唇启了启,却没有说出话来。

“你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在这个时候昏过去,你必死无疑,而且,我的惩罚还没有结束,你的断掌之痛压根不足以偿还你射向许念那一枪的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