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没有过节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4-07 01:34:46 字数:2264 阅读进度:222/276

“那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呢?”萧婉迅速反问道。

此话一落,许念松开宫澈的手,走到和萧婉相对的位置上,她微微倾身,嘴唇靠近萧婉的左耳,声音里散发出无穷冷气,她说:“我记得是你朝我开的枪,我也说过自作自受,怨不得旁人。萧婉,从这一刻起,换你尝尝地狱的滋味。”

移开了些,看到萧婉失去血色的苍白脸庞,许念漠漠的笑了:“这个证明,足够么?”

萧婉的身子隐隐发抖,她看着许念,又看向宫澈,恐惧宛若跗骨之蛆,开始不断的折磨她。

从许念出现的那一秒起,她的心里就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许念没死,那死的人……会变成她。

“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先离开一下。”萧婉近乎狼狈的丢出这句话,急急逃走。

许念紧盯着她脚步慌乱的身影,倒也没想过追,跑的了和尚跑不了亩,知道她的大本营在哪就行了,莫森就等在外面,他会跟着她的。

下一刻,她的手被人再次紧紧握住,宫澈紧绷的身躯贴上来,薄唇在她的耳后边,说:“等会回去了,一五一十的把你和她之间的过节,全给我招了,不准瞒我一丝半点!”

先前忽略的,现在仔细回想起来,萧婉一直害怕的人,不是他,而是她。

萧婉为什么会怕她?她又是对萧婉说了一句什么话,害得她狼狈而逃?在他的想法中,萧婉或许惧怕他,却是不怕她的,可刚才的一幕,彻底颠覆了他的想法。

“没有过节。”许念淡淡道,她和萧婉之间,没有过节,有的只是仇深似海。

宫澈疑惑的皱眉,却见,她忽然朝他皮笑肉不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回去之后,你也向我好好解释一下,为什么那次的慈善晚宴,你会和萧婉一起出席。”

就算她不在他的身边,他身为总裁,也可以要求秘书陪同,小棠儿是她朋友,她看着还没有那么刺眼,可萧婉……

她只要一想起,在她生死攸关的时候,萧婉浅笑倩兮的跟在宫澈的身边,她心里的恨意便翻江倒海般的倾覆了她的理智,她从未像那一刻,深刻地恨过一个人,萧婉她做到了!

宫澈听她的声音,似乎很不高兴,俊颜露出几分焦急之态,他喊冤道:“我是一个人去的,她后来跟来的,脚长她身上,我管不了,我只能管住自己的脚。”

“没有你的同意,她一个人敢贸贸然的去那里,谁给的她胆子?”许念眯眸,目光不着痕迹的看了看宫老爷子。

除了爷爷,貌似再找不到这么积极撮合宫澈和萧婉的人了吧?!

宫澈正想说话,却见她毫无温度的丢下一句话。

“等会回去宫宅!”

说完,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身段妖娆的的向着苏棠和宋思思走去。

宫澈站在原地,目光发狠地盯住她那两条细白的长腿,看着看着,眼神变了味,她好像瘦了很多,这两个月来,她是不是过得很不好?是谁救走了她?她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回来找他?

所有的问题全都一涌而上,他忽然感觉到,已经过去的两个月,可能会成为他这一辈子最大的悔恨!

“许姐,你去哪儿了啊?怎么今天才回来呢?”苏棠困惑不解的问道。

许念喝了一口香槟,笑了笑,说:“和男神约会去了啊。”

苏棠和宋思思同时啊了一声,然后不约而同的猛摇头,说道:“开什么玩笑,我们才不信呢。”

“……”

许念耸肩,她有实话实说了,可她们不信呢,这怪不得她了。

下一秒,她突然问道:“锦萱呢?她是不是回港城了?”

两个月的时间,感觉错过了很多。

宋思思回道:“嗯,你失踪后,锦萱后来也就回去了,她没有去找莫柔的麻烦,她说,等你回来,让你处置。”

她有些不懂颜锦萱的用意,在莫柔那件事情上,只差临门一脚了,她却突然回了港城,把莫柔交给许姐处置。

莫柔的处境,怎么说也算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她不认为许姐还会忍心对付莫柔,可不对付,颜锦萱身上的命案又无法洗脱罪责,真是麻烦。

思忖间,许念的声音响起,带着清浅的笑意。

“你们都相信我没死么?锦萱那人,年纪轻轻的心眼倒是多。”

苏棠瞪着一双大眼睛,气鼓鼓的说道:“你瞎说什么呢,我们可一直在等你回去,别再说那个不吉利的字眼,我想起来就害怕。”

“是啊,若颜姐因为担心你,早产生了个儿子,改天我们几个再结伴,去看看吧。”说到孩子,宋思思的眼中不觉划过一丝黯然,如果她的孩子还在,也快出生了呢。

许念伸出手,握住宋思思的手,安慰道:“思思,事情都过去了,不要再想了。”

“嗯。”宋思思勉强点头。

苏棠也把手伸了过来,三个女人的手握在一起,而后相视一笑。

真正的友谊,永远不会随着时间的逝去而有所褪色。

宴会散场,许念挽着宫澈的手臂,站在门口送走一群又一群的客人。

偌大的会场一下子空旷了下来,龙翊南不羁的脱下外套,挂在肩头上,尽管他看向许念的眼神有些不自然,但还是诚挚的邀请道:“若颜生了,你哪天有空就过来看看她和儿子,她很担心你。”

“好,替我跟姜若颜先道一声喜,过阵子我再去看她。”许念满口答应,唇角染笑,道:“也恭喜你生了个大胖儿子,很不错。”

龙翊南闻言,顿时眉飞色舞,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你是没见过我儿子,可比宫念玄那小子长得好看多了,宫念玄长相越长越像宫澈,一张禁yu脸,我儿子就不一样,长的很像若颜,可漂亮了。”

实在是再难找到比龙翊南更得瑟的人了,说儿子说的恨不到自己飞上了天!

宫澈听着,气的捏紧了拳,嘎吱嘎吱的声响,眼瞅着就想朝龙翊南那张欠揍的脸上挥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