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失踪了……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4-07 01:34:40 字数:2289 阅读进度:215/276

“她呢?”薄唇倾吐而出两个质问的字眼,墨眸浮现几缕赤冽的猩红,情绪紧绷的到了失控的边缘。

宫凌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羞于抬头看向宫澈,静默了几秒,直到耳边又一次听到他复又问道:“我问你,她人呢?”

剑拔驽张的氛围,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尤其是苏棠,害怕的直往林青城的身后躲。

宫总现在的样子……恐怖的像要杀人一样……

“她昨晚失踪了,我派人找了,没有……”

“砰”

“啊……”

宫凌说到一半的话,被宫澈一记重拳狠狠打断,剧痛袭击,宫凌狼狈的咳了几声,嘴角流出了殷红的血丝。

苏棠大声的叫了出来,连同另一个宋思思,都颇为忌惮的往钟泽的身边靠近,钟泽难得开窍了一回,懂得伸手揽住她的肩,将她往怀里抱。

宫澈宛若从地狱踏着血路走来,肌肉贲张的手臂抓住宫凌的衣领,狠狠的抵在他的下颌下,宫凌的神色泛起青紫色,从未有过的狼狈。

“她为什么会失踪!我不是让你们看着她的么?为什么你们这么多人会护不住她一个?宫凌,你给我一个答案,为什么会护不住她一个?”

森白的齿间一再说出情绪激烈的质问声,他丧失了理智,满脑子回响着她已经失踪了一天一夜,而且他们还没有找到她在哪!

宫凌无话可说,他昨晚因为莫柔进入警察局,又被司法强制送入疯人院的事情,跑了一整夜,直到接到宋思思的电话,他才发觉事情大条了。

许念会失踪,确实与他有脱不开的干系,是他没有做到答应了宫澈的承诺,是他让那些不法份子有机可趁!

这时,林青城硬着头皮走上前,试着劝诫道:“宫总,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先找到夫人,在这关键时刻,你千万不能先乱了分寸,夫人还等着你去救她!”

林青城的最后一句话,总算让宫澈的理智从混沌中清醒过来,是啊,她还在等着他去救她,他却抓着眼前的人不依不饶,他是不是疯了!

宫澈的心里,恨不得朝自己挥一拳,他硬生生地忍住。

转身,重新抓住机舱口垂下来的绳椅,坐上去之后,对着机师充满杀机的命令道:“再去一趟曼谷,先前登机的那个地方。”

他的心是在离开的那一刻开始疼的,如果这算是他和她的心灵感应,那她当时,应该就离他不远。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上前去阻止宫澈,全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一个人再赴狼窝。

飞机的轰鸣声渐渐远去,萧婉目不转睛的看着,落在身侧的双手握紧,她在心里说:没用了,即使你回去了又能怎么样,她已经死了,你就算找到她,也只是找到一具冰冷的尸体,宫澈,你和她注定没有个好的结局,你身边的位置,只有我才能够配得上。

宫景云倒是有些吃惊,先前一直以为宫澈和许念只是商业联姻,并不相爱,可现在看到宫澈为了她竟然可以奋不顾身到将自己重置于危险的境地,这种感情,又岂会是泛泛?

或许,从一开始,他和苏韵锦就想错了!

……

……

经过几个小时的跋涉,飞机再一次停在那块草丛地。

此时,天空已经大亮,宫澈下了飞机后,便看到一道鲜血的痕迹,一直延向草丛深处。

他的心不可遏止的泛起剧痛,双腿上犹如绑上了铅块,一步步举步维艰。

顺着血迹,走到了先前许念躺过的草丛,宫澈看到一个中了枪的男人躺着,尸体已经僵硬而冰冷,再往前走了一步,嘎的一响,他的右脚踩到了东西。

右脚挪开,一颗沾了血迹的子弹,映入眼帘。

宫澈的瞳孔紧缩,已然想到了事情的发生经过……

许念必然是在这里受了伤的,是谁向她开的枪?这个男人么?那又是谁救走了她?

那一枪打中她哪儿了?她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又会不会再次被谁抓住,遭受不好的对待?

每转一下脑子,就能冒出很多种不好的猜测,宫澈理智几乎处于崩溃的边缘,他甚至有种冲动,想把脚边的已经死掉的男人打成筛子,他不能原谅这个人伤害了他的至爱!

他站在原地,手指按着嗡鸣不止的脑袋,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拿出十二万分的自制力,让自己不要往坏处想。

大概过了五分钟,他走出这片草丛地,临走时,一个打火机从他的手里脱落,这片荒凉的草丛地,瞬间火光漫天,滋滋的声响不停的窜响。

宫澈拿着手枪,沿路又找回了将军王的那栋山顶别墅,找遍了别墅里的各个角落,也没有找到许念。

最后,他在一间废弃的木屋里,看到了掉在落上的毛巾以及一些绳索,他摸着冰凉的毛巾,眼睛里渐次泛起猩冽的杀气。

将军王,真恨不得将你五马分尸!

宫澈找了足足两个小时,翻遍了这座山的每一个可以藏人的角落,均没有找到许念的一丝踪迹。

他站在一块地势较险峻的石块上,完全没有了办法,双手张成扩音的姿势,对着整座山大喊:“念念,你在哪里……你到底在哪里!”

过了几秒,响声回荡过来,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声响。

那一刻,他的心里涌起了从未有过的……绝望。

……

……

宫澈在泰国呆了数十天,其间,他不止让宫氏的人撒出了关系网,大海捞针般的寻找,却依旧没有好消息回来。

他也惊动了曼谷的地方政府,甚至连大队的警察也进行了严密的查找,却依旧一无所获。

许念,好像就突然从这世界上蒸发了一样,变得无影无踪,不知道她去哪儿,也不知道她是否还活着。

宫澈的情绪一天比一天易怒,心里的希望一直在强撑着,经过这么多次的查无所获,尽管他自己不愿意承认,但还是,在不知不觉中绝望笼罩上了心头。

又一天的深夜,他抱着一**伏特加,坐在酒店房间的地板上,喝的醉眼迷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