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她可真幸福……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4-07 01:34:36 字数:2252 阅读进度:211/276

夜色,深沉如墨。

一间破旧的木屋里,四周是难闻的猪臭味,许念被人安置在角落里,她的四肢被捆绑,动弹不得,嘴里也被塞了块毛巾,她唔唔的叫,难以发出声音。

透过木板的缝隙,她依稀看到两个泰国男人在吸烟,嘴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她隔的太远,听不清楚。

蓦地,外面有一道脚步声朝这逼近,那两个泰国男人正准备说话,胸口陡然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子弹的销烟还在飘,鲜血沿着血洞淌出,他们还不知道冥苍是什么时候开的枪,已经不明不白的死去了。

“嘎吱”

木板门被人推开,一抹高大的身影站在门边。

许念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栗,身子尽量的往角落里躲,头埋的低低的,避免被门口的人看到自己。

即使是在黑暗中,冥苍的眼睛也可以视物,看到角落里的一团,他的脚步径直朝着角落里走去。

许念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心里怕的不得了,脑子有些当机,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就要死在这里了么?宫澈知道她被绑到泰国了么?他还有机会可以救她么?

“呃……”冷不丁地,许念的头发被粗鲁的抓起,埋在膝盖中的脏污小脸埋露在月光下,一双漆黑的眼眸黑亮似天际的星子,极其耀眼。

她近距离的看清楚站在面前的男人,眼瞳越睁越大,他……他……

“还好么?”冥苍放开手,声音很低,对于他来说,这样的音量实在可以称之为温柔。

许念错愕极了,正想说怎么会是你,嘴里发出的却是一阵“唔唔”声。

她的手艰难的动了动,指向嘴里塞着的毛巾,意思是让冥苍取下来。

冥苍不止取下了她嘴里的毛巾,还解开了她的双手双脚,冰冷的手掌握上她的小手,声音里听不出一丝温度。

“不要说话,先跟我离开这里。”

他的话,只是告知,一经说完,便强行拖着她,快步朝着外面走。

许念被动的跟在他的后面,几乎是一路小跑,才能够追上他的脚步。

这样的紧急关头,她也不去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又为什么会救她,她能够感觉到他的善意。所以,能够逃出去,才是最重要的事。

夜晚的风,呼啸的刮在她的脸上,她全神贯注的跟着冥苍,忽地,一声枪响划破天际,接着是一道火光照亮漆黑的天际,很多人被这道火光炸的血肉模糊,枪响声还在不停的响起,射进皮肉里的闷响,清晰入耳。

许念捂住双耳,低低的叫了一声:“啊……”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血腥,从来没有这样零距离的接触过死亡,接触过样恐怖的杀伐……

脚步停了下来,双手按在膝盖上,她真的很想吐。

“不要停下来!跟我走!”

冥苍语气粗暴的低吼道,抓住她手腕的大手,几欲掐进她的肌肤里,剧痛蔓延,她暗自咬牙忍住,又跟着他跑了一段路,跑的气喘吁吁,头昏脑胀,好在,那阵折磨人的枪响声,离她越来越远。

许念跑到双脚脱力,跌到地上,连连摆手,示意她完全跑不动了。

冥苍皱着眉,看向四周漆黑的草丛,他拖她起来,她不动,他干脆的抱起她,放到草丛地的中间,找了些荒草,替她作掩护。

“不要走,等我回来!”

他在她的耳边,留下这句话,尔后,起身,朝着原来的路,又跑了回去。

将军王,一定要死在他的手里,不仅是为了自己报仇,而是为了他那惨死的母亲!

许念乖乖的等在原地,她不敢动,外面一有个风吹草动的,她就害怕不已,更别说出去了,要是撞到什么人,估计能替她收尸的人都没有。

从草丛里摸索到了一根枯树枝,勉强可以当棍子使,她当成护身符的握在胸前,眼睛很累,但她却硬撑着注意四周围的动静,警惕的不敢放松一秒。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许念只感觉远处的那些响声一直没有停止过,她似乎能够闻到空气里飘来的血腥味,强烈的令人欲吐。

就在这时,墨黑的天空响起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隆声,她往上看了眼,是一辆飞机,有人过来了!

娇小的身子忙往草丛里缩,缩成小小地不易发觉的一团,那边飞机的动静,她连看也不敢再看一眼。

却不知,从飞机舱口的吊绳上下来的男人,是她心心念念一直想着的宫澈。

宫澈掏出了一把手枪,交给萧婉,冷漠道:“这里面只有七发子弹,萧婉,是死是活,看你的运气了。”

手枪的重量出乎萧婉的想象,她接过来的时候,手往下沉了沉,她目不转睛的看着,仿佛能看到手枪夺人生命时的画面,那么的令人胆战,心寒。

一双美眸抬起,她看着正欲离开的宫澈,轻声问道:“如果是她,你舍得让她碰这玩意么?”

舍得让她的双手沾上人的鲜血么?

宫澈侧身,俊美的脸庞在漆黑的夜幕下,散发出几许清冷的高贵,又有几分醉人的柔情,掺杂其中。

“她是我的女人,我只会愿意宠着她,爱着她,她不会接触这些血腥的,不会接触这些肮脏的,她就该永远善良的活着,笑容纯粹,哭也真实,因为我会为她撑起这片天!”

这还是,宫澈第一次跟萧婉说一段这么长的话。

萧婉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唇角微扬的弧度满是苦涩的味道,看着宫澈将她丢在原地,决绝离去的背影,和着夜风,她低喃了一句:“她可真幸福……”

幸福的让她的心里,升起了一种想要催毁,而后取而代之的心思!

先前努力压抑的,先前信誓旦旦不屑一顾的,如今因为他对她的深情而通通改了初衷,萧婉想,她当年就不该坐以待毙的,她如果努力争取了……那么现在,拥有他的疼爱的女人,会不会是她?

人性的一切恶念,皆是从贪心而起,从而沦为罪恶的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