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你在胡说!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3-24 02:33:44 字数:2257 阅读进度:191/276

“景风,前面有车,快踩刹车!”

罗碧云的声音惊恐,可以想象当时的情况,没有及时踩住油门的宫景风只能猛转方向盘,手机顺势掉在他的脚下,车速凶猛的撞向一边的护栏,最后时刻,宫景风解开了身上的安全带,用身体护住了罗碧如,温热的鲜血淌红了罗碧如艳丽的脸。

通话截止,整个病房里,静寂无声。

苏韵锦双腿瘫软,不顾形象的坐在病房的地面,一张脸苍白无血,痴了般的喃喃:“不是的……不是的……”

下一刻,她抬起一张苍白的脸,怒指冲向罗碧如,发疯似的咆哮道:“这不是景风的声音,这是你伪造的,罗碧如,你在胡说,你自己不能嫁给景风,所以你让你的女儿嫁给宫澈,你才是心计最深沉的那一个,景风不会爱你,他不爱你!”

“我不是你,苏韵锦,我不是你,我永远不会像你一样贪念得不到的,也永远不像你一样的表里不如一,口口声声说爱着景风,却又背着他和宫景风有染,你的爱情,真是羞耻!”

罗碧如的话,见血封喉,这是迟了二十几年的讨伐,她对她的恨,依旧不减当年。

“你知道什么……景风他在婚后只想着你,他连一眼都不留给我!我才是他的妻子,我才是最爱他的女人,可他的心里却只装着你……我也不想的那一晚,那一晚我喝醉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我知道自己对不起景风,可是我更不想失去他……后来,我被查出怀孕,刚一开始的时候,我想偷偷打掉这个孩子,是景风不小心发现了,他以为是他的小孩……”

忆起往昔,苏韵锦又是哭又是笑的,对她而言,怀上小叔的儿子是一种耻辱的事情,她不想要这个孩子,却因为宫景风而改变了主意。

“景风对我很温柔……从未有过的温柔,他会在夜里抱着我睡觉,会在早晨为我**心早餐……这些都是我之前享受不到的幸福,所以我瞒下来了,只要我不说,宫景云不说,没有人会知道的,没有人会知道宫澈不是他的儿子……”

说到底,苏韵锦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得不到丈夫的疼爱,而走了偏路,致使她这二十几年,都没有得到过真正的开心。

罗碧如差不多一样的可悲,宫景风的死,是她心里一块永远刮不掉的伤疤,她无力再爱,守着名存实亡的婚姻过了半辈子,也是一天也没真正的开怀。

“阿澈……”

许念的声音,在这静寂无声的病房,显得尤为清晰。

只见,宫澈闷不吭声的把她抱起,越过所有人,径自离开了病房。

医院的电梯中,许念起了起身,抱住他的脖子,在耳边轻轻而充满爱意的说:“阿澈,你还有我啊,所以,阿澈不是没有人要的,你永远有我。”

他的沉默,一路维持到地下停车场。

车窗紧闭的车厢里,宫澈抱住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深暗的眼眸流露出迷茫,他从未有过这样的眼神,一下子,便让她心疼了。

她喜欢看他永远自信的样子,便像那春风得意,马蹄袭。

“阿澈,你不信我的话么?”许念伸出手,捧住他的脸颊,两人的目光直直的对上,她的手指落在他在眼尾上,声音清晰道:“不要露出这样的眼神,我会心疼的。”

“嗯。”宫澈的心里囤积了很多话想说,但大多又说不出来,他抱她坐上副驾驶座的时候,悄悄的在她耳边留下一句:“幸好还有你。”

不然,他不敢想象自己会变成什么样,此后的生命,时间怎样消磨以及同谁消磨,其实都不那么的重要,如果不是最好的那一个。所以他感叹,所幸他的人生,还有一个她。

等到许念慢半拍的反应过来,车子已经驶出了地下停车场,她侧眸,凝视他的侧脸,嘴角勾起愉悦的笑弧。

幸好还有你,这五个字,也算是另类的表白吧。

哈哈哈,果然是本性难移的闷骚男。

……

……

宫澈和许念离婚的事情,走露了消息,媒体像一群苍蝇,整天追着不放。

许念这次不用问宫澈,也自个想到是谁透露了这个消息……

除了莫柔,再不设想他人。

宫澈身边有秦文秦武两兄弟,记者进不了他的身,可怜的是她,整天窝在公寓里看书听歌,打发时间,听见门铃声就跟听见鬼敲门一样,吓的一惊,然后把耳机的音量再放大两个档,当没听见外面的响声。

日落西斜,许念感觉到一丝丝的冷意,于是合起书,回到了房间。

心里想着宫澈也该是时辰回来了,那群守在门口的记者应该识相的离去了,穿上了拖鞋,拎起门边的一袋子垃圾,准备出门。

门一开,许念注意到外边有人,正准备快速地将门关上,一声细若蚊萦的叫声低低地响起。

“许念姐……”

她的动作顿住,除了宋思思,再没人这么叫她。

“思思,你……你在这儿等多久了?”许念将门全部打开,整个走廊上只有宋思思一个人,她蹲在墙角,脚边放着一个果篮,看样子是站了很久,因为她有注意到,宋思思站起来的时候,双腿的动作十分僵硬。

宋思思略显尴尬的笑:“我有按门铃,你可能没有听见……我在家也没有事,所以想等等看……”

“我有听到门铃声,但我以为是搔扰的记者,所以没敢开门,你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快进来坐会,我给你倒杯水去。”

许念抓上宋思思的手腕,忙将她往公寓里拉,宋思思忙中提上果篮,放到大厅的茶几上。

“许念姐,你不用忙的,我只是,只是听说你……我过来看看你,你既然没事,那我就先走了。”

许念往厨房走的脚步停住,半侧过身,看着她,开心的笑道:“思思,你能过来看我,我很开心,你不用跟我拘谨,许念姐虽然这么些日子没和你见面,但对你的感觉并不陌生,你不需要同我尴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