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我替他收拾你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3-24 02:33:43 字数:2179 阅读进度:190/276

“查,必须查,而且查的还不只这一件事!”罗碧如穿着一身黑白套装,一副社会女精英的打扮,冷眸一瞥苏韵锦,讥诮的扬了扬唇,径自走到病床边,扯出一张椅子坐下,她漠漠的看向宫老爷子,气势竟不输分毫,“我记得宫老爷子快过八十大寿了吧,果然是老了呢,昔日的商场枭雄任凭一个女人耍来耍去,这可真是贻笑大方!”

“罗碧如!”苏韵锦咬牙切齿,瞪向罗碧如的眼神,透出几丝明显的阴狠。

罗碧如扬扬唇,仔细的看,发现她的笑不及眼底,透着森森的冷意。

“我还以为你要一直老死在英国呢,就跟宫景云一样!”

“你这话什么意思?”苏韵锦向前一步,垂在身侧的双手握成拳头。

宫老爷子的眼睛迸射出凶狠的杀意,双手死死地握住轮椅两边,苍老的身躯因为情绪太激动,而抖动个不停。

“罗碧如,我不去找你,你竟然还敢送上门来,景风的死,我一定要让你付出应有的代价!”

罗碧如却丝毫未将他们二人的愤怒放在眼里,充满睿智的清冷眼眸看到许念脸上隐隐的巴掌印,眉头一皱,几许怒意显露,开口问道:“谁打的?”

许念犯傻,没能及时出声回答,倒是一旁的雷烈,率先道:“苏韵锦打的,而且她还派人绑架了念念。”

闻言,罗碧如一抬眸,目光锋利的扫向苏韵锦。

“我的女儿,长这么大我这个当妈的都没有打过她一巴掌,苏韵锦你好本事,动不了自己的儿子动我的女儿,你真当我罗碧如是死的不成!”

罗碧如腾地站起身,一步步逼近苏韵锦,女强人的强大气场逼的苏韵锦连连后退,她在英国当了这么多年的贵妇,远不如在商场上历练多年的罗碧如,更何况,罗碧如从一开始,就比苏韵锦强太多。

“你要干什么!”苏韵锦胆颤道,她隐隐从罗碧如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种近乎同归于尽的狠绝,她要干什么?!

罗碧如冷笑,“干什么?或许你可以先告诉我,你在这两天里干了什么好事?又编造了什么谎言,让宫老爷子任你驱使?是不是拿景风来作文章,如果真是,苏韵锦,你连一个死了多年的人都不放过,这样的泯灭人性,迟早有一天会被老天爷收拾的!”

从罗碧如出现了,宫澈反倒是一句话没说,剑眉紧皱,他一直在注意着罗碧如,隐隐地发现,苏韵锦似乎很惧怕她。

许念更是吃惊不已,这还是第一次,她的妈妈为了保护她挺身而出,尽管,目的不是那么的纯粹,可她也肯定,其中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她。

“什么意思?什么谎言?你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谜,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景风为什么会出车祸而死?罗碧如,苏韵锦,你们两个给我一五一十的全说出来!”宫老爷子一字一顿的质问道,他已经发觉了当年事情的不简单,目光落到罗碧如的身上,为什么总感觉她这一出现,总带着有恃无恐?她的手里,又握有什么秘密?

罗碧如露出不屑的冷笑,看着宫老爷子,不答反问:“我倒想先知道,她又跟宫老爷子说了什么,致使宫老爷子逼得许念和宫澈离婚!”

若不是雷烈告诉了她,宫家这是打算一直悄无声息的处理了是吧,她的女儿,五年前风光无限的嫁进宫家,现在离婚,却落得个偷偷摸摸的名声,他们宫家,简直欺人太甚!

“韵锦说,你当年对她和景云下药,使得他们发生了不伦关系,而宫澈……当年景风会死于车祸,也是因为你拿这件事威胁他,帮助许氏起死回生,这些话,对或不对?”

宫老爷子的话一说完,罗碧如就发出不可遏止的嘲笑声,放声大笑,笑声凄绝。

她忽然喃喃自语:“景风,你看一看老爷子逼你娶的这个女人,你都去了这么多年,她竟然还拿这事来毁坏你的名声,景风,你现在后悔了没有,后悔当年的愚孝,为了宫家,你付出了短暂的一生和幸福……”

“罗碧如!”宫老爷子的耐心已经到了底限,她的每一句话,无一不是在嘲讽他当年的决定!

罗碧如却是朝着苏韵锦走了过去,她的样子倒映在苏韵锦的眼瞳中,犹如恶魔,苏韵锦害怕的连连后退。

“啪”

狠狠的一巴掌,打在苏韵锦的左脸上,指痕即现。

“这一巴掌,是打你当年的背叛,景风来不及收拾你,我替他收拾你!”话落,罗碧如打开公文包的夹层,取出一只很老旧的翻盖手机,捂着沉默站着的苏韵锦看到这一只手机,瞬间害怕的瞪大双眼,看向罗碧如的眼神,尽是惊愕。

“你,你……景风的手机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罗碧如抚摸翻盖手机的壳面,姿态眷念,她将手机递向宫老爷子,宫老爷子的眼眶泛红,摸着手机的手,颤抖个不停。

“当年,我是因为许氏的困难而向景风请求帮助,他也愿意帮许氏度过难关,我们谈的兴起时,景云突然打了个电话给他……宫老爷子应该知道,景风一直都有录音的习惯,宫景云打来的那通电话,被录下来了,我当时被他护在身下,并没有伤及要害,这只手机是我保存下来的,里面有宫老爷子想找的答案,谁是谁非,一听便知!”

宫老爷子怎会不知道大儿子的习惯,他找到最后一通通话记录,点击开,果不其然,宫景云的声音从手机里发出。

“大哥,如果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会愿意原谅我么?”

“什么事?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说这种傻话。”

“哥……我,我和韵锦在一起了,她那天找我喝醉,跟我哭诉你不爱她,后来喝醉了,我们两个发生了关系……哥,你真不爱她……那可不可以,可不可以把她让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