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冤枉好人!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3-24 02:33:42 字数:2255 阅读进度:189/276

宫老爷子大骇,他堵死了他的威胁不说,竟然还反过来拿宫家唯一继承人的这一身份来威胁他!

他清楚,宫家能够有现如今的规模,是宫澈费尽心血才有的成就,如果他离开了宫家,那宫氏相当于一盘散沙,他已经老了,而宫念玄才这么小,宫景云就更不值得一提,除了游手好闲的玩,那个二儿子没有别的本事!

青黄不接的宫家,如果少了宫澈,那后果足可以想象。

“爷爷,您好好养病,我改天再来看您。”

不等宫老爷子有所反应,宫澈转身离开病房,急步匆匆。

走廊上的走步声越走越远,宫老爷子严厉的眼眸看向苏韵锦,恨铁不成钢道:“你还不把许念给放了,真要逼得他和整个宫家为敌,你才满意么!”

“爸!”苏韵锦实在冤枉,皱眉道:“我没让莫柔做这事,许念为什么会失踪,我现在也是一头雾水!”

“不是我不相信你,现在是宫澈不相信你,错就错在你不该有那心思!”宫老爷子看她的样子,实在不像是撒谎,跟她无关,那么就只剩下莫柔了,苍眸闪过一丝狠辣,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当年就不该把她领回宫家。

“快点派人去找,务必在宫澈和雷烈之前,找到许念,救她出来!”

宫老爷子恶声恶气的朝苏韵锦下令道,只有先宫澈一步找到许念,物归原则,才有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苏韵锦默默点头,她这次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清。

……

……

许念失踪了一整夜。

直至清晨六点,雷烈的人从一所废屋子里找到她,满身的伤,叫了救护车后,立即又通知了宫澈。

宫澈一路飙车,赶到医院病房时,许念身上的伤已经上好了药,钟泽也检查了,除了身上一些狰狞的皮外伤,并没有性命危险。

几个大步冲到病床边,肌肉紧绷带点颤抖的臂膀紧紧的抱她入怀,下巴抵在她的头顶,声调沙哑,心有余悸。

“宝宝,你吓死我了。”

许念的嘴角隐隐地抽动两下,过了一会儿,勉强出声:“阿澈,你先放开我,我喘,喘不过气了……”

宫澈依言放开了她,坐在床边,掀起病患服的袖子,查看伤痕。

那一道道狰狞的痕迹,几乎是立刻,墨眸迸射出嗜血的冷芒,十分可怖。

许念心里那个汗啊,阿澈不去娱乐圈,真是浪费了这演技,明明……明明知道她身上这些痕迹,都是用特殊的药水弄上去的,制造出伤痕的效是要,以假乱真。

视线默默的转向钟泽,果不其然,钟泽的眉头皱成了川字,大概太无法忍受了。

答应做假已经违背他的原则了,这会儿,竟然还要面对宫澈以假乱真的演技,真真叫他汗颜。

走廊外传来轮椅滚动的声响,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

许念咳了咳,假装失踪了一整晚,就为了这一刻,要是破功了,阿澈还不掐死她。

“阿澈,我疼……”她主动抱住宫澈精瘦的腰杆,小脸埋在胸口,泫然欲泣状。

宫澈低下头,棱角分明的俊颜流露出心疼,又有几分狠戾裹挟其中。

只听,他阴狠咬字:“是谁绑架了你?你知道那个人么?”

“我有听到一个男人跟人打电话,那个人是,是……”许念似是不忍直说,为难的神情。

宫澈语出命令,不容置喙:“说,到底是谁?”

“我听到那个人是你妈妈……她让人绑了我,目的是想让我离开城,永远不在和你见面。”

许念一鼓作气的说出“实情”,这边,苏韵锦推着宫老爷子,刚巧走到了门口,便将她的话一字不落的听进了耳里。

“你胡说,我没有做过这事,你少诬陷我!”苏韵锦大声的喝骂道,眼角露出了几道皱纹,脸色也气的铁青。

宫澈箭一样锋利的目光,直直的朝苏韵锦射去,苏韵锦心一惊,竟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

这一举动,很明显让在场所有人看成了作贼心虚。

“想不到你竟然这么容不下我的女儿,苏韵锦,我女儿身上有多少道伤,我要你十倍偿还!”雷烈适时的站出来,神情阴狠,气势顿显,随后,他看向轮椅上的宫老爷子,冷笑的嘲讽道:“宫老爷子看来是真的有恃无恐,竟纵容儿媳雇凶绑架我女儿,欺人太甚,我雷烈今天就把话撂在这里,既然已经不是亲家了,那谁也别想给谁好脸色,这件事如果宫老爷子给不出个说法,那我们法庭上说!”

“爸爸……”许念出声劝阻,却被雷烈一记眼神打断。

雷烈走到她的身边,宽厚的大掌摸向她脸上隐隐的五指掌痕,心疼地说:“念念,这事你不要插手,爸爸来处理,谁伤害了你,爸爸就要她付出代价!”

宫老爷子对雷烈的一番话,充满了愤怒,法庭上说?这不是摆明了拿宫家的名声要挟他么!

不管苏韵锦是不是无辜的,这件事情一捅出去,外界的注意力只会停留在宫家儿媳雇凶绑架这个话题上,人红是非多,宫家在这城尽管无人敢惹,但暗地里落井下石的人,大有人在,他还不至于拿宫家来赌!

“爸,这件事情跟我无关,我没有做过,您相信我!”苏韵锦的面上露出几许慌乱,她现在已经悔的肠子都青了,平白无故背了这罪名,看宫澈和雷烈的意思,摆明了就算这事的幕后人不是她苏韵锦,也会把这事赖在她的头上,而目前,她唯一能倚仗的人,便只有宫老爷子了。

“雷老板,许念到底被谁绑架,还没有调查清楚,也没有明确证据,可千万别冤枉了好人!”宫老爷子为了护住宫家的名声,也得护住苏韵锦,这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事情,他不可能放任不管。

“冤枉好人?既然宫老爷子执意护短,那我们也别白费口舌了,冤不冤枉的让警察来查。”

雷烈的话音刚落,病房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清冷女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