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宫家的东西不给许家人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3-24 02:33:39 字数:2351 阅读进度:186/276

她忍不住说出抱怨的话,隐忍的泪悄无声息的滑落,她背着他,偷偷的擦去泪痕,不想让他看见。

纱布缠成了结,许念正收拾着医药箱,准备再放回原处,一直没有说话的宫澈突然出手,抱住她抵在沙发上,墨眸直直的盯着她的眼睛,满满的心疼和难过,几欲泛滥成灾。

他的手,颤颤悠悠的抚上她的脸,上面红肿的痕迹,十分刺目。

他沉默地,低下头,冰冷的薄唇亲吻她的眼睛,亲吻被忽略了的伤痕,轻柔的一下下,羽毛拂过心头。

许念受不了他这样无声的温柔,眼泪止也不止住的,夺眶而出。

她抱住他,抱的那么紧,紧的恨不能把自己和他镶嵌成一体。

“阿澈,你告诉我,是不是世间所有相爱的男女都会经历这样的坎坷?是不是所有人都会跟我们一样,抓住了幸福的尾巴却又被人生生的斩断,看见雨看见阴天,眼泪总是这么容易流下来……”

宫澈闭着眼睛,轻喃般的开口:“宝宝,对不起。”

“不要对不起,我不要你的对不起……”许念一个劲的摇头,泪眼朦胧,心痛到了极点。

这个男人呵,以着不容拒绝的姿态走进了她的生命,满满的爱,全给了他一个人。如今,他要抽身而离,她如何能不痛呢?谁能告诉她,怎么样才能不痛,任着这个人离开她。

“我们不离婚,我死也不放开你。”

双手捧住她的脸,手温泛凉,宫澈的齿间砥砺出坚决的字句,似海般深沉的爱意毫无遮掩的袒露,他低首,薄唇吻去她的泪,很苦的咸味,剑眉烦躁的蹙起,心里有种冲动在叫嚣,他只要她,可以不要任何东西,责任,亲情,恩情,他全都想抛却。

是否绝了情,就能够和她白首到头了。

“我们走,离开宫家!”他的话,透露出下定决心的坚定。

许念有几秒的怔忡,待回过神来,猛地摇头,一直摇头。

她说:“我不要……不要你日后悔恨……”

他的生命中,温暖本就不多,爷爷纵使对他再严厉,但对他的感情无法抹灭,现在爷爷还在气头上,他们要是敢这么忤逆他,只怕,只怕爷爷真的会发生个三长两短,若真如此,他该有多么自责?他们的心得不到救赎,就无法得到真正的幸福。

她不要逃亡的爱情……

宫澈的喉间发出野兽般的低吼,握拳砸向一边的茶几,她惊恐地大叫:“阿澈,不要……”

“砰”声响亮,指骨的凹进茶几表面,一小角的木块掉下地。

她迅速的抓起他的手察看,他却凶狠的吻住她,发泄他所有的情感,俊美的脸上尽是错乱的扭曲,薄唇发出痛恨的字句。

“你可以自私一点的!哪怕一点点!”

许念只是摇头,回应他的吻,追逐着他的舌,往日不曾有过的热情,全在这一刻倾泄。

眼角无声的滑下泪,她低低地说:“说好了要和你一样勇敢的,没事的阿澈,爷爷只是在气头上,等到他的气消了,就会原谅我们了,可能是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时间再长点也没关系,我还年轻,可以等。”

“傻子,你就是个傻子!”宫澈痛骂,落在她腰间的双手,力道狠的欲要掐断她的腰。

唇舌的纠缠,让他们心中的苦闷更添,她说可以等,可这个等待没有期限,那种看不到尽头的恐慌,他们真的,等的起么?

许念是个女人,她是等不起的那一个,原想要过下去一辈子,却只能抓住这个瞬间。

再没有掩藏,没有羞涩,她宛若柔软的藤蔓,紧紧的缠住他,热情爆发。

宫澈的凶猛比往日更狠,紧密的结合下,她忘我的口申口今,动情之处,她伏在他的颈边,迷乱的喃喃自语。

“阿澈……我爱你……在这个世界上,我是那个最爱你的女人……”

你可以记住么?牢牢的记到心底,在这个世界上,最爱宫澈的女人叫许念。

宫澈闭着眼眸,寻到她的嘴唇,凶狠的掠夺,吸吮出了血腥的味道,他失控了,不管不顾的爆发在她的体内。

又一声野兽的低吼响在耳畔,她困难地的睁开眼眸,水晶灯下,她的眸光闪烁如星子。

“这是阿澈最美时候的样子……因为我而绽放的无与伦比的美丽……”

纤细的手指描画过他脸颊上的每一处,饱满的额头,高挺的鼻尖,削薄好看的唇,她的手摸过,一一刻画在心里。

宫澈抓住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又吻,良久,他的声调沙哑:“我不会放开你的。”

这是他的誓言,永不放开她的手。

“好。”许念点头,她真的愿意相信他。

今晚,只想被他抱在怀里,唯愿,东方的旭日永远不会升起。

……

……

东方鱼肚白划破了黑暗,旭日东升。

一大早,康伯和方律师奉了宫老爷子的命令来到盛世华庭,宫澈的冷脸,几欲将他们两个冻僵。

尤其是方律师,公文包里的离婚协议书,像烙铁一样,他死活不敢拿出来。

可拿人钱财,就得替人消灾,宫老爷子那边还等着他回去交差呢。

“宫少……”方律师赔着笑开口,欲言又止。

宫澈伸手,欲将大门关上,刚一动作,康伯为难的出声道:“少爷,老爷还等着我们的回复。”

“阿澈,你让康伯和方律师进来坐坐吧,别站在门口。”

许念一脸苍白的从后面走上前,抓开宫澈的手握在手里,她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嘴角的笑容苦涩如黄连。

爷爷,你真的就这么迫不急待么?

大厅里,方律师正襟危坐,从公文包里取出两份拟好的离婚协议书,分别放到宫澈和许念的面前,宫澈的瞳孔一缩,眸光似刃。

方律师抬手,不着痕迹的擦去额头上的冷汗,启唇道:“这是已经拟好的两份离婚协议书,二位在上面签字,我会即刻拿去民政局处理后续事宜,根据宫老爷子的意思,宫少您名下的不动产可以划分一半到少夫人的名下,但有关于宫氏的股权,少夫人必须全数归还,宫老爷子的原话是:宫家的东西绝不留给姓许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