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我不同意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3-24 02:33:33 字数:2267 阅读进度:179/276

宫凌回以一瞪,“都是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话音一落,宫凌侧首,看向身边的莫柔,低声道:“小柔,你不是也给你二哥准备了礼物,快去送他啊。”

莫柔躲在他的身后,怯生生的偷看,宫澈沉着一张冰冷俊颜,哪怕有宫凌从中斡旋,他对莫柔也无法假装出一丝一毫的好感。

“二,二哥……”莫柔鼓起了很大勇气,才出声叫道。

宫澈没应,像没听到一样。

许念明知道,莫柔极有可能就是在装,可她又拿不出证据,看到她躲在宫凌身后装成无害小白兔的样子,她就犯呕。

一个两个,害得无辜的颜锦萱为莫柔背负六年牢狱,竟然还能心安理得的坐在这里,尤其是莫柔,心狠到了一定的地步,实在是让人心惊。

这样的女人,她实在是不想与之为伍,坐在同一张桌上,她简直如坐针毡。

宫澈大抵是感觉到了她心里的埋怨,大掌从桌下偷偷的伸了过来,握住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膝盖上。

这时,莫柔再一次鼓起勇气,朝他这边走来。

“二哥……生,生日快乐……小柔送你的礼物……”

莫柔似是怕极了宫澈的冷脸,话不成句,断断续续的。

宫澈缓缓掀唇,嗓音冷淡极了。

“嗯,放下吧。”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莫柔把礼物放到桌子上的时候,一只手颤颤抖抖,碰到了许念身前的一只水杯。

是一杯温开水,悉数沿着桌沿,倒在了许念的身上。

“你干什么!”许念下意识的出声质问,站起身,不断抖动打底裙上的水渍,脸色尤其难看。

莫柔害怕地颤抖,站在原地,无辜极了的不停道歉:“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许念信她,才见鬼了!

只是她不信,别人却是信的。

“许念,小柔不是故意的,你这么凶巴巴的做什么?吓到她了,你知道么!”苏韵锦出声帮腔,倒不是看不看得惯的问题,而是不管好坏,许念在她眼里都够不上好的边缘。

这下子,许念也知道自己犯了个愚蠢的错误,莫柔在表面上懂得示弱装可怜,这一点,是她永远学不来的虚伪。

她吃了一记闷亏,也不吭声,自己安静地坐下来。

苏韵锦还欲想开口,要求许念对莫柔道歉,一记冷冰的目光投来,她看到宫澈的眼里透出浓浓的警告,他在警告她!

手,不自知的又掐紧了掌心!

“好了,吃个饭还要闹出这么多事,许念,你要不要上楼换套衣服?大冬天可别着凉了。”宫老爷子出声打圆场,难得,对许念也开口关心了一句。

许念摇头:“不用了爷爷。”

“既然没事,那莫小姐也坐下来,菜都凉了,都起筷。”宫老爷子活到一把岁数,上次被莫柔要胁了一下,吃一堑长一智,莫柔在他这里,是讨不到任何的好处了。

所以,他唤的是:莫小姐。

许念也有注意到这一处细节,脸色总算好看了点,她不在乎苏韵锦断章取义,她在乎的是爷爷是否还是一味的想要包庇莫柔。现在看来,爷爷也觉悟了,如此,最好。

她完全吃不下东西,肚子不饿,而且对面坐着莫柔,她也没那心思。

所幸,放下碗筷,专注地盯着一生吃饭,有时候还拿过筷子,喂她吃。

两个孩子吃完饭,神神秘秘地上了楼,许念想要跟上去,看他们两个搞什么鬼,却叫宫澈抓住了手,硬是坐在位上,等着他吃完。

“爷爷,我和许念决定过几天去一趟香港,带着小念和一生去迪士尼玩一玩。”

落筷,宫澈和宫老爷子主动说起这事,纯粹的告知。

“也好,平常时候你要忙着公司的事情,很少能够休息一下,趁着这个机会,公司的事情可以暂时交给宫凌,你放心去吧。”宫老爷子同意道。

却不料想,苏韵锦竟出声,厉声反对。

“我不同意!”

这下子,不止宫澈许念看向苏韵锦,连同宫老爷子宫凌在内,都将疑惑的视线投向她。

“我不需要你的同意!”宫澈毫不顾虑苏韵锦的感受,冷冰冰的说道。

“宫澈,我从始至终都不同意你和她在一起,你要是还当我是你妈,你就听我一回,和她断了吧。”苏韵锦软下身段,细声的乞求他。

“咳咳……”宫老爷子故意咳嗽,看了眼苏韵锦,然后看向餐桌对座的雷烈。

雷烈的脸色早已经难看,若非碍于礼数,只怕他早就翻脸走人了。

因此,苏韵锦一说这话,他立刻推椅起身,充斥着冰冷讽刺的眼睛盯向苏韵锦,好整以瑕的质问道:“宫大夫人何出此言?我的女儿嫁给你们宫家,她为你们宫家受过多少苦,我想在座的各位心里都清清楚楚,我和她妈妈没有跟宫家开口要一个公道,是不想他们两个产生闲隙,可宫夫人跟我们的想法不一样,不想看到儿女们快快乐乐的过日子,反而想拆散他们两个,宫夫人,这事,你今晚必须给我个说法!”

“说法?说法你问罗碧如,再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原因!”苏韵锦毫不示弱的还击道:“当年,就是罗碧如安排许念出现救了我,然后她如愿认识了宫澈,我一直觉得这是罗碧如的心计,是她自己嫁不进宫家,所以费尽心思安排她的女儿嫁进宫家,她为了一雪前耻,不惜把她的亲生女儿都算计了进来。”

闻言,许念第一时间忍不住,反驳道:“不是这样的,我妈妈从来就没有这样的想法!”

“宫夫人有什么证据么?如果这一切只是你的凭空猜测,那根本就是你的无稽之谈!”雷烈的眼中腾起分明的戾气,他之前还疑惑碧如一而再再而三对苏韵锦的忌惮,现在看来,碧如的猜测是对的,苏韵锦果然因为自己的私欲,见不得许念宫澈两个人幸福和睦。

苏韵锦还想在说什么,可一想到这么多人在场,家丑不可外场,话到嘴边,她又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