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你们的婚姻是个错误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3-24 02:33:30 字数:2241 阅读进度:176/276

“妈,还是我来喂吧,宫澈喝了酒就不老实。”许念不想再干巴巴的站着,主动出声。

苏韵锦眉眼未抬,她的声音很冷,对许念的主动亲近拒之千里。

“不用麻烦你了,我的儿子我照顾得来。”

许念沉默,为什么这句话听着,好像是把她当成外人了?嗷她是宫澈的老婆好么!

“妈,宫澈他习惯我的照顾了……还是我来吧,我可以的……”她说着,朝苏韵锦伸出了手。

苏韵锦冷冰冰的目光转到许念的脸上,隔阂很深,疏离感很强烈。

“四年前见你,你还只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女孩,现在看你,似乎是越来越像你妈了。”

许念下意识的问:“妈您跟我妈是什么关系?”

“她没有告诉你么?我跟她是同一家孤儿院出来的,我和宫澈他爸能在一起,也是多亏了她。”苏韵锦的声调依旧毫无起伏,但若仔细听,还是能从她的字句中听出一丝讽刺。

“原来是这样,我妈让我不要管上一辈人的事情,她的性格比较严格,所以我不知道。”许念笑道。

苏韵锦敛眸,把手里的杯子放到床头柜上,她看着许念,看了又看。

“我想我需要告诉你一声,你和宫澈的事情从来没有得到我的同意,所以这一声妈,你还是别叫早了,我不接受。”

苏韵锦直白道,她从来没有掩饰过,对这个媳妇的不喜。

笑脸僵凝,许念愣了数秒,不知道怎么接腔。

她的直觉果然没错,宫澈妈妈不喜欢她呢。

“妈,您常年呆在英国,我想孝敬没有机会,想要惹恼你也没有机会,您为什么,在第一次见我这个儿媳妇,就说出“不喜欢我”这四个字?我想,我应该没有做过让你讨厌的事情。”许念据理力争,长辈也好,总要讲个理字。

苏韵锦说:“你是没有做过错事,可这并不代表你没有错,很多时候,无法选择的出身也是错误的一种。”

“这么说,原因是出在你们上一辈中?不知道,我妈和您有过什么样的过节,让您第一次见面就对我说出这样的话。”许念微微气愤,这样迁怒的理由,任谁听到,都无法保持平静,她看着苏韵锦冷漠的侧脸,接着说道:“我和宫澈已经结婚五年了,这您是知道的,我希望您能看在宫澈的份上,试着接受我这个儿媳妇,上一辈的事情我不知道,我和宫澈都很无辜,希望妈您……能够真心的接纳我。”

苏韵锦的心异常坚定,听了许念的这番话,没有一丝的松动。

只听,她直白的近乎攻击的开口道:“我如果告诉你,我从来没有打算接纳你成为我的儿媳妇,而是执意要你和宫澈离婚呢?”

许念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全往脑袋上冲,落在身侧的双手握了再握,她眼神坚定回视苏韵锦冷漠的眼神,一字一顿。

“妈,我这么叫您是因为尊重您是宫澈的妈妈,是您生了他把他带个世界上让我遇见到了他,我真心的感恩,可您要是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判处了我们婚姻的死刑,那么很抱歉,请原谅我做不到!”

苏韵锦冷笑道:“你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您又从哪里看出我们的婚姻是个错误?或许,妈您还活着上一辈的恩怨中,想让我们这一代承担你们上一辈犯下的错,您这样的行为很自私,我知道我这么说是对您的一种冒犯,您是长辈,是我的婆婆,我理应让着您尊敬您,可您如果要继续这样无理的要求下去,我对您的尊重也会大打折扣。”

许念不肯相让,她心知,这一让,让的不仅仅是一句话,而是往后在宫家的位置。

她如果附和了或者沉默认同了苏韵锦的话,那么以后,她再难以在宫家自处。

这已经不是下马威这么简单了,而且,苏韵锦的语气,十分认真。

“好利的一张嘴!”苏韵锦的脸上露出几分愤怒,她的眼神陡然变得凌厉,盯着许念,很不善:“不知道你妈除了教你这样没大没小,还教了你其他本事么?我刚才在楼下听到爸夸奖你似乎有了点魄力,怎么,你就是靠着这一张嘴把宫柔赶出了宫家?如果是这样,那你无非就是倚仗宫澈!”

言下之意的,你没有什么大的本事,除了依靠男人。

许念的脸色骤变,她压根没想到,这个从未见过面的婆婆会对她有这么大的敌意,不是说她之前救过她一命么?就算再不喜欢她,不喜欢她妈妈,可是看到她那一次为了救她差点把自己的命给赔了进去,就在这一面上,就不能宽容对待她么?

她努力压抑,不敢说话,因为怕自己一说,语气会很冲,然后又被苏韵锦逮到话柄,两个人闹了起来。

压根不用想,事情闹开了之后,爷爷肯定是站在苏韵锦那边的……

到那时候,她又会成为整个宫家的众矢之的。

“她是我的妻子,是宫家的女主人,倚仗我有什么不可以的么?!”

一道冷酷非常的声音,陡地插进两人的对话中。

宫澈的眼瞳满是红彤的红丝,他的眉宇紧锁,双手撑在床上坐起身,许念适时的搭了把手,往他的背后垫了个枕头。

“小澈……”苏韵锦似是没想到,他的抵触情绪会这么强烈,果真是到了,非她不可的地步了么?

宫澈对她没有多少耐心,他可以平心静气的交待许念好好去爱她的妈妈,可是到了他自己的身上,才知道这样的事情做起来有多难。

所幸,他不再期待。

“如果你回来,是想把这个家平静的生活搅的天翻地覆的话,那我想,你还是回英国去。”他冷漠道,面部表情没有一丝的波动。

他好不容易才拥有了一个自己的家,拥有了她,拥有了幸福……

无论是谁,敢打散了这幸福,拆散了他的家,他都不会轻易原谅。

“小澈,你知不知道她妈妈是……”苏韵锦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