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是不是有病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3-24 02:33:19 字数:2346 阅读进度:164/276

宫澈被她一句话弄的醒过神,仿佛此刻才注意到她的眼泪,瞳孔猛地紧缩,抓住她的手也一松。

半响,他收回想要打她屁股的大手,幽幽地叹气:“你也就敢在我面前这么横……”

许念听出他话里有了几分的软意,顿时,狠狠的甩开他的手,一句话也不说,像只无头苍蝇似的往床上冲。

抓过被子,整个盖在身上,纤细的身子在被子的掩盖下,线条显露,一抽一抽的声音,闷闷的响起。

宫澈迈开灌了铅的步子,坐到她的身边,心疼的出声:“宝宝……”

“你给我滚!”许念吼道,声音异常嘶厉,“宫澈,你别想打一顿再给颗枣子,老娘不吃你这套,滚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他喊冤道:“我哪有打你!”

“你的差点打了跟没打有任何区别么?反正你就是有了这份心思,芝麻绿豆大点的事情被你闹成这样大,你居然还敢动心思想打我,宫澈,我讨厌你,讨厌死你了!”许念闷在被子里,一边哭一边吼,身子抖动的更加厉害。

宫澈叹气,双手伸出,抓她的被子,结果,她死死地抱住。

“把被子拿开,别闷在里面。”

什么都没干,什么也没做,就被她这一动作,弄的愧疚极了,好像错了的人变成了他。

是啊,也就是敢在他的面前这么横!

“我不要,我就是要闷在里面,你管得着么?你快点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许念继续不依不饶,一想到他刚才那副要吃人的样子,她就觉得胸口这口气难以下咽!

她要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她认了,可是她既没杀人又没放火的,他摆出那张脸是想做什么?要不是她跟他哭,他是不是真想打她?那要是哪一天,她的眼泪也不能让他罢手呢?往后还有那么多年,他现在就敢做出这副样子了,那以后还得了!

这方面的问题,坚决不能妥协,不能被他糊弄过去!

宫澈也是知道错了,不该用那样的态度冲她发火,可她现在显然在气头上,听不进去话。

于是假装下床,假装出门,假装关门。

许念闷在被子里哭了一会儿,受不了了,被子掀开一条缝,下一秒,她整个人被人抱了个满怀。

“宝宝……”

宫澈紧紧的抱住她,两条手臂像钢铸,嗓音低哑裹挟疚意,低低的窜入她的耳底。

“你放开我……宫澈,你快点放开我……”

许念使劲力气挣扎了好一会儿,奈何他像座大山,岿然不动,她心里着实气,又拿他没辄,刚刚止住的眼泪,又扑棱扑棱的往外流。

她有时候就恨死了自己手无缚鸡之力,不然,这个时候就能跟他打一架,出出心里的闷气。

“好,好……我错了……我不该那样跟你说话,不该冲你动手……是我错了,不哭了,不哭了……”

宫澈拿出十二万分的耐心,轻柔的哄她,额头上的皱痕十分明显,都快皱成老头子了。

看她的眼泪不要钱的往下掉,他的一颗心心疼的直哆嗦,有种想要狠狠挥自己一拳的冲动!

不是怕见到她的眼泪么?为什么,害得她哭得这么凶的人,却分明是他自己!

宫澈,你该死!

“砰”

许念正哭的入神呢,冷不妨的响起一通闷响,她一愣,下意识的掀开湿润的眼帘。

一团乌青的痕迹率先映入眼帘,她看着,好半响才反应过来,是他自己挥拳打了自己一拳。

“你干什么……”

大抵是心疼他,哭也忘记哭了,抬起手,去触他的伤痕。

宫澈皱眉,啧了一声,反射动作的往后躲。

“宫澈,你是不是有病,好端端朝自己挥拳,你有力气你怎么不往墙上打,你往自己脸上打什么!”许念痛骂道,身体里两种情绪交织着,又气又心疼,偏偏又拿他半点辄都没有。

宫澈心想,往墙上打你不一样心疼么?

“宝宝……”他呲着牙,试探着去握她的手,见她没有抵触,他又往她面前凑了点,两人的身体捱到一起,左边唇角的乌青痕迹看起来颇为刺眼,他刚一掀唇,刺痛的感觉令他顿了几秒,随即,忍下痛意,诚心道歉:“你的心里有气,你往我身上发,你别哭了,我任你打还不成么?”

许念恨声道:“就你那吃人的样子,我可不敢动你!”

宫澈默,吃人的老虎现在不也成了你手里的羊羔子么?

“我也不是存心跟你发火的,我只是担心你……”

许念冰冷的哼一声,从中打断道:“别整天拿担心当幌子,就可以为所欲为,宫澈,你什么样的心思我明白,除了你,我不能接触任何异性,你就像把我当成一只宠物在养,绝对不允许别的男人对我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好感!”

“我不管你,谁管你!”宫澈冷静的面具彻底被她折腾的破碎了,大声的咆哮道,却在看到她被自己吓白了一张脸,呆愣愣的时候,冰冷的手指抓住她的下巴一抬,薄唇凶狠的覆了上去。

闻言,宫澈发出一声冷笑,声音冰冷刺骨。

“宠物?许念,你见多识广,你告诉我哪个男人养宠物会对她的一滴眼泪束手无策,哪个男人养宠物会对她言听计从,哪个男人养宠物会宠到连他身边的朋友都在抱怨说:你真的惯坏她了!我告你许念,就没有哪个男人能用这样的心去养宠物!”

许念厉声指控道:“你后悔了是不是?宫澈,你是不是后悔了?”

“……”

宫澈沉默,眉间深锁的盯住她,一言不发的样子,有些骇人也有些受伤。

他不说话,他竟然不说话!

许念的心里五味杂陈,什么味都有,等了又等,也没等到他说一句“没有”,眼睛顿时又刺痛了,她死死咬唇,硬是把眼泪忍住,从床上爬起来,脚上光穿着一双袜子就下了床,然后急冲冲的朝门外跑。

门口处,追上来的宫澈把她拦腰抱住,就抵在墙壁上,俊颜透出几分狰狞的狠意,逼近了她。

“大晚上的,你还出去做什么?!”

许念泼妇样的大叫道:“我不让你管,你把手放开,别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