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见外公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3-24 02:33:06 字数:2322 阅读进度:149/276

,最快更新总裁爆宠小逃妻最新章节!

所有事情都准备妥当了,机票,行李,钱包,手机,儿子。

直到上了飞机,响起了提示音让关了手机,许念才突然想起来,完了,她忘记跟宫澈说一声了。

四个小时的飞行,到m城机场时,外头已经亮起了五颜六色的霓虹灯。

许念取完行李,一手牵着小念,一手长按手机开关键,瞬间,七个未接电话的提示,映在手机屏幕上。

她回拨了过去……

“阿澈……”许念硬着头皮出声。

宫澈的声音,平静的似狂风暴雨的前兆。

“到了?”

她点头:“嗯,到了。”

“准备在m城呆多久?”他继续平静的问道。

她额,声音轻的跟蚊子有得一比:“我想多陪陪爸爸……”

“嗯。”听不出喜怒的单字,下一刻,宫澈开始了兴师问罪:“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

许念吞了吞口水,老实道:“我一急,就忘了跟你说了……”

“嗯?”拖长了尾音的单音,她几乎可以想象,对面的他已经眯着双眸,透露出危险的意思。

“我发誓,我真不是故意的!”许念松开小念的手,哪怕他看不到,她也真的竖起了三根手指。

小念的身高到了她的腰侧,见她如此白痴的动作,无语的撇了撇嘴。

许念按了他额头一下,臭小子,没见你妈在跟你爸认错么,你这神马态度?!

小念:“……”

她听到那边传来轻微的叹气,随即,听到他的声音传进耳蜗。

“在那边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忙过这阵子,我就过来接你。”

许念却拒绝道:“我不用你来接我,快年底了,这两个月你一定很忙,你才要多注意身体,再提醒一遍,禁止空腹喝咖啡,被我知道了你就惨了!”说完,眼眶有了热意,小小声地嘟囔道:“阿澈,怎么办,才刚离开我就想你了……”

宫澈恐吓的声音随之响起:“你想让我现在就抓你回来么!”

“……”她闻言,默了。

这时,小念抱着肚子,看着她,小声道:“大念,我饿了……”

宫澈不是一般的耳朵灵,听到儿子的声音,他对他说:“把手机给小念,我跟他交待几句话。”

许念听话的把手机给了小念,给完才回过神,宫澈你神马意思,我一个大人你不把话交待给我,交待给一个五岁的孩子,凸,我难道连一个五岁的孩子还不如么?!

她盯着小念,在那嗯嗯个不停,跟便秘似的。

然后,电话挂断,小念把手机还给她时,她好奇地问道:“小念,你爸爸跟你说了什么?”

小念不叨她,径自说道:“快点去外公那里吧,我饿死了,要吃饭!!!”

一双酷似宫澈的眼眸,十分幽怨的瞪着她。

许念伸出手,捂住他的眼睛,低声道:“小念,完了,我会把你当成你爸爸的。”

“爸爸有我这么小么!!!”小念怒了,一把抓下她的手,瞪道。

她扁嘴,跟个孩子似的,幽怨道:“谁叫你跟你爸那么像!”

小念无语了,我是我爸的儿子,我不像我爸那才叫糟了。

仁伯爵综合医院

许念站在雷烈的病房外,偷偷的朝小念比了一个嘘,然后轻轻地,拧开了门。

豪华的高级病房,配备齐全,宽敞明亮,却也显得一个人,空荡荡的孤寂。

当许念看到雷烈穿着医院的病患服,一个人坐在病床上,正吃着医院的晚餐时,眼睛里一下子充斥了眼泪。

她低低的唤出声:“爸……”

雷烈的动作一顿,过了几秒,才不敢置信的抬起头一看,因为生病而露出几分老态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念念,你来了啊,是李嫂通知你的?”话落,雷烈便看到了跟在许念身后,一点也不认生的小念,愣了三秒,方才说道:“这就是……那个孩子?”

许念走到他的床边坐下,低嗯了声,权当回答。

“爸,你怎么生病了也不打电话给我,要不是李嫂告诉我,你是不是准备把我蒙在鼓里算了?你怎么这样啊,想让我这女儿背上不孝的坏名声么?”她气哼哼的埋怨道。

雷烈爽声大笑:“人老了,难免有些小病小痛的,你远在b城,不是大事没必要麻烦你。”

许念忽然就想起了她以前看到过的一段话:普天下的父母,多是既希望与儿女朝夕相处,又从来都不愿意成为儿女的负担然而这份苦心,总是在为人儿女者远行之后,才骤然领悟。

晶莹的泪珠,就这么突兀地掉了下来。

“爸,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我就你一个亲人,你就算是个小病小痛,我也担心,我也心疼,你不要这么不把自己的身体当一回事,我想和你当一辈子的父女,我老了你还陪在我身边,爸……”

她边哭边说,伸出了双手,还像个渴望父亲宽厚的怀抱抱一抱的小女孩,抱住了雷烈。

雷烈宽厚的手掌拍着她的背,赌场上叱咤风云的一方霸主,愣是被独生女儿的几句话弄的眼眶泛红,终究还是长大了的孩子,懂得心疼父母了。

小念偏着首,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不说话也不吵闹。

“好了好了……都是当妈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爱哭,你儿子还在边上看着呢。”雷烈看到小念好奇的盯着他瞧,他和蔼的笑了笑,看着小念的眼睛,熟悉的五官,他的心,猛地一惊。

那是一种平静忽然被打破的狼狈,为什么,他觉得这个孩子的眼睛,这么像他之前的一个故人?

“爸,我就是你的孩子,爱哭怎么了。”许念嘴里说是这么说,但还是偷偷擦掉了眼泪,然后拉过小念的手,把他拉到床床边,对他说道:“小念,这是外公,叫外公。”

“外公好,我叫宫念玄,我满五岁了,爸爸说,让我照顾好妈妈和外公,外公,您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我去做哦,我很能干的!”

小念口齿清晰的一番自我介绍,还连带着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