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孩子没有了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3-24 02:32:52 字数:2410 阅读进度:134/276

,最快更新总裁爆宠小逃妻最新章节!

许念将脸埋进他的胸膛,嗓音闷闷的,强忍着快要崩堤的情绪。

“阿澈,你说为什么,为什么我们的妈妈都不爱我们呢?”

宫澈的身躯一僵,沉默的收紧了臂膀,回答不上来。

他不懂事的时候,会经常在心里这么问,最啊,为什么,为什么妈妈不爱他?宫家的每个人都为他骄傲的时候,他永远少了母亲的一个肯定的眼神,当他长大了,经历了种种磨炼,靠自己的能力站在宫氏的董事会上时,所有人都在为他鼓掌,却永远少了妈妈的掌声……

不管他拥有了多少,妈妈的爱,却是这一生也无法得到弥补了。

沉默过后,他低下头,细碎的轻吻落在她的脸颊,缓缓的,薄唇贴着她的秀耳,低沉的声音带了承诺的重量,沉沉地响在她的耳边。

“宝宝,我们都残缺了亲情,可是你愿意相信么,我们缺少的彼此会为对方填补回来,我们会很起幸福。”

许念闻声,从他的胸前抬起头,脸颊上的泪痕清浅,还是难过,也还是舍不得让他担心。

“嗯,我愿意相信。”她的回答,毫不犹豫。

温凉的指腹抹去她的泪,宫澈的额抵着她的额,墨眸定定的看着她。

“会一直?”

“一直。”

“那我就已经感觉到了完整……”

你说愿意相信,会一直相信,那么我缺少的那抹空缺,已经由你补上了。

他要的就这么简单,爱,信任,不离与不弃,再多的不要,要的少,却已经是这世间最为困难的几样东西,他能够得到,人生便已经代表完整。

……

……

这天,许念突然想到了宋思思,上次她出了馊主意,也不知道她和钟泽两人和好了没有。

打过去电话,半天没人接。

反正没事,正准备去一趟宋家,结果,刚换好衣服,扔在床上的手机响起来电铃声。

“喂,思思,你刚才做什么去了,我打了三个电话你都没有接上……”

说了一大堆,电话那边传来的却是一道陌生的男音。

“你好,我是季扬阳,思思现在在医院,你要是有事想找她,可以来一趟医院。”

医院?许念担心,着急问道:“在哪家医院?”

季扬阳说了一家私立医院的名字,许念拿上包包的时候想到,那家医院好像不是钟家旗下的。

私立医院,八楼住院部。

坐在椅子上哭泣的宋母,看到许念的出现,顿时像看见了救命菩萨,抓着她的手,连声道:“宫夫人,您来了正好,请您进去帮我们劝一劝思思,你跟她讲,她还年轻,孩子会再有的……”

“什么?”许念惊道,“阿姨,你是说,思思的孩子……没有了?”

宋母一边掉泪,一边点头。

许念的心里立时涌起一股强烈的心疼,思思……思思她承受得住失去孩子的痛楚么?

“阿姨,我进去看看她。”

她走到病房门口,看到站在门口外的钟泽,满身狼狈,身上的医生白褂子皱巴巴的,活像从水里拎起来拧干,直接穿在身上一样。

钟泽的眼睛失去了往日自信的神采,嗓音暗哑的道:“许念,拜托你了。”

“嗯。”许念应道。

她有很多问题想问,但现在显然,不是问明原委的最佳时机。

推门进去,病床边站着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他居高临下的看着病床上了无生气的宋思思,束手无策。

许念猜想,他应该就是刚才接了宋思思电话的男人,叫季扬阳的。

她让自己的表情放松点,随即出声唤道:“思思。”

宋思思没有反应,倒是季扬阳,朝她点了点头。

许念回以浅笑,走到病床边,坐下,手伸出,双手紧紧的握住宋思思冰凉的小手,捂热了点。

宋思思回神,见到是她时,默不吭声的将手缩回。

许念的脸色微僵,她为什么感觉,思思对她的神情和以前变得不一样了?

缓了缓,她轻声说:“思思,你跟我说说话,不要一个人闷在心里胡思乱想……”

“你走吧!让钟泽也走!”宋思思的声音嘶哑,短短的两句话中,透露了她的强硬,也透露了恨……

“思思……”

恨?思思对她竟然产生了恨意?许念难以保持平静了,恨,多么伤人的一个字眼。

她再次抓住宋思思的手,强迫她的视线看向自己,两人的眼睛对上,她一字一顿的问:“思思,我有做过什么让你受伤的事情么?”

“……”宋思思保持沉默,也不知道是默认她的话,还是不想和她说话。

可不管是哪种态度,都足够让许念受伤。

“思思,我以为我们早就是朋友了,我一直把你当成妹妹对待,你为我受过一巴掌的伤,我一直记在心里,感动在心里,可你现在拿这种态度对待我,一句话也不说,这让我很难过。”

“我说了让你走!”宋思思大力的抽回她的手,情绪失了控,一双哭肿的眼睛透出浓浓的恨意,她哭了,眼泪滑到腮边的时候,她说:“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从来没有认识过你。”

许念觉得很莫名,很冤枉,她眼睛里的那股子怨恨,是真真切切的存在,而不是她看错。

“思思,你可以告诉我原因么?你恨我,为什么……?”

宋思思偏首,躲开她的视线,苍白的侧颜刻满了冷漠。

“不愿意说?你怨恨我,却不肯告诉我答案,我自认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可你却莫名恨着我,我清楚你现在的心里很不好受,很难过,可是思思……这不是你把气撒在我身上的理由。”许念越说越难过,友情的伤害突如其来,她显得毫无招架之力。

宋思思再三的沉默不语,苍白的小脸尽是倔强的神情,放在身前的双手,死死的攥紧。

她在压抑,她不愿意再像之前一样,在许念的面前狼狈的哭出声来。

许念难过她的态度,她的沉默与疏离是一种最为残忍的隔阂,她起身来,看着宋思思的侧脸,低声道:“如果你希望用这种态度逼走我,那我想,你成功了……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你还愿意叫我一声姐,那么在我离开这间病房之前,我希望你能出声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