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你是我的信念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3-24 02:32:43 字数:2315 阅读进度:123/276

,最快更新总裁爆宠小逃妻最新章节!

“嗯。”许念应道。

不声不响的,宫澈伸出长臂,轻轻的搭在她的腰侧,俊颜低垂,墨眸晕开水一般的清浅涟漪,眼瞳里映着她的存在。

“怕吗?”他如是问,嗓音轻柔的过份。

她没有犹豫,摇头,清丽无双的小脸扬起明媚的笑容,映在他的眼里,比那初酒还要浓烈,醉人。

“我不怕。阿澈,我总要学会成长,我要一辈子站在你身边,我要让所有人都不能够分开我们……”

许念向前倾了身子,侧首靠在他的胸前,耳边听到他规律有序的心跳声渐渐乱了套,砰撞的响声,像首悦耳的歌,令她嘴角的弧度,越弯越高。

四年前,二十岁的她被他保护的太好,她一点都不知道外面的惊涛骇浪,以至于,当事情发生的时候,她束手无策,只一味的相信表面,怀抱着怨恨的心情,离开了他。

那时,她也是爱着他的,只是这爱太脆弱,经不起一点风雨,所以,她害得他们缺失了彼此四年的时光。

而现在,他们还在一起,又在了一起,这一次,她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再也不能重犯四年前的错误。

她不要住在他赐予的象牙塔中,不知外面的凶险莫测,她要站起来,和他一起并肩,度过往后的风风雨雨。

她相信,时间所烙下的伤痕,会成为坚固他们感情的厚盾,她会全心的信赖他,他也会放心的,为她在外面撑起一片艳阳天。

“阿澈,你能不能吻吻我……”

许念抬眸,望进他那双深邃如海的眼眸,红唇微启,突然要求。

阿澈,你吻一吻我,成为我的力量,成为我的信念。

只要你一直在,我便不会退缩,畏惧。

宫澈的胸膛起伏不定,鼻间呼出的气息略显急促,他看着她,俊颜缓缓倾近她的脸,眼眸,缓缓闭上。

他的吻很轻,很慢,很缓,舌尖探进她的口腔,浅尝辄止,变换了姿势,又一次描绘,再一次相濡以沫。

缠绵的吻,无限绵长……

他们之间有个很多次的吻,可没有哪一次,吻中的深情,强烈的让彼此的心快要燃烧……

不知过了多久,许念气喘吁吁,软软的靠在他的身上,才不至于让自己滑下去。

宫澈的唇轻触她的额,眸光幽深闪动着火花,依旧轻柔的嗓音却有着如山般的坚定:“你是我的女人。”

他说:“我本来想,一辈子安然的让你生活在我的羽翼之下,很多事情,肮脏的,黑暗的,令人哭笑不得的,我通通不想让你接触到,我那么努力,一日不敢懈怠,我用四年的时间,将宫氏推向世界,让宫家的人在这b城是霸主,无人敢动。宝宝,你不知道,我做尽这一切,只是想要护好你一个。”

当年的他,压根就不想接手宫氏,他有他的骄傲,有自己的志向,他并不想一直活在祖上的庇荫下,往后一切的成就都会被冠上“宫氏、宫家子孙”这两顶帽子,他想出去,也准备好了这么做。

那一年,他二十四岁,她才十八岁……

她还那么小,明明瘦弱,却很坚强。

是因为他的原因,她也被卷入那一场斗殴中,她为了救他,左肩被碎酒**刺中,留下了一个丑陋的疤痕。

在那一晚,陌生的城市,凶残的陌生人,没有人知道他是b城宫家唯一的继承人,没有人会因为他身上流着宫家的血,而对他们手下留情,而不敢再对他们拳脚相向……

那一刻,他知道了自己的渺小。

他用了两年的时间,将他排斥了二十年的东西重新拾起来,一切从头学起。

他做到了,却没想到,她会忘了他……

那一刻,是恨是怒,说不清楚,或许都有,可这些都不重要。

早在确定了自己的心,他就幻想了一千次的场面,娶她,以他之姓,冠她之名,这才是最重要。

此时此刻,他轻飘飘的一句话囊括了那些年的辛苦,他当年的怨恨却成了一句最真心的情话:宝宝,你都不知道,是为了你,我才决定变得强大。

许念险些感动的落下泪,这个男人,这个将爱藏的这么深的男人,常常会让她感叹,自己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天大的好事,才会让她遇见他,嫁给他,她真的何德何能呢?

他说他爱她的笑,可这个世上笑的好看笑容真诚又善良的女孩子何其之多,她不过是沧海一粟。他说他是为了她才变得这么无懈可击,可他没说,如果遇到的是另一个善良的女孩子,他是不是也会用最真的爱许诺那女孩的一生幸福?

得之所幸,他遇到是她,她爱的人是他。

“我也想站在你的身边……”许念羽睫上的泪滴像珍珠一样闪耀,熠熠光华,她吸了吸鼻头,哽咽道:“你也会累的不是么?我怕我如果一直躲在你的羽翼之下,你感到累感到受伤的时候,我会来不及撑住你坠落的身体,我怕我的肩膀会孱弱的不能够让你坚定依靠……”

她抬眸,看着他,一字一顿,字字肺腑。

“阿澈,让我跟你一样成长起来,有朝一日,成为你的肩膀,好不好?”

宫澈低低地说:“好。”

他怎么可能说得出“不好”两个字?

这是他的女人啊,说着要成为他的肩膀的女人。

于是便预定下了这一幕,或许真的在那不久的将来,他满身伤痕,她抹完脸上的泪站起来,成为了矗立在他身前保护着他的女巨人。

……

……

回到宫宅,灯火通明。

“爸爸,大念,你们回来了。”

小念笑容满面的扑了上来,抱住许念的大腿,抬起脸,他高兴的说道:“宫一生那个鼻涕虫也回来了。”

许念推了推他的额头,故作生气道:“一生就一生,加什么鼻涕虫的外号,很难听耶。”

“可她就是老爱哭啊……”小念皱着小脸,满满的嫌弃,随即又说:“我之前和妈妈被那些很逊的坏人绑了的时候,都没有哭鼻子,她老是一直哭一直哭,康奶奶哄了好久,她才睡着的。”